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25章 佩塔卢马

第625章 佩塔卢马

    夹层融资这种东西最初诞生在华尔街,原本是用来指代次级债券和垃圾债券之间的一个债券等级,后来被引申到公司财务上。

    这种融资本质上仍然属于公司债务的一种,但没有担保,并且往往伴生一定的债转股条件,利率越低,投资者权益认购权就越多。

    通俗来说,就是一种贷款,这种贷款没有担保,但是附带了债转股的条件,符合条件情况下,投资者有权把债务转变成所投资公司的权益,也就是股份。

    俗称的债转股就是夹层融资的一种,这种融资一般出现在创业轮融资之后,p之前。

    都说纳斯达克上市简单,那也只是相对来说。实际上,能够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本就已经是自己行业内的佼佼者,同样要有相对良好的业绩表现。在这里,上市企业是和全球数千家上市公司一起竞争投资者的关注和青睐。

    纳斯达克是公平的,也是无情的,如果业绩表现不好或未来没有发展潜力和想象空间,最终的结局只能是交易量不足,换手率低,股值上涨空间小。

    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国内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又是后悔,又是私有化退市,然后去国内a股排队重新上市的原因。

    因此,即使是纳斯达克,p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p之前,如果不想继续做股权融资摊薄股份,却又需要新的融资解决企业的发展资金问题,那么夹层融资就是非常好的选择了。

    在这种融资条件下,即使债转股,往往转的也是上市后的认购权,类似国内股票的打新股,而非上市前的初始股权。

    这样,就可以让融资人在上市前既不用进一步稀释股票,又能获得支撑企业进一步发展的资金,更有利于未来p的推进。

    莫瑞兹考虑良久,不得不说,相对比起ar的股权融资,夹层融资的诱惑力小了不少。就算获得ar的认购权益,也只能获得p后新股上涨的溢价收益,对比起股权融资最低100的收益率,实在没有什么诱惑力。

    但相应,也降低了风险,保底百分之二十的收益率对于三亿五千万美元来说,就是七千万美元的利润。这个利润红杉至少可以分到百分之四十,也就是两千八百万美元。

    “我会向中间人转达你的建议,当然最后还要看投资人的意思,你知道,这支八号基金和红杉前七支基金不同,投资人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莫瑞兹透过圆圆的眼镜片冷静的看着张晨,清瘦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张晨微笑道:“当然可以,如果科赫兄弟不同意这两个方案,尽快告知我,以便我可以找其他的融资渠道。”

    莫瑞兹心中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张晨似乎并不在意科赫兄弟这三亿五千万美元的资金,难道他真的还有什么后手?但无论是硅谷还是华尔街,都没听说火种源最近有什么新的融资动向,他的钱从哪里来?

    莫瑞兹仔细算过张晨现在手中可动用的现金,不会超过四亿美元,如果没有新的融资渠道,他收购苹果的计划不可能成功。

    张晨虽然看起来也对这笔融资有很大的兴趣,但总觉得只是兴趣,而不是渴求,在这种时候,有人送上正好可以解决张晨难题的资金,他应该表现的更热切才对啊。

    看着信心十足的张晨,莫瑞兹实在判断不出对方只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胜券在握。

    张晨借助亚洲金融危机从高丽和香江获得超过十八亿美元盈利的事情火种源内部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莫瑞兹自然更不会知道。

    “那好,你尽快拿出一个并购草案出来。ar发布会后,我会和埃德见一面,询问他的意见。如果他能够说服董事会其他成员接受并购方案,也许这件事情不一定会有这么麻烦。”莫瑞兹起身准备告辞。

    张晨点头道:“如果能这样当然最好,对了,邀请函收到了吧?发布会当天你会来么?”

    莫瑞兹扶了扶眼镜:“当然,我肯定会参加。你那个邀请函上面的‘rh’是什么意思?”

    张晨嘿嘿一笑:“是给大家准备的一点小惊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莫瑞兹耸耸肩:“期待你的小惊喜,哦,还有件事,佩塔卢马项目红杉退出,不准备继续跟下去了。”

    佩塔卢马项目是最近火种源、红杉、kpb,还有几家小v都在力争的一个投资项目,这家公司原本是做光纤行业的,叫光纤路公司。后来公司几个创始人不和,就把公司原本的三个业务部门分拆成了三家公司,佩塔卢马就是其中做网络系统工程,尤其是交换机、路由器等网络设备研发的部门变成的公司。

    现在网络泡沫正在吹的一天比一天大,硅谷只要是个创业公司就会有一群v追捧,佩塔卢马自然也不例外。短短几轮竞价,各家对佩塔卢马百分之二十股权的a轮融资,出价就出到了五百万美元。

    “哦?”张晨随口问道,“这家公司有问题?”

    “价格太高了。”莫瑞兹摇头道,“这几个月以来,硅谷的公司都被炒成了天价,而且佩塔卢马同思科的业务范围完全重合,红杉不认为市场上还需要第二个思科。”

    张晨对这种前世没听过名字的公司自然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无可无不可道:“我回头研究一下这个公司,如果确实没什么潜力,我也退出,就算让给约翰杜尔一个人情。”

    ar三号楼进出都有门禁,只有在张晨的带领下,约翰杜尔跟在张晨后面走进电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几个印度人,全都是印度理工学院毕业的,研发实力不弱,但管理上有些问题,股权结构不好,虽然现在他们的产品看起来在技术上有独到之处,但从长远来说,成功的可能性不高。”

    张晨无所谓的摇摇头:“我一会儿看一下这个公司的资料,如果确实成功率较低,那就算了。后天ar发布会就要开始了,我也不想浪费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