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82章 该回家了

第582章 该回家了

    贝尼塔尔在几个月前,接了一个护送任务,护送几个所谓联合国犹太人定居点调查委员会的调查员去希伯伦。

    中东这个地方,有好多所谓的圣地,希伯伦也是其中之一。

    希伯伦距离耶路撒冷不远,只相隔四十公里,位于约旦河西岸。

    这个地方以前是阿拉佰人的领土,六十年代阿以战争后,被以色列人占领,开始强行在希伯伦修建犹太人定居点。

    在修建犹太人定居点之前,希伯伦几乎百分之百的居民都是巴勒斯坦人,而且这里也不是以色列的领土,以色列却非要在这里建一个数百人的犹太社区,就像是往一锅滚油中倒了一勺凉水,不炸锅才有鬼了。

    拉宾遇刺后,阿以冲突不断升级,和平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在联合国的多方斡旋下,两方勉强在96年和97年初达成了和平协议——以色列从约旦河西岸撤军并拆除非法定居点,而巴勒斯坦则不能继续支持国内的恐怖主义。

    但协议签订后,以色列仍旧用种种借口不从约旦河西岸撤军,也不拆除犹太人定居点。巴勒斯坦毕竟国力太弱,除了弄点汽车炸弹炸死几个以色列平民外,也就只能向联合国告状,希望借助联合国的力量制裁以色列。

    联合国遇到这种事也很头疼,以色列后台太大,他们根本惹不起。巴勒斯坦的要求又是合情合理合法,身为名义上地球最高权力组织,联合国对以色列的侵略行为也不能不闻不问。

    于是,一批接一批的所谓调查员和特使前往这个火药桶进行协调和调查。

    由于是联合国的调查员,立场中立,所以安保队伍的选择也破费心思,最好不要有阿以双方背景的安保人员来负责,于是,这次护卫的任务就落在了刘金龙回雨等华裔雇员的头上。

    去程还算平静,有惊无险,所谓的调查,就是几个调查员到了希伯伦的犹太人定居点外面拍几张照片。刘金龙开的军用装甲悍马引擎都没息,这几个调查员就又上了车,催促刘金龙赶快返回特拉维夫。

    刘金龙暗自撇撇嘴,这种浮皮潦草的调查能有什么作用?不过他只是一名安保人员,任务就是护卫,听命行事,乐得尽快完成这项任务好赶紧回去。

    完成这项任务后,基本也就该回国了,前几天刚刚和吴天见过面,吴天的课程也快结束了,说老板可能想在国内成立一家安保公司,到时候大伙儿都能是公司元老。

    但刘金龙对此并不兴奋,这半年多的半战场生活,让他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在军队里的日子,重新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想到马上要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地区,刘金龙居然还有点不舍。

    难道自己这辈子真的就只是做个保镖?夜深人静时,刘金龙时长问自己,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有老婆有孩子,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老婆孩子着想。

    来时风平浪静,现在返程刘金龙同样不敢掉以轻心,这段时间以来,他见到的惨剧实在太多了,说不定路边停着的一辆汽车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更说不定谁会从长袍下掏出一把AK47疯狂扫射。

    尽管这辆悍马上插着“UN”的旗子,也难保不会遭遇某些有心人的惦记。

    没多久,就开到了耶路撒冷境内,众人都略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里的危险程度比希伯伦都要小得多,看来这次任务应该没什么风险了。

    按照刘金龙的规划,他们应该直接上耶路撒冷的绕城公路,行驶七十多公里就能返回特拉维夫,但几个调查员此前都没来过耶路撒冷,对其中一些名胜古迹很是好奇,坚决要求刘金龙从耶路撒冷城内绕行,尤其要看一看锡安山。

    刘金龙当然会拒绝,开什么玩笑,有没有危险先不说,至少和事先在合同约定好的不一样,没想到几个调查员直接给贝尼塔尔的负责人打电话,投诉刘金龙不配合,贝尼塔尔为了以后的订单,也只能让刘金龙等人尽量满足调查员的要求。

    有了公司的指令,刘金龙只好听命,穿过耶路撒冷市区,往圣殿山方向开去。

    想要进入锡安山,就必须通过锡安门,锡安门的构造非常奇特,并不是直接穿过,而是入口和出口呈直角形,一些小型车小心一些还可以通过,但刘金龙开的悍马车宽基本和锡安门差不多宽了,根本不可能拐进去,一行几人只能在锡安门前下车,步行进入。

    由于持有联合国的通行证,刘金龙等人可以持枪进入,跟着几个调查员亦步亦趋的走进锡安门。

    作为锡安山的唯一出入口,锡安门往来的游人很多,刚刚走到拐角处,刘金龙突然心生警兆,刚想喊住几名调查员,便看到迎面走来一名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高大男子。

    刘金龙心道不好,手刚刚探进怀中握住枪柄,却见这男子从T恤下飞快的掏出一把加了消音器的手枪,对着领头的调查员噗噗噗三枪,转身便逃。

    刘金龙睚眦俱裂,吩咐回雨等人叫救护车并且保护好其余两人,起身便追。

    此时锡安门已经乱成一团,尖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门口的以色列国民警卫队队员拉响警笛,让整个城市都紧张了起来。

    刘金龙脚程很快,纵使伤人男子对地形更熟,却也没能甩开刘金龙,反而距离被约拉越近。男子见有人追赶,回身又是两枪,一枪没有打中,而另一枪则擦着刘金龙的脸颊射进了城墙之中。

    刘金龙只觉得颧骨处火辣辣的,心里却涌起一股狠劲,脚步非但没停,反而更快了几分。

    圣殿山到处都是死胡同,没多久刘金龙便把对方逼死在一个墙角处,两人你来我往的开了几枪,刘金龙一直在计算对方的剩余子弹,趁对方换弹夹的功夫,刘金龙飞身而起,抱住对方把其压到在地。

    刚刚制服袭击者,正想逼问对方来历,国民警卫队适时赶到,不由分说便把袭击者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刘金龙。

    贝尼塔尔有以色列半官方背景,刘金龙在警卫队中没待多长时间就被放了出来,出来后便听到新闻报道说巴勒斯坦极端分子枪杀联合国调查员的消息。

    巴勒斯坦极端分子?听完了整个故事的张晨心里呵呵了一声,究竟是哪里的极端分子还不一定呢。

    不过,这些和张晨没什么关系,他更关心的是刘金龙和吴天等人的安全问题。

    “伊莎,吴和刘他们从特拉维夫回来了吗?已经到了?好,给他们定两天后回华夏的机票,对。”张晨给火种源的行政主管打了个电话。

    离开这么久,也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