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91章 Cerent(补昨天的一更)

第691章 Cerent(补昨天的一更)

    “对了,康多丽扎,差点忘了。”刚要出门,张晨又回头道,“我最近写了一些东西,是关于企业战略的,其中我有些问题还没弄得非常明白,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找个经济管理类的教授帮我指导一下。”

    赖斯接过张晨递过来厚厚的一叠文稿,看了一眼封面:“蓝海战略?”

    张晨若无其事道:“只是一些个人对于公司战略问题的思考和自己总结出的一些经验,没什么大不了的。”

    赖斯释然道:“我会和加斯联系一下,问问他愿不愿意提供指导。但在联系他之前,我自己要先看一下,可以吧?”

    张晨无所谓道:“当然可以,拜托了。”

    张晨走在斯坦福校园里,留意观察了一下,时不时会有胳膊夹着ibook的年轻学生和老师匆匆而过,其中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一。

    已经有不少市场分析人士意识到这一点,种种市场调查结果显示,虽然matrix的男性消费者比例仍占多数,但女性消费者增长速度非常快,是唯一一家成功把市场拓展到女性消费者身上的pc制造商。

    多年以来,pc市场消费者男性都占据了绝对主流,与女性消费者比例几乎超过9:1,matrix能够成功开发女性消费者市场,在整个行业来说,都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

    “嗯,我回来了,对,在学校吗?一起回家?多伦多?啊,我忘了,还以为你在学校,好吧,回来时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好,bye。”张晨掏出电话给汤淼淼打了一个,本想接上汤淼淼一起回去,打通了却才想起来汤淼淼这几天正和同一个课题组的几个同学在多伦多做调研。

    合上电话,张晨刚想拉开车门开车回去,电话就又响了。

    “zak,是我。”话筒中传来沙拿塔努的声音,张晨还以为沙拿塔努又遇到什么麻烦,没想到却不是。

    沙拿塔努笑嘻嘻道:“是这样,你们火种源最近是不是正在考察一个叫cerent的项目?”

    张晨微微一愣,想了想,对这个项目没什么印象,“没听说过,就算有,可能也没通过初审,否则我应该有印象。”

    沙拿塔努纳闷:“不应该啊,哦,对了,cerent是他们刚刚改的名字,他们此前的名字是佩塔卢马,现在独立出来了。”

    佩塔卢马?张晨突然想起来,是有这个项目没错,ibook发布会前和莫瑞兹见面的时候,莫瑞兹也顺嘴提到过这个项目。

    张晨想了想:“是有这么个项目没错,怎么了?”

    沙拿塔努嘿嘿一笑:“这个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阿贾布巴代尔是我好朋友的父亲,他也来参加了查兰的婚礼,今天提起来说他们现在正在和你们还有红杉以及kpcb谈融资。我就是想问问情况怎么样了。”

    张晨坐进车里,发动汽车,随口道:“红杉应该已经决定不投了,前几天莫瑞兹亲口跟我说的,据说要价太高,kpcb应该也在犹豫,我这两天没怎么关注这个项目,一会儿我问一下。”

    话筒里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估计沙拿塔努捂住话筒正在和旁边的人说写什么。

    没过多久,沙拿塔努的声音又从听筒中传了出来:“呃,zak,你们现在是怎么考虑的?”

    张晨无所谓道:“这个项目不是我亲自关注的,具体情况还不太了解。不过,既然我的投资经理没有把这个项目作为重点汇报过来,可能也不是太乐观吧。你怎么对这个项目这么关心?”

    “呃”沙拿塔努一时语塞,“呃,我是帮我朋友问的。如果方便的话,你能不能亲自关注一下,他们这个项目据说挺不错的。”

    张晨冷笑一声:“朋友?你在印度不是没朋友吗?说实话,这个阿贾布巴代尔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沙拿塔努羞赧道:“我和他的女儿是好朋友。”

    张晨一听,就明白了,哭笑不得道:“好朋友?可以上床的那种?”

