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11章 技术领导者

第611章 技术领导者

    自从有了互联网这个新生事物开始,无数互联网从业者都前赴后继的探索互联网可能产生的种种盈利模式。

    什么帮企业制作网站收制作费、内容收费、类似有线电视的包月收费、功能收费……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但到最后,真正经得住考研的盈利模式归根究底就只有三条。

    广告、电子商务、游戏。

    电子商务是建立在高度的互联网普及率和物流系统上的,没有六七年的功夫难成大器。

    而至于游戏行业,尽管几年后卖点卡的传奇让盛达赚的盆满钵满。但游戏行业的吸金能力则是在十年后的氪金游戏鼻祖《征途》诞生后,才真正被各大公司真正的注意起来。

    最后说到的广告,则是所有盈利模式中最先在互联网行业落地的。准确的说,在94-04这互联网的前十年中,只有广告,是互联网行业最靠谱的盈利模式。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人们最初对互联网的理解,同有线电视也没什么差别。不,对于众多商家来说,互联网的地位远不如电视。

    现在全球电视观众接近40亿人,全球互联网用户数量直到二十年后的2017年也才勉强追上这个数据。

    无论如何,只要是渠道,就必然能吸引相当一部分商家愿意在互联网上做宣传。这些商家掏出相对于传统渠道来说少的可怜的广告费,让这些入不敷出的互联网公司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与后世动辄便是数千亿的互联网广告市场总量不同,现在的互联网广告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只有大站才能获得一些品牌商家的青睐,接到一些广告,而那些小网站则根本连一点拿到广告赞助的可能性都没有。

    约翰杜尔看到google的广告联盟创意时,第一反应就是,这家公司居然想要一统互联网广告市场!

    虽然现在互联网市场不大,但如此明目张胆的想要吃独食的公司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如果google的脚本代码能占领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网站,就意味着他能够拿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收益,因为没人愿意向失败者投入一分钱。

    现在这个google广告联盟刚刚投入运营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了145万美元的营业收入。约翰杜尔查到其中80万美元来自火种源投资的另一家广告公司double click,名义是运营代理费。即便把这笔收入忽略不计,至少也有60万美元的收入是真实的。

    这60万美元的营收,按照广告联盟现在的取费方式,百分之五十归google,另外百分之五十归加入了google广告联盟的网站,也就是说,google真正拿到手里的钱,是三十万。

    真是要命的三十万。

    有了这三十万美元,google当前资金匮乏的难题也就不再是难题,KPCB想要低价捡漏的可能性也就彻底没了。

    必须要尽快让google接受KPCB的投资,越快越好,约翰杜尔心中默默盘算,在年底前,如果google这笔投资还不能落实,就要想想其他办法了,看看是不是扶植一家业务类型相似的公司对冲一下风险。

    ————————————————————

    澳大利亚,悉尼。

    “曼斯菲尔德先生,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这12项专利的所有权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了。”在澳大利亚明媚阳光下被晒成古铜色皮肤的约翰奥萨利文在转让协议上郑重其事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鲍勃曼斯菲尔德也挺着大肚子,在协议上签了字,“奥萨利文博士,我们合作非常愉快,在以后,Matrix将继续支持你的研究工作。菲尔茨院长,希望未来我们可以继续保持良好的合作。”

    奥萨利文和CSIRO的通讯工程院院长菲尔茨眉开眼笑,作为一家公立研究机构,这还是他们同企业第一次达成每年30万美元无条件赞助协议。无使用条件啊,也就是说,他们把这笔钱全部作为奖金发下去,都不会有任何问题,想想都爽。

    而且,对方还以300万美元一次性打包从自己供职的CSIRO买走了12项专利的所有权。

    CSIRO是澳大利亚的一个公立研究机构,与悉尼大学有很密切的关系,大多数研究人员都来自于悉尼大学,奥萨利文也不例外。

    奥萨利文是CSIRO在信息通讯工程领域的中生代领军人物之一,做出了不少科研成果,其中最有名的是一项gsm寻码技术。

    “曼斯菲尔德先生,现在协议已经签完了,我能问个问题吗?”奥萨利文放下笔,“你们购买的这12项专利都是信息通讯方面的,难道Matrix想要进入通讯领域吗?”

    鲍勃曼斯菲尔德憨厚的笑笑:“奥萨利文博士,你的专利中有一项技术对Matrix确实非常重要,在我们即将推出的新产品中使用的一项技术与CSIRO的一项专利非常类似,虽然CSIRO到现在为止还没对这项专利提出利益主张,但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还是提前把知识产权关系理顺比较好。”

    奥萨利文理解的点了点头,这也是高科技领域比较常见的情况。两家机构同时研究一项技术,可能具体技术不同,但殊途同归,经过专业评估后,为了避免以后的法律纠纷,把对手的研究结果也买下来是很正常的情况。

    “我在思科工作期间,也遇到过类似情况。没办法,谁让我们抢先一步了呢,这就是知识产权。”奥萨利文拍了拍鲍勃曼斯菲尔德的肩膀,安慰道,他对这个和善的胖子很有好感,同样都是技术高手,几天接触下来,难免会惺惺相惜。

    “那好吧,曼斯菲尔德先生,希望贵公司的新产品能够获得成功。”菲尔茨的酒糟鼻格外红,显然还处于做成一单生意的兴奋之中。

    鲍勃曼斯菲尔德从悉尼大学离开后,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把最后一块隐患也堵上了。

    一周后的9月17日,Matrix就会召开首次秋季开发者大会。届时,除了最终压轴的iBook将会登场外,Matrix还会发布诸多新技术以塑造自己技术领导者的形象。

    鲍勃曼斯菲尔德摩挲着装了专利的文件袋,这才是革命,真正的信息革命。

    鲍勃曼斯菲尔德掏出电话,拨了几个号码,“Zack,专利已经正式转让过来了,对,克劳斯和我一起来的,他看过了,没有什么问题。我已经联系了IEEE,回去后就像他们提交审核。对一周后的发布会不会有任何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