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96章 日兴证券(第一更)

第596章 日兴证券(第一更)

    “他们都是来迎接咱们的?Wow,东瀛人真的很热情,你不觉得吗?”沙拿塔努指着VIP通道口站得整整齐齐、垂手静立的一群东瀛人,捅了捅身边的张晨,小声道。

    张晨嘴角抽了抽:“这都是表面现象,东瀛人最擅长迷惑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

    “你这是偏见。”沙拿塔努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掏出相机咔嚓咔嚓拍了两张。

    张晨没理他,快步走向铺着红毯的贵宾通道出口。

    “张桑!一路辛苦!欢迎来到东京!”为首一名四十出头胖胖乎乎的东瀛人操着一口东瀛口音浓重的英语,鞠躬九十度,一度都不带差的。

    他身后十几位男男女女也都齐刷刷的跟着鞠躬九十度,机场中的东瀛人似乎都已经见怪不怪,反而十几个外国人对这边投以好奇的目光。

    肖乐乐站在张晨身边,介绍道:“这位是住友银行的清水喜彦副常务,刚刚兼任日兴证券常务,是这次合并的关键人物。”

    张晨来东瀛主要有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作为所罗门美邦唯一的亚洲地区董事,参加所罗门美邦收购日兴证券后的首次董事会。

    东瀛泡沫危机后,经济持续七年陷入增长停滞。而今年,东南亚金融风暴来势汹汹,日元也受到很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已经风雨飘摇的日兴证券受危机影响举步维艰,如果没有新的投资者加入,不出意外将在一年之内破产。

    也正因如此,日兴证券同意国外资本投资日兴,并同正在收购市场频繁出手、希望通过收购扩大资本总额的桑迪韦尔一拍即合。所罗门美邦以三亿五千万美元入股日兴证券,收购日兴证券百分之四点九的股份,并且准备和日兴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

    桑迪韦尔计划在所罗门美邦与花旗集团完成合并后,将原所罗门兄弟在东瀛经营的证券业务单独剥离出来和日兴证券合并,在日兴董事会谋求更大的话语权,直至彻底控制日兴。

    日兴证券也是倒霉,作为目前东瀛三大证券公司之一,在东瀛前几年的泡沫危机中损失惨重。好不容易把情况稳定下来,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又让其雪上加霜。日兴证券在这时得到所罗门美邦的支持,无异于打了一剂强心针。

    所罗门美邦占股虽然不多,但作为世界第三大投资银行,入股日兴证券,无疑会提高投资者信心,对于日兴是重大利好消息。

    但张晨却知道,这笔生意从始至终,都是一笔亏本买卖。

    桑迪韦尔算盘打得挺响,认为东瀛的泡沫危机已经见底,东瀛经济基础极为强大,泡沫过后,按照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必然迎来一个强势的经济快速复苏期,此时正是抄底的好机会。

    但他没想到的是,一方面,东瀛的泡沫危机确实已经过去了,但经济增速却没有恢复,进入了“失去的十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到来雪上加霜,十年中,181家银行和证券公司倒闭。直到2005年,东瀛经济才开始缓慢复苏。

    没两年,次贷危机又来了……

    另一方面,桑迪韦尔高估了日兴所具有的价值。虽然日兴目前仍是东瀛三大证券公司之一,但日兴的股价仍旧是虚高的。原因就是——财务造假。

    日兴从九十年代初开始,便通过虚构利润财务造假的方式维持股价,骗取投资人信任。直至十年后,已经与所罗门美邦在日证券业务完成合并的日兴所罗门美邦财务造假消息曝光,差一点被东经交易所摘牌。

    可以说,无论是这笔三亿美元的入股收购,还是几年后数十亿美元的控股收购,所罗门美邦和日兴证券之间的合并都是失败的,是一笔一加一小于一的交易。

    日系企业和美系企业之间,存在先天的文化差异。传统日式企业的终身雇佣制和集体主义同美国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制个人英雄主义在管理上基本无法调和,效率低下,弊端丛生。

    无论是美国公司收购日本企业,还是日本企业收购美国公司,几乎没几个有好下场的。强如索尼,收购的哥伦比亚和米高梅,也几度面临破产危机。

    而且随着东瀛大财团加速整合,过不了多久,野村证券、三菱证券大和证券以及由第一劝业、富士、兴业三家合并成立的瑞穗证券远远抛在身后,逐步丧失东瀛前三大证券交易公司的地位。

    针对这笔交易,张晨在所罗门美邦董事会上投了反对票,但其他八名股东都是桑迪韦尔的人,一致同意桑迪韦尔对日兴证券的收购计划。

    张晨倒是无所谓,甚至有些乐见其成。无论是所罗门美邦还是合并后的花旗集团,对于他来说都只是一个跳板。花旗集团隐患越多,对于他后续的计划越顺利。

    他投反对票,只是基于其职业道德和名声考虑罢了。

    这笔收购整个过程非常快,从日兴开始在国际市场上找买主到同桑迪威尔签订协议,整个历时不过半个月。为了避免东瀛大藏省的纠缠,双方的股权交易数量正好是日兴总股本的百分之四点九,比大藏省规定的公示及审查比例低了零点一个百分点。

    张晨是所罗门美邦在亚洲地区唯一一个董事,理所当然的兼任了日兴所罗门证券的董事。身为董事,与其他十五名董事会成员一起参与决策是应尽的义务。

    张晨伸出右手,微笑道:“不好意思,清水常务,我还是更习惯握手礼,辛苦了。”

    这句英语清水喜彦没听懂,旁边低头站立的女翻译给他翻成日语后他才知道什么意思,不由得连忙道歉:“实在抱歉,给您添麻烦了。”又是一个标准的鞠躬。

    日系企业等级森严,董事在日式企业中被称为“取缔役”,地位堪比社长。清水喜彦作为副常务,见到级别比自己高了许多的董事,必须保持恭敬。

    “张桑,这边请。”清水喜彦手一划,躬身道。

    从贵宾通道走出机场,五辆黑色丰田皇冠停在待客区,张晨和沙拿塔努坐上第二辆,汽车缓缓启动,平稳的驶向市区。

    最初日兴证券安排的住所是东京帝国酒店,肖乐乐把行程单给张晨看了之后,张晨坚决不同意,他听到帝国这俩字就恶心。最终,日兴只好把张晨的酒店定在刚刚开业三年的东京柏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