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03章 高手切磋(二合一)

第603章 高手切磋(二合一)

    柳井正表面平静,但心中对面前这个华夏年轻人充满了好奇。

    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和不到两年的时间,便成功创办了两家公司,赚取了十数亿美元。其间更凭借大胆的资本运作,一跃成为全美第二大也是全球第二大投资银行的董事。这种经历,即使在少年天才辈出的今天,也是让人难以相信的奇迹。

    不,应该说是神迹。

    柳井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专心看资料的张晨,他是做服装的,首先看的就是着装。他相信,从一个人的着装上,能看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剪裁得体的白色衬衣应该是定做的,看不出牌子,袖口随意挽至小臂,露出结实的肱桡肌,说明对方平时非常重视锻炼。

    下身是一条锥形腿的APO牛仔裤,脚上的皮鞋和腰间的腰带应该以都是berluti的。

    品牌和价格暂且不论,从穿搭上来说,应该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在舒适性和时尚品味之间平衡的很不错。

    和当前东瀛流行的木村拓哉式的长发不同,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头短发,鬓角修剪得干净利落,眉飞入鬓,目光专注。

    手指干燥而修长,指甲剪得很干净。

    “柳井会长,我明白了,我会让人和你联系并在迅销派驻代表协助你们完成纳斯达克的招股说明。从你们的运营状况上来看,如果营业收入增速能够保持当前的增速,在纳斯达克上市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如果你们选择赴美上市,我们愿意提供相应的服务。”张晨的一番话打断了柳井正的沉思,柳井正心中松了一口气。

    “不过……”张晨的转折词让柳井正提起精神,“我有几个疑问想要请教柳井会长,还请不吝赐教。”

    柳井正颔首道:“张桑客气了,张桑是商界奇才,能够和张桑一起探讨,鄙人求之不得。”

    张晨随手翻着柳井正带来的资料:“我看到您在招股说明中说优衣库对标的是GAP,目标是取代GAP成为全球第一大快销时尚品牌,因此做出了丰富产品线的决定。推出运动品牌SPOQLO和家居服饰p品牌FAMIQLO,并且决定在十月分别在高森、爱知等地区分别开出九家和七家这两个品牌的专卖店,是不是这样?”

    柳井正点了点头:“是的,这是迅销的新战略,也是时尚品牌扩张的途径之一。CK、ARMINI也都有各自不同的副牌。”

    张晨沉吟了一下:“柳井会长,恕我直言,如果这只是一个运营模式上的尝试,最好不要写在招股说明中。”

    柳井正眉头皱了皱:“请张桑明示。”

    张晨斟酌了一下用词:“对于市商和投资者来说,优衣库的运营模式是迅销集团能够取得快速增长的关键所在。如果投资人在招股说明中看到优衣库管理层对已经成功的运营模式有改变的意图,会产生不必要的疑虑。”

    柳井正难得的笑了笑:“张桑对迅销的新战略不看好?”

    张晨伸出大拇指:“柳井会长不愧是西国的商界精英,东瀛快销行业的领头羊,说话快人快语。坦白说,我确实不认为这个战略有成功的可能。”

    柳井正出身本州岛最西端的山口县,与九州岛隔海相望,商业氛围和开放意识比关西只强不弱。

    东瀛关西和关东的价值观和习惯完全不同,关西商业氛围浓厚,人也比较崇尚实际,脑子灵活,不像关东和东北地区的人一样那么好面子,更不容易被忽悠。

    张晨前生曾经看过一个帖子,说关西的大阪第四师团在二战中屡战屡败,槽点满满,被称为二战中最窝囊的东瀛军队。虽然这篇文章是瞎编的,是作者在东瀛道听途后脑洞大开的结果。但其中有一点没说错,比起打起仗来一亿玉碎的关东人,以大阪为代表的关西人由于富裕的比较早,对于某些军国主义的洗脑看得比较透彻,没好处的仗不愿意打倒是真的。

    这种务实和灵活,也让关西涌现出一批创新型企业,除了优衣库外,京都的任天堂和京瓷也是日式创新型企业的佼佼者。

    柳井正丝毫不会固执己见,很喜欢和别人探讨经营策略的问题,张晨这样说,却是正好搔到他的痒处。

    “Zack君,我不认同你的观点。优衣库的增速很快,按照一般的商业策略来说,趁势开展多品牌经营恰当其时。我们选择运动和家居这两个领域进行扩展,一方面看重这两个市场的规模和潜力,另一方面,也是从优衣库现有优势出发,可以用最小的成本覆盖最大的市场,两全其美,又有什么不好呢?”

