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78章 与虎谋皮(三千字)

第578章 与虎谋皮(三千字)

    八月二十八日。

    上午八点五十,黄战便早早来到中银大厦。

    自从他来到香江以来,不说夜夜笙歌,也是灯红酒绿。但黄战作为黄氏最有前途的希望之星,他非常明白,如果没有成绩,什么都是假的,都是过眼云烟。

    想要维持住自己的地位,甚至更上一步,这一仗一定要打好。

    一周前,黄战便一反常态的每天早上九点前到达华安位于中银大厦的办公室。除了文山会海,就是恶补香江金融知识。

    前两天国际炒家进攻一次后,第二天便偃旗息鼓,黄战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对黄战来说,目前最大的难点就是国际炒家的空单交割日期到底是什么时候。如果国际炒家选择八月初进攻,那毫无疑问交割日期就在八月底,但国际炒家的第一次进攻只是在两天前,昨天又没有动静,现在已经是八月倒数第二个交易日,看上去今天交割的可能性不大,但黄战仍旧觉得有些心惊胆战。

    如果是在今天交割,国际炒家的攻势一定非常猛烈,除了大量卖空恒指外,肯定还会打压汇市,这种双头龙的做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怎么样?港币有没有动静?”黄战觉得有些气闷,耸了耸紧勒在脖子上的领带,走到华安交易部副经理窦远身边,看了看电脑屏幕。

    窦远见黄战过来,连忙站起身,恭敬道:“黄总,刚刚开市,现在还没看到什么动静,也没有超过一亿的港币卖单挂出。”

    他也不敢不恭敬,黄战接手华安后,第一件事就是清洗,又从中信调来了一批自己以前的心腹接手,如果不是窦远家里有点关系,肯定也属于被清洗的对象。

    黄战松了口气,但旋即又紧张起来,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是听到楼上只扔了一只靴子,等着扔另一只呢,却始终听不见动静。

    难道国际对冲基金知难而退了?黄战摸着下巴想了想,有可能。

    前天战斗打响后,杨铸平就发表了电视讲话,新闻联播全文播放,同时rm日报也进行了全文转发,杨铸平在讲话中表示将不遗余力支持香江,国际炒家再厉害,和外汇储备世界第二的国家斗,胜算还是太小了。

    但还是这个问题,他们的交割日到底是什么时候?不管他们攻也好撤也好,手中的空单总不能就这么砸在手里,那样也未免太窝囊了,平白损失大笔钱财。

    所以,在对方合约到期前,国际炒家一定还会有一轮攻击。

    黄战在心里暗自琢磨。

    他的智囊团更倾向于合约到期日在九月底,前两天的进攻只是虚晃一枪,试探一下港府的反应和市场承受能力。当然,如果香江和高丽一样,被虚晃一枪就刺死了,那国际炒家也同样不会放弃机会,攻击由虚转实,进行收割。

    但现在,国际炒家发现港府外汇储备丰厚,仍旧力保港币对美元7.8的联系汇率不放,同业拆借利率也没有上调,加上股市又被华安收复失地,可能会觉得这块骨头不好啃,还是要积蓄力量。

    黄战听了智囊团的分析,觉得也有道理,现在听到汇市没什么动静,心想应该对方的交割日期是在一个月之后了。

    黄战心情稍稍轻松下来,施施然走向自己能看到维多利亚湾的大办公室。

    九点半,香江股市准时开盘。

    风平浪静。

    黄战盯了一会儿大盘,感觉有些无聊,再想想已经两天没和刘舆慈介绍给自己的那个小明星联系了,心里不由得有些蠢蠢欲动。

    又等了几分钟,黄战走出办公室,咳嗽了一声,“你们盯着点,我出去一趟,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黄战刚说完,窦远便犹豫道:“黄总,有件事,你看看需不需要关注一下?”

    黄战一愣:“有动向?”

    窦远斟酌道:“051X、06X3、1X12和10X9这几只股票好像有些问题。”

    黄战皱皱眉,眼一瞪:“别吞吞吐吐的,什么问题?”

