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79章 虔诚

    “醒了?”张晨对苏灼蕖招了招手,“昨天你在车上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你家门牌号,只能把你带回来了,睡的还好吧?”

    苏灼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还行吧,你在香江要待多久?”

    张晨感觉苏灼蕖隐隐有些变化,含笑道:“还有些公事要处理,然后去印度。”

    苏灼蕖好奇:“印度?去那干嘛?”

    张晨看了看时间,休息时间已经超过一分钟了,“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锻炼时间还差十五分钟,一会儿告诉你。”

    苏灼蕖说了声ok,坐在一旁看张晨继续锻炼。

    张晨又做了一组卧推,戴上拳套又和托马斯打了两个回合,这才满身大汗的坐在苏灼蕖边上:“怎么样?打的还不错吧?下个月在洛杉矶有个业余拳击赛,正好在SAT考试之后,我已经报了名,你要不要过来看?”

    苏灼蕖惊讶道:“拳击赛?受伤怎么办?”

    张晨换成英语道:“放心吧,是正规的业余拳赛,有规则的,不是黑拳,不会受伤的。托马斯也说,如果不实战,练再多也没用。托马斯,是不是?”

    苏灼蕖打断张晨:“托马斯,他现在的水平已经可以参加正式比赛了?会不会有危险?”

    托马斯想了想,老实道:“以Boss现在的实力,受伤的可能性不大,没什么危险性。”

    张晨洋洋得意道:“看,我说的没错吧。”

    苏灼蕖大惊:“他现在有这么强?他也没练太长时间吧?”

    托马斯摇头道:“我的意思是,Boss现在的水平,参加的这个级别比赛,对手同样很弱,而且还要带护具,不太可能受伤。”

    苏灼蕖笑的花枝乱颤,张晨摸了摸鼻子:“托马斯,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苏姐,没必要乐成这样吧?”

    苏灼蕖忍住笑意:“OK,OK,你还没说去印度干嘛呢。”

    张晨把沙拿塔努的事情说了一遍,苏灼蕖撇撇嘴:“你掺和人家的家务事干嘛?这种豪门争产的戏码别人躲都躲不及呢,你还上赶着往上靠。”

    张晨嘿嘿一笑:“印度是火种源未来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块市场,但当地宗族林立,民间状况非常复杂,很多事情都要靠这些宗族来解决。而沙拿塔努家里又是北方邦的名门望族,如果沙拿塔努能击败其他几个兄弟继承家族,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苏灼蕖叹气道:“你也不想一想,这种豪门争产,他父亲最怕什么?当然是怕外部势力插手啦,你不出面帮卡里姆还好,一旦出面,他父亲就会认为卡里姆未来有被外部势力控制的风险。到时候,他就更没戏了。”

    张晨惊异道:“行啊,苏姐,来香江这么长时间,光看TVB了吧?豪门争产的戏码这么熟?”

    苏灼蕖翘鼻道:“滚,老娘每天累得跟狗一样,哪来的时间看电视剧。”

    张晨嘿嘿笑道:“放心吧,我当然不会旗帜鲜明的介入他们家族的内部事务。这次,我会以Matrix的CEO身份,同沙拿塔努家族旗下的STL公司签合同,授权其在印度销售Matrix旗下产品。”

    苏灼蕖两眼瞪得溜圆:“啊?印度人买得起吗?现在你那个iCom在华夏也没开始盈利吧?”

    张晨摇头道:“情况不一样,华夏只有一部分人刚刚富起来,消费理念还没成型,再加上Matrix在华夏的运营都是自己来做,又刚刚投入巨资做研发中心,短期内的盈利状况确实不好。但印度不同,这里有相当数量的精英阶层。印度非常注重IT教育,你也知道印度软件外包行业的发展吧?而且,现在电脑属于高科技行业,印度目前对个人电脑实行免税,对进口货的崇拜比华夏还要严重,虽然因为价格问题可能市场容量目前只有目前华夏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和沙拿塔努家族合作,在印度的运营成本可以大幅度降低,不管怎么说,这也不是一场亏本买卖。”

    苏灼蕖双眉微颦:“如果这样,即使沙拿塔努家族拿到Matrix的印度经销权,预期盈利也不会太高,对卡里姆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张晨微微一笑:“预期盈利不高,也要看和谁来比。不管怎么说,沙拿塔努家族拿到Matrix经销权后,在印度市场,每年也能获得数百万美元的盈利,而且这个利润未来还会越来越高。更重要的是,卡里姆没有借助任何家族力量就做到了这件事,他父亲不会对此视而不见。”

    “而且,这也只是第一步……”

    ————————————————————————

    “加拉瓦叔叔,不好意思,我们还要多久能到?”沙拿塔努从新德里机场下飞机已经两个小时了,车窗外却仍旧是大块的农田与低矮的民房,坑坑洼洼的路况让原本不晕车的他都开始有些反胃。

    “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密拉特了,卡里姆少爷,你叫我加拉瓦就好。”坐在副驾驶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加拉瓦恭敬道。

    沙拿塔努看了一眼开车的迪让,突然想到张晨和自己说的,眼珠一转,开口道:“加拉瓦叔叔,我记得这条路上有一座克利须那的神庙,怎么没看到?”

    加拉瓦连忙道:“啊,还没到,那是克利须那满迪尔神庙,在下个镇子,哪里有一座很高的克利须那雕像,一会儿您就能看到。”

    沙拿塔努点点头:“迪让叔叔,可不可以在神庙门口停一下?”

    迪让瓮声瓮气道:“华伦老爷还在家里等着,我们还是直接回去吧。”

    沙拿塔努露出虔诚的表情:“如果路过克利须那的神庙就这样开过去,父亲可能不会责备我,但我的心会受到神明的谴责。迪让叔叔,我要去参拜克利须那,一会儿务必停一下。”

    迪让沉默了一下,沙拿塔努却看到他单手举在胸前,口中低声念着经文,沙拿塔努勉强能分辨出迪让嘴里嘟囔的是薄伽梵歌最后一章中的几句话。

    “经常地想著‘我’与及成为‘我’的奉献者,崇拜‘我’及向‘我’致敬,这样你便必定会达到‘我’而不至堕落。‘我’答应你这件事,因为你是‘我’很亲切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