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74章 劝酒(第一更)

第674章 劝酒(第一更)

    “恭喜六叔,恭喜六婶。”刘舆慈一身米色西装笑容满面的向两位老人握手鞠躬。他身后的罗朝晖也跟着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

    邵一夫虽然已经九十高龄,却仍旧精神矍铄,在方亦华的搀扶下和各路宾客问好。

    “六叔这么大年纪了,还真是宝刀未老啊。”罗朝晖稍稍松了一下脖子上的红色领结,和刘舆慈闲聊道。

    两个月前的股灾中,他损失惨重,现在公司现金流几近断裂,全靠四处拆借过活。但毕竟时间没过去多久,虎死不倒架,他又几次找刘舆慈负荆请罪,算是把两人的关系稍稍弥补了一些,于是从刘舆慈那里得到了一些资金支持,不至于立时倒闭。

    这次邵一夫大宴宾客,他精心准备了一对六斤六两的金天鹅,显示自己依旧有财力,也是为了增强外界对他的信心。

    刘舆慈看了一眼罗朝晖,他对罗朝晖此前的言行确实有些寒心。但看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自己求助,却又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通过旗下的金融公司拆兑给罗朝晖八千万,供其渡过难关。

    “你那五栋物业,怎么还没出掉?”刘舆慈面无表情问道,“我可要告诉你,现在局势一触即发,手里有什么都不如有现金实在。如果这次你再大亏,我也救不了你。”

    罗朝晖赔笑道:“我也在找合适的买主,大哥你放心,只要找到合适的买主,这八千万我一定第一时间还回来。”

    刘舆慈哼了一声:“价格合适的话,怎么会找不到买主?我是为你好,以后别怪我没提醒你。”

    罗朝晖诺诺称是,“这几栋午夜我已经没想要赚太多,只要是市场价就OK,来了不少人来看,也有一些豪客有意向,但还都没谈的太深入。”

    “市场价?你现在还想卖市场价?你知不知道连李佳成、李昭吉都在清盘?”刘舆慈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罗朝晖,“你要想活命,就别问价格,只要买家肯买,八折都要卖。”

    罗朝晖现在丝毫不敢和刘舆慈叫板,唯唯诺诺道:“大哥,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刘舆慈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罗朝晖看了看刘舆慈的脸色:“其实我觉得局势没那么危险,此前在股市上我们确实损失了不少,但现在地产还在涨,只要资金链充裕,就能缓过来。而且,今年刚刚回归,我就不信大陆能看着香江房价崩盘。涨的再高,最后也有大陆接盘。”

    罗朝晖看刘舆慈脸色不对,马上改口道:“当然,您说的肯定有道理的,我这两天已经给九龙塘的那栋物业找到了买主,一周之后就能打款,放心吧。”

    刘舆慈看出罗朝晖对地产还不死心,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太乐观了,大陆没你想象的这么傻。就拿那个华安来说,如果上次不是因为选股问题,未必会输。黄战现在也已经离港,说不定后面就会调整对策。”

    罗朝晖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刘生、罗生,好久不见,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

    两人一回头,看到身后却是邹开璇。

    这次邵一夫摆宴,没采用西式酒会的模式,而是按照中式习惯整整摆了二十桌,邹开璇和苏灼蕖正好和刘舆慈罗朝晖在一桌。

    刘舆慈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清秀的少妇是李超人的红颜知己,微笑道:“当然是聊邹小姐了,邹小姐的东方广场手笔这么大,让人佩服。”

    邹开璇捂嘴轻笑:“罗生是地产神童,刘生你这么夸我,我可不敢当。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合伙人,苏小姐,你们可以叫她Irene。Irene,这两位不用我多介绍了,你肯定认识。”

    苏灼蕖不卑不亢的微笑道:“当然,股市狙击手和地产神童的大名怎么可能不知道。刘生、罗生,你们好,我是苏灼蕖,你们可以叫我Irene。现在我和Solina一起做事,以后还要两位多多关照。”

    邹开璇补充道:“Irene是伯克利的高材生,在美国也有自己的公司,来香江发展才两个月,帮了我很多。”

    刘舆慈看到苏灼蕖不由得眼前一亮,“苏小姐客气了,不知道方不方便留一个联系方式?我在香江还有一些资源,说不定以后能有合作机会。”

    苏灼蕖被刘舆慈的目光扫的有些不太舒服,但仍旧笑了笑:“好啊,这是我的名片,能够和刘生这样的前辈合作,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刘舆慈色与魂授,美女他见得多了,李佳欣关芝林这种倾国倾城的角色美女都曾是他胯下之臣。论相貌,苏灼蕖当然比不过李、关,但像苏灼蕖这样的知性美女刘舆慈还真是见得不多。

    山珍海味吃腻了,换换口味也不错啊。

    罗朝晖对刘舆慈知之甚深,看到刘舆慈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个老大心中在打什么算盘,眼珠一转,开始在苏灼蕖面前对刘舆慈大肆吹捧。

    苏灼蕖来港后,在媒体上早就看了太多刘舆慈和罗朝晖的花边新闻,知道这两人都是色中饿鬼。心中虽然略有些鄙夷,但两人毕竟是香江知名人士,刘舆慈更是香江数一数二的富豪,邹开璇又在身边,出于礼貌,面对两人的丑态,也只能虚应故事。

    “抱歉,罗生,我酒量不好,再喝就要失态了。”苏灼蕖双颊红扑扑的,看刘舆慈又端起红酒杯想要和自己喝,连忙摆手推辞。

    宴会刚刚进行到中段,苏灼蕖便已经被两人灌下不少酒,而邹开璇又陪着李超人去转桌,连个能周旋一下的人都没有。

    罗朝晖见状,起哄道:“Irene,其他人的酒你喝,我的酒就不喝,不太好吧?”

    苏灼蕖心生不快,如果不是怕连累邹开璇得罪人,以她的脾气,早就拂袖而去。

    而且,她现在也确实喝的有点多了,推辞道:“抱歉,罗生,我真不能再喝了,这一杯算是我欠罗生的,好不好?”

    罗朝晖本来就是和刘舆慈打配合,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给刘舆慈英雄救美的机会。闻言不由得脸一板:“苏小姐,你不喝,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刘舆慈满脸笑容,刚想出声替苏灼蕖解围,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说对了,是看不起你。”

    听到这个声音,苏灼蕖不由得心头一震,回头一看,不由得惊讶的睁大眼睛。

    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