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79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第579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同业利率为什么提升!金管局不是购买港币存入银行的吗?”黄战脸色铁青,“马上给我接曾新泉的电话!”

    按照香江货币局规定,金管局倘若要在外汇市场以美元回购港币,必须以美元对港币1:7.8的固定汇率购买。

    因此,如若金管局购入港币过多,哪怕不顾及外汇储备的消耗,光是因市场上港币短缺所造成的流动性紧张,便能逼得香江同业拆借利率飙升。

    此前金管局咬着牙吃掉了三百多亿港币,由于香江实行全额即时结算体制,所有银行不得在其结算账户上隔日透支,许多银行在金管局结算账户上的港币已经没有足够结余,造成银行间港币流动出现了数十亿的缺口。

    国际炒家的港币都是通过各种金融工具拆借而来,大多采用美元债务同港币债务互换的方式进行拆借。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市场上美元债务和港币债务均无变化,在吸筹阶段既不会引起港币的汇率波动,又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更重要的是,这样做的金融成本最低。

    通俗来说,国际炒家的策略就是把吸纳的港币筹码在合适的时机大笔投入市场,打压港币汇率,但由于香江是联系汇率制,汇率同美元挂钩为1:7.8。香江是国际金融中心,最大的自由港之一,金融流动不受管制,金融机构只能按照固定汇率进行美元承兑。

    一来二去,市场上流通的港币就会越来越少,使银行间的拆借越来越困难,这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拆借利率,拆借利率提高后,一方面让国际炒家的拆借成本上升,影响他们做空的盈利,让他们赚的还没有交的利息多,炒家自然会罢手。

    但利率提高对股市却是致命的打击,如果基本盘非常好也就罢了,但现在市场上风声鹤唳,利率提升对于股市来说是重大利空消息,众多投资者必然疯狂出逃,引发股市和期货市场大跌。

    如果再散播一些利空的谣言,比如人民币要贬值啊,再比如某某大蓝筹预期中期利润下降啊之类的,跌的肯定更狠。

    而国际炒家在这个时候,已经囤积了大量股指空单,由于炒家对这些空单使用各种金融工具进行包装,没人知道这些空单真正的交割日期究竟是什么时候,只要在交割日之时,股指比他们建仓的平均成本低的越多,他们收益也就越大。

    一张股指空单合约,大盘下降一个点,就能有五十港币的收益。

    当然,如果上涨一个点,他也同样要赔五十。

    还要加上手续费。

    张晨提交给金融管理委员会的计划中,最精妙的一招就是金管局出手以实际卖单价格吃掉卖空的港币,然后存入指定银行。

    这样,银行有了港币,同业拆借利率也就不会上升,降低港股下跌的压力,此时华安再出手救市,就算不赚,至少也不会赔。

    当然,港股现在一万五千多点也确实太高了,阻止国际炒家获利的代价有点大,而且维持港股目前高昂的指数也不符合张晨和华夏的利益。所以,还是要让它跌一跌再入市才更稳妥。

    张晨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是七月份,他很清楚组建一个主权基金的复杂性,没有三四个月连架子都搭不起来,到时候国际炒家的第一波攻击也已经过去了,再准备几个月,国际炒家的第二波攻击也就来了,到时候自己在罗刹的布局也已经完成,国际炒家腹背受敌,必输无疑。

    就算没有罗刹,国际炒家在交易模式上也没有了盈利空间,只能认赔撤退。

    罗刹只是扩大国际炒家损失,让他们短期内无法恢复元气,扰乱华尔街正常秩序的工具而已。

    但让张晨没想到的是多了黄战这么一个意外因素,如此心急的想要摘桃子。在黄系的推动下,华安的骨架居然在一个月之内就搞了出来,而国际炒家一直也没动静,比张晨预想的动手时间晚了不少。

    因此张晨也就顺水推舟的退了出来,否则他完全可以借助宋系的力量保住自己的操盘权。

    当然,如果不提高利率,同时找到能够熟练运用张晨这个交易模型的操盘手和分析员、严格按照选股方案选股、组织架构建设完善、员工士气高昂,哪怕现在入市,维持局面还是没问题的,只不过肯定赚不到什么钱了,说不定还会小赔一些。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几个条件黄战目前一条都没有,尤其是刘舆慈那四只股票,让黄战损失惨重。

