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23章 借壳(补昨天的一更)

第623章 借壳(补昨天的一更)

    “收购苹果?”莫瑞兹一下子来了精神,“你真的想要收购苹果?”

    莫瑞兹当然兴奋,在苹果创立之初,红杉就作为苹果的风险投资人对苹果进行了投资,并且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同大多数风险投资商一样,八十年代红杉在苹果获利后并没有完全出掉手中的苹果股份,而是保留了一小部分股票作为长期投资。

    但进入九十年代后,苹果的业绩每况愈下,市场影响力也大不如前,红杉手中的股票也随之贬值。时至今日,红杉手中还有价值七百余万美元的苹果股份被套牢。虽然钱不多,但身为一名投资商,被套牢本身就是种耻辱。

    更何况,莫瑞兹同样是乔布斯最讨厌的人之一。

    当年莫瑞兹还是时代周刊的一名记者,在82年年底采访了乔布斯。那时候乔布斯的名望如日中天,却又面临b进入个人电脑市场的冲击,加之苹果第四款个人电脑lsa即将发布,宣传需求强烈,乔布斯对莫瑞兹的采访非常欢迎。

    让乔布斯恼火的是,莫瑞兹不止关注了他卓越的创造力,更关注他混乱的私生活,连他有一个私生女的事情都挖了出来。

    光是这样,乔布斯也就忍了,如果能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对乔布斯的个人声誉是非常大的促进。但乔布斯没想到,苹果最终登上时代周刊的是苹果的个人电脑,而不是他个人……

    对此,莫瑞兹的解释是,开创一个时代的,是个人电脑这件划时代的产品,而不是乔布斯个人。

    于是,他被乔布斯毫无悬念的拉黑了……就算后来他离开时代周刊,加入红杉成为一名风险投资人,乔布斯也没原谅他,不止老死不相往来,更记仇的破坏了莫瑞兹很多投资项目。

    一来二去,两人对彼此的观感越来越差,现在听到张晨想要收购苹果,莫瑞兹当然感到兴奋。

    一是红杉手中的股票可以解套了,二是现在乔布斯接手了苹果,想想乔布斯听到这个消息的表情,莫瑞兹都感觉很爽。

    张晨咧嘴一笑:“是的,我是有这个打算,但还不成熟,如果埃德也有这个意愿,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下。”

    两人都是内行人,张晨只是说了自己的收购意图,莫瑞兹就立刻明白张晨想要收购苹果的原因是什么。

    “真是绝妙的一步。”莫瑞兹忍不住赞叹道,“比起戴尔,atr的企业气质和文化与苹果的兼容性更强,你们确实是最合适的收购方。”

    可能很多人都会疑惑,为何atr这种刚成立的公司估值都会有40亿美元以上,苹果作为世界最大的电脑公司之一,市值表现却才有三十亿美元。

    一家企业的价值究竟是如何体现的,这也是经济学和管理学中非常重要的问题之一。归根究底,还是信心问题。

    利润率、市场占有率、成本、费用、行业前景……等等等等共同组成了市场对一家公司的信心。

    苹果的规模虽然数倍甚至十倍于atr,但它的问题更多,构成市场信心的要素中,苹果现在一条都不占。

    但atr不同,作为一家新兴公司,创办不到一年,便推出了这种划时代的产品。时隔短短四个多月,就又要推出第二款产品,这种创新力和运营效率,甩同类公司几条街,展现出的竞争力令人咋舌,市场给其市盈率估值也会更高。

    而苹果呢,过去的96年,苹果巨亏10亿美元,四季度单季度亏损39亿。97年一季度更是巨亏47亿,二季度虽然亏损有所下降,也亏掉了22亿美元。而且看情形,苹果如果不能推出广受欢迎的新产品和进一步降低供应链成本,亏损还将继续。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只是三十亿美元,也不会有人收购啊。能出得起三十亿的公司并不少,但每年都愿意亏几亿甚至十几亿美元,就为了苹果能够继续生存的公司真是一个都没有。

    收购和并购这种资本运作,并不是贪便宜的事啊。更何况也并不真的便宜……现在可是97年,这个年代的三十亿美元在世界范围的购买力上不下于后世的过百亿美元。一百亿美元以上的付出,却只买到一个负债累累、止亏无望、行将破产的公司,怎么看怎么不划算。

    收购方和被收购方,要么在业务范围上有互补,要么在可以减少竞争成本。最重要的是,两者必须在基因和文化上不能存在严重冲突,否则即使看起来再美好的一笔并购交易,到最后也会沦为失败。

    比如普华永道并购安达信,看起来好像很美,既解决了安达信因舞弊造成的破产危机,有让普华永道在营业额上坐稳了四大之首的位置,更收罗了安达信一干精兵强将,解决了自身的人力资源问题。

    但现实中,安达信的人进了普华永道没半年就都因为企业文化冲突纷纷离职,加入安永。审计行业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人,人都没了,留给普华永道的安达信就是一个空壳子。毫无疑问,这种并购就是失败的。

    因为两者的基因完全不同,不具兼容性。

    苹果的并购也是一样的情况,能够与苹果的基因相匹配的公司太少了。戴尔现在市值145亿美元,并非没有并购苹果的实力,民主党党主席斯蒂芬格罗斯曼也曾受杜邦的请求专门为收购苹果的事宜游说戴尔,但戴尔始终不为所动,并说出了“我会怎么处理?我会直接把苹果关了,然后把钱还给股东。”这句打脸名言。

    戴尔做出这种姿态,就是因为他清醒的认识到,苹果与戴尔是完全不同的公司,接手苹果,两家公司的企业文化会产生剧烈的冲突,最终会连累戴尔一起走向深渊。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哪个公司能够同苹果产生共振,非atr莫属。

    重视天才、产品上的完美主义、独特的营销模式、优秀而充满艺术感的工业设计,这些都是原本刻在苹果骨子里的基因,而现在,却被atr完美的继承了。

    不,不只是继承,更是强化。

    转瞬之间,莫瑞兹脑海中便勾勒出atr收购苹果后的无数前景。

    “真是妙棋,收购后,atr自然就能借壳上市。这是一箭双雕,不,是三雕。”莫瑞兹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ak,你真t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