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94章 春天

    京都,东三环,国贸中心28层,IDGVC华夏办公室。

    “少杰,金碟的那个案子怎么样了?”周权面色严肃的问道。

    张少杰从座位上站起来,“出了点问题,人保想要携资入场,正在和许少纯谈。相对比我们,他还是更信任国家单位。”

    周权皱了皱眉:“人保?他们现在也在搞风险投资?”

    张少杰点点头:“听说是设了一个部门,专门来做这个事情,说是为保险资金找一个增值渠道。”

    周权恼火道:“这不是胡搞吗?全世界也没哪个国家允许保险公司涉足风投业务的,人行那边就没有说法?”

    张少杰也叹了口气:“现在针对保险公司没有相关规定,而且据说明年要成立一个专门的保险公司监管部门,把保险公司的监管责任从人行划出来,和证监会类似,叫保监会。所以这个时候人行也不太想管这事。”

    周权沉吟了一下:“Zack知道这件事吗?”

    张少杰点点头:“上周的例会你出差,没参加,我汇报了一下。”

    周权问道:“那他怎么说?”

    张少杰老实回答:“他就说知道了。”

    知道了?这样就完了?

    周权眉头微皱:“你约一下许少纯,我再找他谈谈。”

    不管怎么说,周权还是非常看好金碟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有技术背景、管理团队优秀、市场潜力大竞争却几乎是空白,如果投了,一定能有不错的收益。

    张少杰连胜应是,他很明白,周权对他的项目如此上心,不只是为他好,更是因为此前他与沈南朋做的那个巅峰对决。

    周权不想输。

    一年时间,对于风投来说,其实看不出什么成绩。所以,他们考核的标准,完全是根据OKR来进行设定的,对双方都很公平。

    至于张晨,至少表面看上去,对双方都很公平。电脑报的机会给了周权团队,星火传媒的项目就给了沈南朋。

    还没等张少杰给许少纯打电话,许少纯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要和IDG的负责人再聊聊。

    “聊聊?”周权马上就意识到人保那边出了问题,抬手给自己在人行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李博,最近你们对保险是不是有什么动静?”周权开门见山道。

    “动静?没听说有什么动静啊。马上保险就不归我们管了,这时候能有什么动静。”周权的朋友懒洋洋道。

    周权追问道:“就没有对保险营业范围做出更详细的界定?”

    “啊,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周权的朋友一拍脑门,“前两天行里是发了一个公文,要求保险公司严控风险,不得使用保险金参与高风险投资运作。一共五个大类,三十一个细分类。以前就有过类似规定,这次只不过又增加了几项,没什么大改变。”

    周权沉吟道:“里面没有保险公司不得参与风投的规定?”

    周权的朋友拿不准:“等我给你找找啊,啊,在这儿,找到了,还真有。怎么?遇到事了?”

    周权当即道:“没,就是问问,谢了啊,回头出来聚聚,我请客。”

    周权的朋友切了一声:“回头?你这一回头就不知道回哪儿去了。”

    周权哈哈一笑,挂断电话。

    周权把张少杰叫道办公室,面露喜色:“查清楚了,人行给保险行业下了文,不允许保险金涉足风险投资,许少纯估计是已经从人保那得到信儿了,所以又回过头来找咱们。这次你可得把握机会,尽快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赵少杰听了当然更高兴,却又嘀咕道:“这未免也太巧了吧?刚遇到这事,人行就发文,倒好像主动帮咱们一样。”

    周权心中一动,拍了拍张少杰的肩膀,“别琢磨这些没用的,赶紧干活去。”

    撵走了张少杰,周权沉吟良久,拨通了张晨的电话:“Zack,跟你汇报个事情。人保那边把金碟放手了,嗯,对,当然能拿下来。”

    说了一下项目可行性,周权切入正题:“我听说这次人保放弃,是因为人行给各个保险公司都发了公文,禁止参与高风险投资,其中特别注明了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

    张晨的反应非常平淡,只是唔了一声,周权拿不准,干脆直接问道:“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张晨笑了笑:“前几天人行的孟庆林来旧金山,我和他吃了顿饭,顺便说了一下这个事情,他也觉得保险公司涉足风投,风险太高,很容易引发保险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不过,我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

    周权深吸一口气,我去,孟庆林是人行金融市场司的实权司长,张晨居然用一顿饭的功夫就能搞定他,这种关系能量实在太恐怖了。

    张晨随口道:“其实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风险投资这个东西刚刚在国内出现,人行还没有出台应对方案而已,就算这个月不出文,下个月也会出,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权很明白,张晨说的似乎轻描淡写,但这事真不是谁都能推动的。

    而且还这么快,这说明,在金融政策层面上,张晨已经有了相当的发言权。

    最重要的,从这件事说明,张晨在自己和沈南朋的竞争中,并没有偏帮任何一方,虽然自己和他有过正面冲突,但项目上有了困难,张晨同样帮助解决,从这一点上说,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啊,对了。”周权正思索着,却听到张晨道,“再有几天,这一年的期限也快到了。所有人的OKR指标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刘艾的各项指标遥遥领先,完成率也是最高的,我建议提升刘艾做新的GP,你的意思呢?”

    周权刚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成了:“我没意见,Zack,和Neil的这场赌局我输了。”

    张晨倒是一愣,旋即笑道:“哪有什么输赢,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虽然张少杰输给了刘艾,但你的管理能力和项目运作能力不比任何人差。华夏的股权投资市场刚刚兴起,以后机会肯定越来越多,我们的春天才刚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