    窦远一个激灵:“就、就是好像有人在偷偷出货,有机构出逃的迹象。”窦远顿了一下,“昨天小王就察觉到了一些苗头,对方做的很隐蔽,但肯定有机构在出货。”

    黄战听到不是有人在卖空,放下心来,哼了一声,“查查,是哪家机构在出货?这群香江佬,一点觉悟也没有。”

    窦远嗫喏道:“这四只股票都在我们必保的清单之中,我们到现在已经吃进了一共十三亿港币,占这四只股票交易量的43%。”

    黄战脑子里的神经突然抽了一下,这四个股票代码听起来有些耳熟。

    黄战嘀咕了几句,挥了挥手:“先查查到底是谁在出货,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窦远看到黄战就发憷,也不敢多说,赶忙把任务分派下去。

    黄战刚想离开,又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总感觉心有点慌。

    还没等他决定是否要走,交易室另一端突然传出一声惊呼:“窦经理!十二亿港币的空单!”

    黄战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哆嗦,艹!还真来了!

    “一万张空单!”股市这边也传来一声惊呼。

    黄战心里咚咚跳了两下,哼,这个节奏和前天没什么两样。

    黄战定了定神:“不要慌,按照既定交易模型进行交易,把大盘稳定住。”

    三十个操盘手同时开始忙碌起来,黄战本以为,凭借前天的战术,同样可以稳定住大盘,甚至把大盘拉升上来一些,但没想到,今天的难度比两天前大了很多。

    虽然大盘到目前为止仅仅只跌了一百多点,但黄战的额头仍然冒出了汗水。

    “怎么回事?”黄战厉声问道。

    窦远也擦了擦额头鬓角处的冷汗:“对手似乎更换了交易模型,我们现在正在重新分析他们的策略,另外,跌的最狠的就是刚刚我跟您汇报的那四只股票。”

    黄战心里咯噔一下,还没等他说话,便看到一个分析员气喘吁吁的跑到窦远身边,先跟他问了好,又对窦远道:“窦经理,查出来了,应该是华仁,这四只股票都是华仁在做庄。”

    黄战脑袋“嗡”的一下,突然想起来,刘舆慈主动帮自己分析如何选股,给自己推荐了一百多只股票,其中似乎就有这四只。

    黄战一把揪住分析员的衣领:“你确定?”

    分析员吓了一跳:“黄、黄总,应、应该错不了,对方的资金流向很清晰,最终都流向了华仁。”

    黄战愤怒的把分析员推倒在地,气冲冲的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嘟、嘟、嘟……”电话响了很多声,却始终无人接听。

    “刘舆慈,我艹你大爷的,竟然敢坑老子。”黄战气得咬牙切齿,他倒不是觉得这会让华安蒙受什么损失,而是恼怒自己居然被刘舆慈当猴耍。

    打了三遍,终于有人接听,“黄总,不好意思,我刚刚正在看盘,有急事?”

    黄战深吸一口气,平息了一下怒火:“刘董,你是什么意思?”

    刘舆慈故作不知:“黄总,我不太明白,我刘某人哪里做的不对了吗?”

    黄战差点爆粗口,“刘总,051X、06X3、1X12和10X9这几只股票是怎么回事?这几个都是你当时推荐给我的,现在你在出货,我却在接盘?”

    刘舆慈呵呵笑道:“黄总,你是不是有些多疑了,这都是正常交易,最近华人收购泰昌还有些资金缺口,必须收缩资金。”

    黄战气道:“刘舆慈!你别跟我玩这套!你tm这就是在让老子当你的接盘侠!”

    刘舆慈声音微沉:“黄总,此前我可是跟你说好了的,有几只股票需要你照顾一下,你可别忘了(删除)”

    黄战心里一激灵:“你威胁我?”

    刘舆慈老神在在道:“这怎么能说是威胁呢,黄总,看开点,这是双赢,华安有那么多资本,好像已经不比渣打的现金流差吧?不在乎这一点。我刘某人说到做到,承诺的事情不会不算数。”

    黄战怒气稍抑,沉默了一会儿:“别让我再发现你在背后搞小动作!”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刚刚挂断电话,又响起一阵敲门声,黄战怒气冲冲的道:“有事快说!没事滚!”

    房门一开,却是窦远缩头缩脑的进来,“黄、黄总,刚刚汇市又有120亿港币的空单……”

    黄战一愣,还没说话,却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守不住了!”

    黄战腾的站起身,大步走出办公室。

    “怎么回事!?”黄战大声问道。

    “金管局刚刚宣布,为了打击金融投机,提高投机者运营成本,要对反复通过流动性机制向金管局借港币的银行收取惩罚性的高息,同时利率上浮50%!”

    “大盘又跌了150点!黄总!怎么办?”

    黄战气急攻心,“守住!给我全力守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