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602章 双保险

    “会长,我们刚刚在东京交易二部上市,现在考虑主板上市是不是有些早?”一名******的中年人在地图上画了几个圈,“这几个店面都是开发部觉得不错的,会长,你选一下。”

    柳井正用心的看着地图:“华夏有一句话,叫未雨绸缪,工作做在前面总是有好处的。啊,杉原,这家店的地点不错,这是哪里?代代木吗?”

    杉原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啊,是原宿吧,和涩谷代代木都在一起,很难区分。”

    柳井正想了想:“原来如此,我们现在就过去看一下吧。”

    杉原已经跟柳井正近十年的时间了,很清楚这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小老头能够在十三年的时间中,领导迅销集团,从乡下一个杂货铺式的卖场,成为一家在东京交易二部上市的上市公司,靠的就是自己的勤奋和不懈。

    柳井正完全没有一个上市公司会长的架子,在东京甚至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东京分部也仅仅只是一个数十平米的办公地点,从山口县总部调来几个员工负责东京店的筹备。

    柳井正已经想好,东京店开业后,他就要把迅销公司总部搬到东京。东京是东瀛的心脏,只有在东京站稳脚跟,迅销和优衣库才算迈向世界制霸的第一步。

    想要在东京站稳脚跟,又谈何容易,除了自身产品必须过硬,还要获得方方面面的支持。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柳井正坚持想要在东京股票交易所主板上市,就是为了增加优衣库背后的软实力。

    但同时,他也要做好短时间内不能在东京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准备。

    东瀛的证券交易市场非常成熟,战后,东瀛在全国各地成立了东京、大阪、名古屋、京都、新泻、广岛、福冈和札幌共8个证券交易所,迅销公司第一次上市,就是在广岛证券交易所。

    但东瀛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是东京证券交易所,占全国证券市场的百分之九十三以上,其他几个证券交易所加起来也只是东京证券交易所的零头。

    证券交易所的规模,是上市企业在市场上可以融到多少钱的先决条件。证券交易所规模越大,汇聚资本的能力就越强,上市企业就越有机会能用更低的成本和难度从二级市场融资。

    东京证券交易所分为一部二部,一部相当于主板,二部相当于创业板,迅销的第二次上市就是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二部。

    柳井正雄才大略,深知以优衣库为主的迅销想要实现快速发展,光是在创业板上市显然是不够的,到了合适的时机,冲击一部主板,是必须的途径。

    但万一没冲击成功呢?东京证券交易所一部上市资格要求很高,有很多大公司排了十年队都没排到,柳井正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冲击成功。因此,他也要给自己留个后路。

    如果不能再东京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那就转战美股,纳斯达克或纽交所,曲线救国。

    因此,当他在酒吧中遇到沙拿塔努,又从沙拿塔努口中听到张晨的事情,心思便转开了。

    东瀛和美国的交流很奇怪,一方面,东瀛对美国的经济依存度非常高,从本质上就是美国的经济殖民地。但东瀛的企业很少有在美股上市的,直到十年后,才有大批东瀛公司赴美上市。

    另一方面,东瀛的创业企业和美国的合作意料之外的少。这也是因为整个国家的经济层面都被大财阀所垄断,中小企业想要突破这层屏障,同外部接触,要么变成大财阀的一部分,成为对方的关联企业,要么就要有极强的创新力和不可替代性。

    柳井正此前同东瀛国内的一些PE沟通过,但只要他谈到赴美上市,这些PE就都礼貌的婉拒,很久之后,柳井正才明白过来,这些PE都是三菱、三井、三和、住友、劝银、富士等大财阀的私有物。赴美上市既麻烦又容易让上市企业脱离掌控,对于这些大财阀来说,完全是得不偿失。

    所罗门美邦既然是美国公司,如果能联系上他们,赴美上市至少不会有什么多余的阻碍吧?柳井正在心中默默盘算。

    柳井正绝对是个奇人,早年他也能算是个小有家产的富二代。父亲一开始是开裁缝铺的,东瀛的昭和奇迹也让柳井正的父亲得到了发达的机遇,生意不断扩张。虽然还只是个小公司,但也招了二三十个员工,但当年作坊式的裁缝铺自不可同日而语。

    柳井正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是家中独子,也是柳井家唯一的继承人。柳井正的父亲柳井等对他期望很高,要求很严厉,这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

    柳井正天资聪慧,考上了早稻田,但上大学期间吊儿郎当,不好好学习,勉强混了一个毕业证书。毕业后也不回家,反而在外面找了一份工作,对他爹说我一辈子也不靠你,我才不稀罕你那几个臭钱。

    结果干了四个月,这哥们儿就坚持不下去,灰溜溜回家了。

    在现实的教育下,柳井正成了一名死宅,每天除了在家里的超市上班,就是窝在自己的狗窝里打游戏(当时能买得起游戏机的也是富人了)。

    宅了几年,他爹的生意倒是越发大了,看不上家里的杂货铺业务。于是就把店铺扔给柳井正管理,自己去搞了个建筑公司,一心想要做大生意。

    柳井正这时候傻了,卧槽,这可怎么办,万一自己把店铺搞砸了,岂不是以后连吃饭的钱都没了,这哥们儿只好生平第一次开始钻研店铺经营。

    这一研究,柳井正凭借自己卓越的天赋,居然真让他研究出不少问题来,无论是商店布局还是商品摆放,他都找到不少改进之处。

    而且,他也展现出相当强的领导力。自从参与管理后,父亲时代遗留的八位老臣被他赶走了七个,彻底让商社改朝换代,进入柳井正时代。

    就这样,凭借一步步的经营,柳井正带领当初那个小小的商社走到了今天,成为东京创业板上市企业,他父亲未完成的心愿他却完成了。

    “柳井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必须提醒你,目前东瀛证券市场的平均市盈率是170,而美股哪怕是纳斯达克的平均市盈率也只有34,两者差距非常大,在短期内,会对你的股价估值造成不利影响。”张晨听了柳井正的需求,缓缓开口道。

    简单来说,市盈率指的是每一股股票的盈利能力,比如一支股票的价格是每股100块,这家企业的利润平摊到每一股是两块钱,用100除以2,市盈率就是50。

    而市盈率越低,越表明企业的价值趋近于理性。纳斯达克现在平均34的市盈率,在众多成熟的股票交易所已经算是很高的了了。

    东京证券交易所平均170的市盈率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也是泡沫经济的后遗症。

    东瀛之所以迟迟未能从泡沫危机中走出,真的是因为没跌到底啊。泡沫破灭危机到现在为止已经七年了,日经指数还长期保持在两万点左右,平均市盈率超过170,比世界平均市盈率高了数倍。说明东瀛经济仍然充斥大量泡沫,这些泡沫仍在缓慢破碎。

    在这种情况下,东瀛经济想要复苏,那才有鬼了。

    柳井正没有什么表情,讲自己公司的时候就想在讲其他公司的事情,语气也很平,很有面瘫总裁的风格:“张桑,你说的这些我非常清楚,此前我们也做了大量工作。能够在东京主板上市当然是第一选择,但如果两年内东交所仍旧不让迅销在主板上市,迅销必须启动美股上市流程。不,应该说,在这两年中,东京主板和纳斯达克的上市工作要同时运作,双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