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77章 酒醉(第一更)

第677章 酒醉(第一更)

    “Irene,不好意思,KS让我和他一起回深水湾,我给托尼打电话了,让他来接你。”邹开璇对苏灼蕖一脸歉意道。

    苏灼蕖笑嘻嘻道:“没事,这么晚了,不用叫托尼了,你先和李生回吧,我叫的士就可以。”

    邹开璇看了看外面:“外面还在下雨,不好叫车吧?”

    苏灼蕖把邹开璇往外推:“行了,没事,香江还怕叫不到车吗,真没事,如果真叫不上车,我叫酒店的车也可以呀。”

    邹开璇想了想,“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苏灼蕖看着离去的邹开璇,心中却想到在宴会山邹开璇和她说的那些话。

    是真是假,谁又能分的清楚呢。

    原来香江的雨夜也这么凉啊,苏灼蕖裸露的臂膀上感到一丝凉意。

    “苏姐?”苏灼蕖娇躯一震,回头望去,“你怎么在这?不是和邹小姐一起回去了吗?”

    苏灼蕖躲闪开张晨的目光,“Solina和李生一起回去了,我叫了酒店的的士。”

    张晨哦了一声,突然两人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下来。

    “那个,”苏灼蕖强笑道,“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你呢?”张晨干巴巴的道。

    泊车员举着伞已经等了很久,眼看后面又有车要入场,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张生,您的车,后面还有客人……”

    张晨暗叫谢天谢地,接过泊车员的伞,“苏姐,我送你回去吧。”

    苏灼蕖刚想拒绝,一阵凉风吹过,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张晨见状,脱下自己的礼服外套,给苏灼蕖披上,不由分说的拉着苏灼蕖的手腕,打开左侧车门,让苏灼蕖坐了进去。

    张晨给了泊车员两百港币的小费,又说了声谢,发动机鸣响,F550缓缓驶出半岛酒店。

    “苏姐,你住在哪?”张晨故作轻松的问道。

    苏灼蕖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联邦花园E座,你认识路吗?别再越开越远。”

    张晨悄悄松了口气,嘿嘿笑道:“不认识,你还怕我把你拐跑了?”

    苏灼蕖莫名的感觉一阵烦躁,刚想说这不是你擅长的吗,却没说出口。

    车内的气氛又莫名的尴尬起来,张晨开口道:“是半山的那个联邦花园吧?”

    苏灼蕖嗯了一声。

    张晨看了看后视镜,负责安保的两辆车不着痕迹的跟在自己的车后面,“半山豪宅,蛮不错的,不过千万别买,我估计多则半年,少则一个月,香江房价必崩。”

    苏灼蕖后来又和邹开璇及张佩葳喝了不少酒,摸了摸滚烫的双颊,“没买,就是租的,一个月两万二的租金,好贵。”

    张晨点了点头,“是挺贵的,对了,我在白加道租了一套房子,你干脆搬过去算了。”

    苏灼蕖默然不语,张晨又补充道:“我一年也来不了几次香江,这房子现在就当成火种源香江的联络处在用,也没什么人住,空着也是空着。那边环境比半山还要好一些,不如……”

    说到一半,一直没听到苏灼蕖的反应,张晨侧脸一看,苏灼蕖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法拉利F550的舒适性虽然算是超跑中舒适性比较好的,但档位顿挫感还是比普通轿车大很多。张晨轻轻放慢车速,特意挑了车流更少路也更新的西区海底隧道过海回到香江本岛。

    香江现在不只是亚洲唯一的国际金融中心,也是大中华区唯一的国际型大都市,更是华夏境内富豪密度最高的城市。

    即便如此,香江人见到身边出现一辆法拉利F550,同样也会惊叹一下。

    尤其是这辆车还开得这么慢的时候。

    排气声轰鸣,几辆跑车从张晨的车边呼啸而过,领头的就是一辆兰博基尼diablo,明晃晃的黄色,非常亮眼。

    这辆车忽前忽后的在张晨车旁晃了好几圈,猛打闪光,意思是想要飚一下。张晨不为所动,托马斯带着的两辆车发现情况后,一左一右把这辆黄色diablo逼离。

    也幸好西区隧道是三车道,加上刚通车没多久,收费贵一些,车流量比较小。否则以张晨对右舵车的熟悉程度,说不定就要出事。

    黄色diablo左躲右闪,还是闪不开安保团队的两辆车,无奈之下,车主只好摇下车窗,探头出来冲身后的张晨啐了口唾沫,骂了两句,又把右手伸出窗外,竖了个中指,扬长离去。

    过了西区海底隧道便是香江本岛,本岛道路逼仄,路况复杂,好在安保团队对香江路况熟悉,打电话告诉他们地点后,一辆丰田商务车自动超到张晨前面,一路引到联邦花园的地下车场门前。

    “苏姐,苏姐,醒醒,到了。”张晨轻轻推了推苏灼蕖。

    苏灼蕖身子动了一下,鼻中传来轻微的鼾声,砸了咂嘴,嘟囔了一句什么,却没醒。

    张晨又推了苏灼蕖两下,“苏姐,到了。”

    看苏灼蕖实在没反应,张晨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她到底住哪个单元哪一层,看来只能把她带回去了。

    张晨沉吟了一下,告诉托马斯回白加道12号。

    张晨这套房子租自万泰制衣的董事长田北骏,田北骏出身于童、唐、田、容这香江江南四大家族中的田家。田北骏在去年以一亿六千万港币购得此处住宅,本想重新修葺后搬入。但田北骏笃信命理,找大师算了一下后,大师说此屋与田北骏命理相冲,需找一火命租客承租一年,此后搬入方可无碍。

    恰巧此时火种源正在为张晨在香江找住所,田北骏一听火种源的名字,便立刻拍板出租。

    火种源最初只和田北骏签了三个月的租约,后来张晨实在懒得再折腾,于是又和田北骏续签了一年的租约。

    回到白加道12号,张晨把苏灼蕖抱到二楼客房,苏灼蕖明显比汤淼淼重一些,估计至少有一百斤。

    给苏灼蕖盖上一条薄被,张晨静静的看着熟睡的苏灼蕖,叹了口气,关上灯,悄悄带上房门。

    黑暗中,一滴泪珠从苏灼蕖眼角悄然流下,枕套上洇出一片水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