    柳井正同张晨已经见过的那些还处于萌芽期的大佬都不同,经过二十年的沉淀,他现在不止有了相当的资本,更基于以往的成功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经营理念。

    迅销集团当前的年营业额在4亿美元左右,与后世巅峰的400亿美元营业额有近百倍的差距。但规模的差距并不说明什么,柳井正的经营理念在九十年代初就已经非常成熟。

    而且,柳井正不喜欢应酬,也不喜欢接受记者采访,有空闲时间最喜欢的就是和别人聊经营,在这一点上,他和东瀛的管理之神松下幸之助非常像。

    而张晨,能有这样一个和神功已臻大成的柳井正切磋、验证自己真材实料的机会,也同样精神大振,刻意没有依靠重生者的先知先觉,而是用这两年所积累的专业知识和眼光来和柳井正交流彼此的观点和看法。

    “不不,柳井会长,你这种管理模式和市场策略,只能应对亚洲地区的竞争,对迅销在欧美地区的扩张,效果事倍功半!你在招股说明中提到的去年美国门店运营不佳被迫关闭就是一个证明!”渐渐的,两人所聊的话题已经不止于企业的发展战略,已经扩展到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

    “Zack君,我必须重申,美国门店的关闭并非策略性的失败,而是用人的问题。你虽然在资本领域很成功,但仍旧太年轻了,还不明白经营一家公司,百分之九十的问题都是人的问题。此前迅销作为一家地方企业,很难吸引一流人才。但只要在主板上市,迅销对人才的吸引力同现在完全是天壤之别,能找到真正一流人才来帮助迅销在欧美取得成功。”

    “柳井会长,用人问题同样是管理问题,更是战略问题。”

    “你这是偷换概念!”两人的观点不断发生冲突,言辞愈发激烈。

    “即使按照你的理论,企业仍旧有百分之十的问题并不是通过人员调整所能解决的。身为公司的管理者,随口布置任务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一味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员工的主观能动性上,无异于舍本逐末!刚刚我已经说过了,你现在的多品牌战略产品线分界过于模糊,优衣库也好,还是其他两个品牌也罢,都是以基本款作为卖点,但运动服饰和家居服饰基本款同你现在做的休闲服饰基本款有什么差异?产品线并不能起到互补的作用,反而会把优衣库的成本优势及购物便利性消耗殆尽。消费者明明只需要逛一个店铺就能买到所有东西,现在却要跑三个店铺。不用说现在的优衣库,哪怕是Nike,前几年试水时尚快销,单独高出的时尚快销专卖店也没有获得成功。你难道认为优衣库的品牌影响力与吸引力比nike还要强?你一共从东交所二部筹得135亿日元的资金,这十六家店铺就要花掉六十亿日元,你还要再花十亿来做推广。作为试水,代价未免太大了!”

    柳井正脸憋得通红,额头青筋崩现,“够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企业!企业是人的集合,更是共同愿景的集合!怀着相同愿景的人走到一起,为一个目标而努力,这才是一家好公司!优衣库从成立的那天开始,实现的不止是我的期望,更是全体员工的期望!”

    张晨立刻道:“身为企业管理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企业确定方向,你这样说,是在推卸自己身为企业决策者的责任!做一家企业,一胜九败,不断从失败中汲取继续前进的养分是没错。但如果明知失败却还一意孤行,这不是在冒险,而是在自杀!”

    张晨也有些气喘,冷冷的看了柳井正一眼,发现柳井正也恶狠狠的盯着他。

    “哈哈哈。”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都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刚刚的一番对谈,两人从彼得德鲁克谈到加里哈默尔,又从GAP的SPA自有品牌零售商经营模式谈到刚刚兴起的ZARA以SKU为核心的快速响应模式,最后又演变成管理理念之争。可以说,通过这次对谈,两人都重新梳理了一遍自己的经营理念,也在头脑中崩现出更多灵感的火花。

    “张桑。”柳井正突然起身,面色严肃,深深的鞠了一躬,“我有个不情之请,请张桑务必答应。”

    张晨连忙起身,柳井正的和张国强年纪差不多大,于情于理也不应托大,“柳井会长客气了,今日和柳井会长一番探讨,受益匪浅,凡力所能及之处,不敢推辞。”

    柳井正正色道:“张桑,自从我从家父手中接手商社以来,夙兴夜寐,已有一十二载。但说来惭愧,正才疏学浅,深感自身才智之不足,虽有大志,却力有未逮。君虽年轻,但正今日与君一晤,诸多疑问茅塞顿开,始信世上果有周郎、去病之才。正知君事务繁忙,本不该做此非分之请。但今日与君一见如故,如君不弃,正愿以迅销独立董事之职位,邀君加入迅销取缔役会。有君之助,迅销必可走出东瀛,行销世界!”

