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73章 宴会之前

第673章 宴会之前

    苏灼蕖从公司出门后,急匆匆的拦了一辆的士,赶回自己租住的小区。

    已经快五点了,六点半邹开璇和司机就会来接她,还要梳洗打扮,时间还是蛮紧迫的。

    “罗便臣道,联邦花园,谢谢。”告诉了司机地点,苏灼蕖便又翻开手中的资料,写写画画起来。

    自从她到了香江后,几乎没有过休息日,每天都要加班到九十点钟才会收工,干劲空前。

    “小姐这么漂亮,听口音是从内地过来?”胖胖的出租车司机满脸油光的搭讪道。

    虽然与鹏城只隔了一道关卡,但香江的出租车司机风格和鹏城完全不一样。

    鹏城的出租车司机基本不愿意和乘客聊天,一门心思都在赚钱。与之相比,香江的出租车司机要健谈的多。

    苏灼蕖正好也有些疲惫,放下手中的文件:“是啊,刚来香江两个月,粤语说的还不好。”

    出租车司机笑呵呵道:“两个月就能把白话练得这么好,很不简单啦。你住在联邦花园?”

    苏灼蕖随口应道:“是啊。”

    出租司机颇为惊讶:“小姐你是做什么的?那里楼可不便宜。”

    苏灼蕖笑了笑:“还好吧,楼是租的。”

    联邦花园正在太平山下,属于半山区,传说中的半山豪宅说的就是这一片。

    出租车司机大声道:“租的也很了不起啦,一个单位的月租至少也要一万五吧?哥哥张国荣都在这里住了很久,我干这行已经十几年啦,以前经常能在这边载到他。”

    听着出租车司机口沫横飞的吹嘘自己曾经拉过多少名人,苏灼蕖只是浅浅一笑,司机越说越兴奋:“看你的穿着打扮,在内地经济条件应该也不差。但你刚从内地过来,没必要住这么贵的房子啦,每个月大部分收入都付了房租,还不如用这笔钱贷款投资一个小一点的单位。几个月后一转手,比什么赚钱都快啊。”

    苏灼蕖微笑道:“香江现在楼盘太贵了,还是再等一等吧,租房住也蛮好的,至少离公司比较近。”

    出租车司机谈兴很浓:“你刚来,不懂啦,越等越贵。年初我在石硤尾花八十万买的一个小单位,短短半年多,就涨到一百二十万。何文田现在都卖到两万一尺。前一段还有豪客坐直升机睇楼,轰动全港啊!再不买,只怕以后更后悔哦!”

    苏灼蕖摇了摇头:“几年内,我不会在香江买楼。”

    出租车司机猛摇头:“现在不买,迟早会后悔。”

    苏灼蕖只是笑了笑,心中却想起临行前张晨对自己说的话。

    (苏姐,虽然你现在不缺钱,但你到了那边,也先不要买房子,香江的房价已经快到顶了,再加上亚洲金融风暴已经刮到了香江,房价迟早大跌,可能这轮熊市要持续三四年,还是多观望观望吧。)

    摇了摇头,呵呵,他还真是钻进钱眼里去了。

    回到家,苏灼蕖先洗了把脸,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画了一个宴会妆。她的五官立体感很强,不需要太浓的妆容便能清晰地把脸部轮廓勾勒出来。

    化完妆,苏灼蕖看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赶忙从衣柜中挑了一件迪奥的淡黄色晚礼服。

    其实苏灼蕖做喜欢的一条礼服是大红色的范思哲,能非常好的衬托出她相对火辣的身材,也更显白。

    但这次毕竟是为了庆祝邵爵士和方亦华的婚礼庆祝宴,方亦华等到六十岁才得偿所愿。如果穿大红色,肯定会抢新娘子的风头。

    选黑色虽然在西式婚宴上没什么关系,但邵爵士已经九十高龄,作风也一直比较老派,难保会有什么忌讳。

    苏灼蕖对着镜子照了照,嗯,好像还差点什么东西。哦,对了,首饰。

    取出首饰盒,戴上选定的耳环,苏灼蕖犹豫了一下,手指落在那条蒂凡尼项链上。

    苏灼蕖动作停顿了一下,还是提起这条项链,圈住了自己修长的颈项。

    真漂亮……

    “嘟嘟、嘟嘟……”手机的铃声让苏灼蕖从发呆中醒了过来,“Solina,啊,我知道了,我这就下去,好,稍等。”

    苏灼蕖赶忙抄起手边的晚宴包,又整理了一下头发,慌慌张张的朝电梯间跑去。

    刚一出楼门,苏灼蕖就暗骂一声。

    回来时还只是多云的天气,现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而且雨还越下越大。

    不止没带伞,出来太匆忙,她连件外套也没批,雨滴在裸露的胳膊上还有一丝冷意。

    好在邹开璇的车就在不远处,邹开璇看苏灼蕖没带伞,赶忙让司机打伞去接,才避免了被浇成落汤鸡的下场。

    “Solina,多麻烦你了。”苏灼蕖钻进车里,先跟邹开璇道了声谢。“太匆忙了,忘了批外套。”

    邹开璇帮苏灼蕖整理了一下仪容,嗔怪道:“都这么大的人了,每天慌里慌张的,彩妆带了吧?宴会中间肯定要补妆。”

    苏灼蕖赶忙打开手头的晚宴包,松了口气:“好悬,带了带了,这种宴会真的好麻烦。”

    邹开璇没好气道:“真是好心没好报。”说罢看了一眼苏灼蕖的脖子,“咦?这条项链不是……”

    苏灼蕖啊了一声,勉强道:“时间太紧,随手戴了一条,是不是不太合适?”

    邹开璇微笑道:“没有,和你很配,今天方小姐的风头可要被你抢了。”

    苏灼蕖搂着邹开璇的胳膊:“别开我玩笑了,Solina,今天肯定来很多名媛,邵爵士是香江娱乐大亨,肯定还有很多明星也来参加。俊男靓女那么多,我算什么啊。”

    “而且,要说抢风头,你早就把风头抢走了,我在你身边,安全。”苏灼蕖嬉皮笑脸道。

    邹开璇食指点了点苏灼蕖脑门:“胡说八道。对了,我估计你也来不及准备礼物,我给你备了一份,这是我和你的礼单,一会我会让亨利给邵爵士的管家。这个呢,是待会儿你当面给方小姐的礼物。”说罢,邹开璇递给苏灼蕖一个小盒子,苏灼蕖打开一看,是一枚两颗心穿在一起的钻石胸针。

    苏灼蕖吐吐舌头:“好贵重,幸好你准备了,我可买不起。”

    邹开璇又好气又好笑:“你在我这里就赚了几百万港币,还说自己买不起,我看你是掉钱眼里了。”

    苏灼蕖心中一颤,突然想起自己也经常这么说张晨,不由得有些意兴阑珊。

    邹开璇冰雪聪明,很敏感的发现苏灼蕖的情绪变化,很自然的把话题岔开,转而提醒苏灼蕖参加宴会时需要注意哪些人,哪些人又和谁关系好或不好,喜好是什么。

    从半山的联邦花园到尖沙咀的半岛酒店不过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虽然路上有些拥堵,也只耽误了几分钟时间,不到七点,车就已经停在半岛酒店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