    沙拿塔努急道:“小点声音!她就在我边上。这个忙你说什么也要帮我一把,我已经把大话说出去了。”

    张晨叹了口气:“卡里姆,不是帮不帮的问题,这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的事情,生意就是生意,不能掺杂个人感情进去。如果他的项目不对或者要价太高,我也没什么办法。”

    沙拿塔努有些失望,张晨想了想:“这样吧,你也不用为难,我会亲自关注一下这个项目,如果真的有潜力而且价格合适,我也不会错过一个投资机会。”

    沙拿塔努振奋道:“好啊,这样就好。不过……”沙拿塔努扭捏了一下,“你如果决定不投,最好设一个不能接受的条件给他们。”

    张晨哈哈笑道:“行,明白,我会说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个条件都没有。”

    沙拿塔努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

    “谢丽尔,我一会儿回公司,你帮我准备一下cerent,哦,就是那个佩塔卢马项目的资料,我一会儿看一下。”张晨一边开车,一边给谢丽尔桑德伯格打了个电话。

    谢丽尔桑德伯格的效率自然不必说,张晨回到办公室刚脱下外套,谢丽尔就把cerent所有资料都通过邮件发到张晨的电脑上。

    “这家公司几个月中,更名了三次,以前是朗讯在硅谷投资的一家名叫fiberlane的通讯公司。由于公司运营不善,摊子铺的太大,刚刚成立就搞了三家分公司,没有几个月,这几个分公司就都做了mbo(管理层收购),与母公司脱离了关系。佩塔卢马这个名字原本是一家分公司的所在地地名,最近两周,才正式更名为cerent。”谢丽尔桑德伯格抿了抿头发,给张晨大致介绍了一下这家公司的背景。

    张晨一边翻资料,一边问道:“亮点是什么?”

    谢丽尔桑德伯格站在张晨身边,俯身指着电脑屏幕中的一个文件:“这是他们现在已经申请下来的几项专利和正处于试验阶段的原型机技术资料。经过专业人士的评估,他们目前开发的adm要比目前思科朗讯等公司面市的产品都要更先进,成本也更低。哦,adm是分插复用器,是全光网络的一个核心组件。”

    张晨惊讶道:“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投?”

    谢丽尔桑德伯格解释道:“伯尼汇报的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要价太高,因kpcb和红杉都有投资意向的缘故,cerent的几个合伙人心理期望值很高,八百万美元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各家对他们的估值都在两千万美元左右,据我所知,红杉现在已经撤回了offer,而kpcb也在观望。”

    谢丽尔桑德伯格看了看张晨的表情,继续道:“第二,由于历史遗留问题,cerent的股权结构比较复杂,几个合伙人持股比例相当,在公司内的地位和话语权也相当。虽然短期内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从长期来看,这不是一个健康的股权结构。”

    张晨点了点头,他刚刚在资料上也看到了这部分内容,确实,如果最初的股权结构没有设计好,这家公司很难走的长远。

    “第三,通信设备行业目前已经被思科、朗讯等公司瓜分殆尽,一家小公司很难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如果选择被收购,彼此的技术兼容性往往也会构成并购的障碍,伯尼最近已经找相应专家论证其技术实用性和兼容性及升级潜力。因此,这个项目还没进入我们的高潜力名单。”

    张晨笑了笑,前两条说的都有道理,但这一条就不对了,思科和朗讯这些公司的确很大,现在的市场占有率也很高,但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其他公司生存的可能。

    华威、中星这些公司都是在国际大公司的阴影下成长起来的,思达康也只不过是走错了路,否则未必会比其他这几家公司差多少。

    而思科呢,到了二十年后,就算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不允许华威交换机在美销售,华威还是超过思科,成为整个交换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在诸多华资公司的围剿下,思科的陨落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张晨点了点头,这么看来,这家公司的问题也确实不少。

    张晨喝了口水,随手点开谢丽尔桑德伯格刚刚指的那个技术资料文件夹,找到概述文件,屏幕上刚一显示产品图片,张晨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

    思科15454?

    看这个更新时间,今天的三更应该能保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