    柳井正用日语说的文绉绉的一段话张晨一句都没听懂,好在柳井正带来的翻译给力,把这段半文半白的话翻译的七七八八。

    此前柳井正和张晨一直用英语对话,张晨也一直没注意柳井正身后这个年轻人,此时未免多看了两眼。

    年轻人普通话非常好,听起来一点东瀛口音都没有,应该是华夏人。

    张晨目光闪动:“柳井会长,能得到您的邀请,深感荣幸。但我自知能力不足,恐怕要辜负柳井会长的一番好意了。”

    柳井正忙道:“这又从何说起?Zack君能以弱冠之龄成就今日之局面,谁又能说君能力不足?若照此说,正只会认为君有意推脱,看不起迅销这种乡下企业。”

    张晨为难道:“柳井会长,实话说吧,你也知道,我不可能久居东瀛。并且,我始终是个华夏人,加入迅销董事会,是不是有些尴尬?”

    柳井正一听,哈哈大笑:“Zack君多虑了,现在通讯发达,越洋电话、Email都可处理公务。迅销的日常经营管理不敢劳君大驾。如遇关键决策,例如刚刚我们探讨的事情,遇到这种事情,还请君不吝指教。另外……”柳井正轻轻一笑,“Zack君可能不知道,你并不是迅销第一个华人取缔役。”

    张晨一愣,难道现在的优衣库董事会中也有华人?

    柳井正点头道:“是的,负责优衣库营销的林辰林君同样也是华夏人,可惜他去华夏羊城和供应商沟通,出差了,否则今天一定也会让他来。在迅销集团,我一向反对出身论,无论是谁,只要能为迅销做出贡献,就会有他的一席之。而且,迅销能有今天,同样也要感谢另一个华夏人,佐丹奴的李志英李桑,正因为有他的启发和指导,迅销才建立了自己的SPA体系。可以说,没有华夏人,就没有迅销的今天。”

    张晨看了看柳井正身边的那名翻译,柳井正笑道:“是的,他也是华夏人,潘君,千叶店的店长,今天被我拉过来做翻译。”

    姓潘的年轻人鞠了个躬:“张先生,我叫潘凝,请多指教。”

    张晨礼貌的和潘凝握了握手,柳井正道:“潘君已经在优衣库做了两年,他的理想很大,想要自己做老板。在东瀛,这是很少见的志气,但在迅销,只要他足够努力,我相信潘君有一天一定会实现自己的理想。”

    张晨深深的看了一眼潘凝,潘凝微微一笑,颇有大将之风。

    张晨吸了一口气,“好吧,既然柳井会长如此盛情,我再不同意未免太过矫情,柳井会长,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柳井正大喜过望,张晨又让服务生开了一瓶香槟,两人举杯庆祝,宾主尽欢,张晨还特意为潘凝也倒了一杯。

    “柳井会长,既然我成了迅销的独立董事,也要为迅销做出一定的贡献。”张晨举着香槟对柳井正道。

    柳井正颇为意外,“哦?愿闻其详。”

    张晨从柜子中取出一叠花花绿绿的布料,看上去很像呢子面料,但又比呢子面料重量更轻。“柳井会长,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种面料?”

    “摇粒绒?”柳井正失声道,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若无其事道:“这应该是Malden Mills公司出的摇粒绒面料吧?主要用于户外用品,成本和价格都很高,很难大规模应用。”

    张晨点点头:“是啊,采用摇粒绒的登山服滑雪服等,动辄数万日元,哪怕用摇粒绒做的卫衣,都要五千到一万日元以上,其中成本因素不能忽视。”

    柳井正心神不宁:“是啊,我之前也研究过这种面料,但生产工艺太复杂,难以降低成本,也就放弃了。”

    张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柳井会长,如果我跟你说,你手里的这块面料,并非MaldenMills生产的,而是一家华夏公司刚刚作出的技术突破,成本可以降至目前的三分之一乃至更低,你怎么看?”

    柳井正神色大变,就连张晨彻底否定他的多品牌经营战略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失态。

    “哦?这是真的?Zack君,能否帮我引荐一下?说不定会有合作机会。”柳井正故作镇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