    这种级别的交锋,牵一发而动全身,尽管这个破绽不大,但只要被德鲁肯米勒抓住,基本就注定了这场战斗的结局。

    话说回来,也不能全怨黄战。同业利率上涨这一因素,连张晨都没有想到金管局居然会来这么一手,这无异于背后捅刀子。

    “曾司长,到底怎么回事?同业利率为什么会提升?难道港币没有存入银行吗?”电话一接通,黄战的问题就像连珠炮一样喷向曾新泉。

    曾新泉声音有些低沉:“黄总,两天前金管局已经吸纳了三百亿港币存入指定银行,但今天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

    “什么变化?”黄战急道。

    曾新泉叹了口气:“开市前,美国四大证券行大摩、高盛、美林、雷曼联名递书特首,说金管局吸纳港币存入银行违反了违反自由经济原则和金管局自己的管制条例,如没有合理解释,再发生类似问题,四大证券行将集体撤出香江。”

    黄战颇感荒谬:“开什么玩笑?这是港府自己的事情,他们凭什么干预?”

    曾新泉心里同样憋着一股暗火:“这四大证券行应该在这次风波中都有参与,也是国际炒家背后的金主之一,我们原本就有预期他们会提出反对,但没想到反对的如此激烈。”

    黄战眼睛一瞪:“难道你们连这点压力都顶不住?”

    曾新泉怒道:“如果四大证券行真的撤出,恒指立刻斩半!你们华安的资金会彻底套在里面,你懂不懂!?”

    黄战气势为之一滞,“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曾新泉压了压怒火:“至少要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和借口,如果实在不行,只能获得议会批准后修改金管局管理条例。”

    黄战连忙问道:“需要多久?明天能够完成修改吗?”

    曾新泉气道:“你以为香江议会是我开的?至少一两个月!”

    黄战一蹦三尺:“那怎么行!?为了救你们香江,华安已经投入了十八亿美元!你想让这么多钱打水漂吗!?”

    曾新泉忍无可忍,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

    华夏大饭店。

    “受利率上调及多重负面因素影响,截止午市休盘,恒生指数暴跌728点,有专家分析称,香江经济已到拐点。”

    “有消息称,rm币面临严峻贬值压力,华夏人民银行连续三天开会讨论rmb贬值事宜……”

    “昨日道琼斯指数下跌116点……”

    “刘司,华安和我没有关系了吧?”张晨瞥了两眼电视,这里能收到香江的电视台,消息速度非常快。

    刘云开无奈的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这个计划也是你提出的,你总不能看到华安套牢吧?”

    张晨一副没听到的样子,拿起一份报纸,翻到体育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刘云开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看张晨始终没有反应,恼火道:“如果这一百五十亿美元外储有了三长两短,你以为你能置身事外?”

    张晨放下报纸,目光灼灼,“刘司,你什么意思?莫不成还想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

    刘云开刚才也是急了,他是知道张晨背景的,非常清楚有宋系护着,张晨根本不怕黄战,也不怕这种威胁。当初上面决定用黄战,也是出于更深层次的考虑,这方面水太深,刘云开也不敢参与过多。(原本有情节,但没法写了)

    刘云开深吸一口气:“张晨,张总,我知道华安的事情你吃了亏,但还是大局为重啊。”

    张晨不动声色道:“可别这样说,谈不上吃亏,我自己的事情也忙不过来,Matrix的新产品马上又要首发了,投资的几个项目最近事情也比较多,正好可以专心处理。至于你说的什么大局,我是真不懂。大陆和香江能人太多了,很多人都比我强得多,您还不如问问他们。”

    刘云开被张晨噎的半天没说话,“你真的一点忙都不帮?”

    张晨合上报纸,抬起头:“不是我不帮忙,是我现在根本帮不上忙。”

    刘云开眉头一皱:“你这是托词!”

    张晨摇摇头:“这么说吧,如果黄战能找到顶级的操盘手团队,认真选股,就算金管局被迫食言,也不会亏的这么惨。事到如今,再追究谁的责任也没有太大意义,我也就不说以前的事情了。事已至此,能做的就是立刻停止一切交易,马上止损,同时更换操盘人,理顺华安的管理架构和资金层次,防止下一次国际炒家用相同的方式再次进攻香江,拿香江当成提款机。”

    刘云开眉头皱的更紧了:“但金管局的事情怎么办?修改条例报议会批准,也不是一时能做到的。”

    张晨不动声色:“这件事情其实好办。”

    刘云开来了精神,探身道:“怎么说?”

    张晨笑了笑:“这个主意如果说出口,就不值钱了。而且……”

    刘云开竖着耳朵:“而且什么?”

    张晨饱含深意道:“而且,你不觉得让香江先跌一跌,对上面来说,是件好事吗?你应该记得,我原本的计划中,可是把主战场放在明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