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98章 收购猫腻

第598章 收购猫腻

    都说东瀛是门阀世家的东瀛,张晨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日兴证券董事会十六名成员,除了张晨这个独立董事外,其余十五名董事中八名来自于三井、三菱、三和、住友等大财阀。剩下的七名董事中,有两名大藏省退休官员,三名包括有村纯一在内的日兴证券高层,一名西村朝日法律事务所的合伙人,还有一名东大教授。

    日企的取缔役会与其说是董事会,不如说是成果汇报会,日兴证券公司的董事会议同样如此,真正实际控制公司运营的是执委会。有村纯一除了在董事会有一席之地,也是执委会主席,更是日兴证券会长金子昌资的嫡系。

    除了有村纯一,日兴证券专务平野博文也在董事会之中。

    说平野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一点也不夸张,平野是典型的港区世家子弟,从其祖父开始,便是日兴证券的专务董事。而他的父亲,更是做到了三菱银行的专务董事。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三菱银行都是东瀛最大的金融集团之一,其中大部分时间,之一这两个字都可以不要。

    专务董事相当于国内的银行总裁职位,想象一下工商银行总行行长是什么地位,就能知道平野的家世有多牛逼了。

    而平野博文现在,以三十六岁的年纪,集成祖父的衣钵,成为日兴证券的专务董事,前途自是不可限量,日兴证券很多人都在猜测,下一任社长非其莫属。

    东瀛的世家子弟,是真正的世家子弟。家族传承短的,都能数到一百五十多年前的幕末时期。哪怕不算宫家,有些世家大族,包括战国时期那些耳熟能详的公家、武家,已经传承五六百年没有间断,其底蕴积累远非国内所谓的二代三代所能相提并论。

    虽然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恭谨得近乎谄媚,但张晨仍旧能够非常明显的感觉到有村和平野身上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的优越感。

    并不是他们看不起张晨,就算他们家世再悠久,历史上成就再大,现在也只是年收入数千万日元的金领阶层而已。

    只要他们脑子没进水,就不可能站在一个真正的亿万富翁面前耀武扬威。

    亿万富翁,这个词很有意思,在华夏和美国的语义略有差别。

    在华夏,亿万富翁的界定是资产额超过一亿人民币。一亿人民币吗,听起来很简单,只是个小目标。但在英语中,是没有亿这个单位的,一亿就是一百个million,只有到了十亿美元,才是一个billion,才是真正的亿万富翁,这样一算,是不是难度就大多了?

    直到二十年后,在全球通货膨胀都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资产超过十亿美元的华夏人,也只有八十人左右。

    关注张晨的各种媒体,早就对张晨的资产做出过推算。尽管他们拿不到真正的详细数据,但只是保守估计,张晨的财富也已经突破二十亿美元。

    在坐所有人的财富加在一起,未必有张晨目前的零头多。

    日兴证券的股权架构非常分散,会长也同样是被股东任命产生,本身在日兴所占的股份极少极少。

    东瀛人最注重情报搜集,张晨同意担任日兴证券董事之时,这些公开情报就已经摆在日兴高层的案头。

    张晨之所以从抵达东瀛便受到如此高规格的接待,并不是因为他是日兴证券的董事,而是因为他的财富。

    张晨很明白,他从平野和有村身上所感受到的优越感,其实只是对方从小到大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姿态,虽然看上去有点不顺眼,但对方已经很小心了。

    他也很无奈啊,重生后一心想要装逼打脸,但真没有几次打脸的机会呀。

    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已经接近两年了,这段时间中,也就重生前几个月遇到的事情比较多。自从在美国挖到了第一桶金,就几乎没怎么遇到特别狗血的剧情。

    想想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受欺负的就是穷人,谁都可以踩一脚,如果你没觉得自己被人踩了一脚,只能说明你已经被踩习惯了。

    金钱和地位不单能解决百分之九十的问题,更能降低百分之九十的问题发生率。

    经常有文学影视作品强做深刻,非要表现出什么都是有代价的,有钱就一定不快乐,想要获得权势就必须抛弃妻子最后孤独终生。

    得了吧,人家快乐着呢。

    就像张晨,现在就挺快乐。

    “抱歉,平野专务,我打断一下,刚刚你在报告中提到的bringsom公司的这笔收购,能否多讲解一下?最好能够把涉及这笔收购的具体财务数据给我看一下。”平野博文的自夸还没完毕,刚刚讲完今年上半年的收购案,就被张晨打断。

    平野博文面色不变,微微颔首:“张桑,这笔收购没有任何问题,bringsom的盈利能力非常棒,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特别标注了他们的财务收入。”

    张晨笑了笑:“平野专务,我并不是说这笔收购案有什么问题,我只是看一看这笔收购的具体资金往来及现金流调动是如何进行的。”

    有村纯一再刚刚张晨提到Bringsom的时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偷眼看了看金子昌资。金子昌资以旁人无法察觉的幅度稍稍摇了摇头,有村纯一轻轻咳嗽两声,“张桑,今天会议的日程安排很紧张,这种细枝末节还是放在会后,我让平野把张桑需要的资料准备齐全,你看这样可以吗?”

    张晨轻轻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挥了挥手。

    平野博文表面不动声色,但心里早已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坏了,真的暴露了,怎么办?

    张晨确实发现了日兴证券的财务漏洞,准确的说,是财务舞弊问题。

    没办法,手段太明显了,哪怕是华夏任何一个财经大学毕业的财务人员,都不会以这么笨拙的方法来虚构利润。

    日兴收购bringcom后bringcom带来的收益很明显计入了利润表,而收购bringcom的花销却极有可能一分钱都没计入成本。

    麻痹的,拿人当傻子耍啊?这种手法也好意思作弊?张晨本来只是想随便混上一两天,然后就回旧金山,但如果这种问题都不指出来,是典型的智商问题好吧?

    “诸位,大家可以看到,近半年虽然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但日兴仍旧保持了高于同行业的市场增长率。我必须说,这些荣誉并不只归功于我一个人,而是团队的努力。因为我们有必胜的信念,日兴证券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信念?张晨心中呵呵笑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