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75章 会谈

    张晨下车后见到的,除了教委副主任姚于成,还有沈南朋等人。

    星火学者奖励计划张晨提出设想后,沈南朋找了几个NGO组织帮忙设计了具体方案,这次和教委高层的会面,在前期沈南朋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姚主任,劳长者远迎,实在愧不敢当。”教委的两名副主任都已年近六旬,张晨连忙躬身施礼。

    姚于不由得上下多打量了张晨几眼,她虽然早就拿到了张晨的资料,但当张晨真人出现的时候,两人还是很难相信面前这个放在大学一年级都算年龄比较小的年轻人,居然抬手就能拿出上亿人民币来做这个奖励计划。

    而张晨上来就叫出了她的姓氏职位,说明也是提前做过功课的。

    “小张先生太客气了,你这样的年龄,能在国外取得这样的成就非常了不起。致富后能拿出钱来回馈社会,更是了不起。”姚于成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字正腔圆。

    张晨连忙谦虚了几句,十几人前后呼拥着坐电梯来到教委会议厅。

    国内很多部门都有类似的会议厅,陈设布置同电视里看到相关领导接见某外国来宾共商国是一样。会议厅端头摆着两个套着沙发套的单人沙发,两个沙发之间和两边放置了三个正方形的小茶几。中间的茶几上放着两个白瓷茶杯,墙壁两侧摆放了二十多把同样套着座套的椅子。

    一番谦让后,张晨和姚于成分宾主落座,参会的其他人员也很快把二十多把椅子都坐满了。

    姚于成给张晨介绍了一下教委参会的部分领导,包括刚刚并入教委的高教司的主要负责人也都参与了这次会谈。

    张晨微微侧身,“非常感谢姚主任和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关注和支持星火学者奖励计划,我们已经把修改后的方案提交给了教委,不知道姚主任有没有什么意见?”

    姚于成呵呵笑道:“哪里有什么意见,张总愿意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支持华夏的高教事业,我们所能做的,唯有支持这两个字。总设计师曾经说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们国家当前的基本路线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科学技术在经济建设领域更是最重要的生产力。想要提升科学技术领域的实力,不止需要注重义务教育,更要重视高等教育和科研。教育和科研,最重要的就是人才。一方面,要靠我们自己培养人才、留住人才,另一方面,也要吸引外部人才。”

    “星火学者奖励计划,给我们在留住人才、吸引人才方面打开了一个新思路。一方面,给有志于留在国内的顶级科研人才解决了待遇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极大的荣誉,吸引更多的学者为华夏效力。”

    张晨侧耳倾听,会议厅中除了姚于成说话的声音以外,就是摄影师咔嚓咔嚓按快门的声音。

    姚于成话锋一转,“不过,高教司的部分同志对星火学者奖励计划‘专家评审委员会’的设置及奖励候选人条件还有一些补充意见,也需要跟星火科技的负责人们做进一步的沟通。”

    张晨点点头:“当然,身为主管部门,提出建设性意见是应当的。”

    高教司司长刘炳成清了清嗓子:“咳,非常感谢星火科技对华夏科研教育领域的关注和支持。自从我司拿到星火学者奖励计划这个方案以来,做了深入的讨论和研究。有这么几点内容,需要和张总及星火科技的同仁们进行探讨。”

    “第一,在双方此前的沟通中,争论比较大的就是‘专家评审委员会’的设置问题。在目前的计划中,星火科技提出由三十名六十五岁以下的两院院士及二十名外籍专家组成‘专家评审委员会’,对候选的星火学者进行评选筛查。针对此点,我司认为稍有不妥。星火学者奖励计划是由国家教委主导、星火科技资助的专项高层次人才计划,所评选出的星火学者,不管评选前在哪里任教,当选后都要把工作和研究重心放在国内。因此,不宜专门设定外籍专家评审的名额。”

    “另外,评审委员身为评委,应在各领域有足够话语权,并且德高望重的知名学者担任。并且,两院院士普遍年龄较大,六十五岁的年龄限制会让很多在各领域内最负盛名的老科学家们无法进入评审委员会。因此,取消六十五岁的年龄限制可以更好的开展筹备工作。”

    “第二,星火学者候选人的资格问题。目前方案中特聘教授的资格要求过于严苛。例如,要求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类人选不得超过四十五周岁,人文科学类人选不得超过五十五周岁,要求发表的SCI及同级别论文数量等要求。”

    “众所周知,由于一些历史原因,有很多领域的领军人物年龄都已经超限。并且,受限于当时的社会环境,论文也大多发表在中文期刊,针对这些学者,这条规定似乎不合情理。”

    “我司建议,拿出一部分机动名额,由教委参考各领域专家意见,授予那些在成果和贡献上有资格当选,却因为资格限制无法当选的学者。”

    “第三,候选人应当不止学术能力过硬,更要政治表现合格,因此,各高校的候选名单,应由各学院党委审核批准后才可上交至评审委员会,基本就是这三点。”

    张晨静静听完,倒是蛮诧异的,原本他还以为教委会提出第三方管理的专项基金控制权或其他更过分的要求。但没想到,刘炳成所提出的三点,虽然背后的目的还是想要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但仔细想想,这几个问题也有一定道理。

    张晨笑了笑:“刘司长,针对您说的第三点,我表示同意,这一点确实是我们马虎了。但对于第一点和第二点,我有点想法想要和各位领导们探讨一下。”

    张晨顿了顿,继续道:“星火学者计划,根本目的是振兴华夏高校的国际学术地位和提高华夏高等教育水平。因此,入选的学者,学术能力是第一位的。大家都知道,一个科研工作者的黄金时期就是四十五周岁以内。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精力、体力、思维都开始走下坡路,对于行业新生事物的理解和学习速度也会变慢。”

    “星火学者奖励计划并不是给已经有了成就的专家学者补一个军功章,而是面向未来,希望未来二十年到五十年,星火学者奖励计划能够为华夏输送足够多的高素质人才。”

    “既然是面向未来,就需要评审人员都能有足够的精力和才智去判断和分析候选人的科研水平。如果评审人员年龄过大,势必会影响到他的判断力和接触新事物的能力。同时如果候选人年纪太大,可能拿到奖金后功成名就,不愿也没有精力继续从事研究和教育工作。所以,设定一个合理的年龄界限是必须的,针对这一点,以后我们可以详细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