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74章 收缩(二合一)

第574章 收缩(二合一)

    “香江恒生指数早盘遭遇震荡,受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早市开盘,恒生指数直降四百六十八点,引发恐慌,下午开盘后,股市成交量活跃,恒生指数逐渐回升,收盘15152点,单日震荡幅度超过五百点。”

    “港币遭遇重大危机,现金和远期期货市场均遭抛售,规模达三百五十亿港币,金管局一日内痛失四十亿美元。”

    “若非尾盘出现神秘资金救市,港股将遭恐慌性抛售,究竟这支神秘资金来自何方?请看后续报道。”……

    香江,文华东方。

    “今日黄总真是大显神威啊,一举稳定了恒指,大手笔、大气魄!”罗朝晖伸出两个大拇指,谀辞如潮。

    黄战傲然一笑,嘴上却假意谦虚:“现在还不好说,还要看明天汇市的影响。”

    刘舆慈慢条斯理道:“黄总太谦虚了,今天这五百点的震荡,让国际炒家至少亏了上百万,这还是国际炒家在亚洲第一次吃瘪,黄总今后不可限量。”

    黄战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假意推辞了几句。

    曾新泉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还是不能大意啊,虽说国际炒家出师不利,但一天中,就沽空了三百五十亿港币,金管局的压力非常大。现在根本不知道国际炒家目前的筹码有多少,如果明日卷土重来,情况确实很难说。”

    黄战神色略有不豫,但曾新泉可以上达天听,以他目前的地位,还不敢跟曾新泉叫板。

    刘舆慈呵呵一笑:“财爷过虑了吧?香江外储丰厚,国际炒家总不可能动用上千亿美元来换空香江吧?”

    任志刚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现在我更担心的是港币的流动性,如果金管局继续吸纳港币,必将造成港币流动性不足,还是要想办法提高国际炒家的吸筹成本。”

    刘舆慈目光一闪,沉默不语。

    此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众人扭头一看,虽然个子不高但精神矍铄,永远保持热情笑容的李超人走了进来。

    “抱歉抱歉,有点事情耽搁了。”李超人同每个人都握了握手。

    “顾委会第一次聚会就是迟到,KS你可要自罚三杯才行。”新世界董事会主席郑玉童笑呵呵的道。

    两人是老交情了,李超人笑呵呵的摆手,“你明知道我酒量不行,存心看我笑话。这样好了,一杯。”说罢,李超人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毕竟是华人首富,能摆出这种姿态众人也不会有人再说什么。

    “KS,你对今天股市和汇市的事情怎么看?”任至纲开口问道。

    李超人推辞道:“我不是搞金融的,这里这么多行家里手,哪有我说话的地方。不如问问秋爵士,他是搞银行的,比我更了解。”

    白发苍苍的秋德根摇摇头:“如果连你KS都没有说话的地方,我们就更不用说话了,别推让了,说说。”

    李超人拗不过众人,只好放下酒杯,想了想:“我认为最关键的还是信心。”

    “只要港人信心不倒,不管国际炒家是谁,达不到最终的目的,到最后还是要撤走,关键是信心。”

    “从今天两市的交易量来看,我认为国际炒家应该还有后手,我们应该小心他们的后续进攻,谨慎为妙。”

    黄战开口道:“我这次来香江,就是为了提振港人信心,这次有华安出手托市,我对击败国际炒家很有信心。”

    李超人还是第一次见黄战,不由得一愣,在旁人的介绍下,李超人恍然大悟,露出热情的笑容,双手握住黄战的手,“原来是黄总,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华安能够代表大陆出手,自然再好不过,解决了香江的大问题。”

    黄战矜持的笑了笑,刚想自谦几句,却听到李超人继续道:“这次大陆能够成立华安这支特种部队,我听说Matrix的张晨出了不少力,大陆能有这样的青年才俊,说明未来潜力不可限量,我们港人对回归的信心也会越来越足啊。对了,怎么没看到他来参会?”

    黄战笑容一滞,刘舆慈见状,接过话题:“华安和国际炒家的这场战争,还是要有黄总这样经验丰富、背景可靠的精英来掌舵。黄总能够作为华安的总负责人,也足以说明上层对黄总的信任。今天最应该感谢黄总的就是我,今天如果不是黄总出手,拉升了大盘,我们华仁也要损失惨重。来,黄总,我敬你一杯。”

    李超人见状,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打了两个哈哈,不再说话。

    这场酒会是新成立的金融顾问委员会的首次聚会,众人三三两两的围成不同的圈子说话,但共同的话题只有一个,就是香江是否能在这场危机中挺住。

    “……只要在场的各位对香江有信心,只要港人对香江有信心,香江必胜!”特首童新华代表特区发表完讲话,整场酒会也就告一段落。

    “黄总,这个给你。”刘舆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房卡,冲黄战挤了挤眼睛,“2066房。”

    黄战心领神会,不动声色的收起房卡,拍了拍刘舆慈的肩膀。

    ——————————————

    “老大,看今天的意思,所谓国际炒家也没什么了不起嘛。”罗朝晖和刘舆慈各自搂着一名女星走出电梯。

    刘舆慈拍了拍身旁女星的屁股,女星妩媚一笑,知趣的从酒店大堂的员工专用电梯下到停车场,刘舆慈拉过罗朝晖:“明天一开盘,马上出货,能出多少是多少。”

    罗朝晖口中的香烟掉在地上,大惊失色:“老大,现在出货要亏很多钱的!”

    刘舆慈哼了一声:“如果你想死,我不陪你,总之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现在翅膀硬了,有自己的主见,听不听由你。”

    罗朝晖连忙赔笑:“老大,老大,我能有今天还不都是你给的?你这样说可真是冤枉我了。不过,是不是慢慢出更好一点?有黄战这个冤大头,不怕没人接盘。”

    刘舆慈面色稍霁:“慢慢出?我怕你过了明天就没有这个慢慢了。”

    罗朝晖目光一凝:“老大,你可别吓我。”

    刘舆慈叹了口气:“明天如果量子基金继续出货,金管局肯定要上调同业拆借利率,到时候反映到股市上,黄战再傻,也不可能继续托底,他今天为了拉动恒指,已经投进了十八亿美元,一旦大盘狂泻,华安是否还会继续托市,就是未知数了。”

    “上调利率?”罗朝晖吓了一跳,“金管局不会这样做吧?现在它才消耗了四十亿美元,距离安全线还很远。”

    刘舆慈恨铁不成钢:“流动性!关键是港币的流动性!今天金管局已经吸纳了超过三百亿港币,如果国际炒家继续出货,市面上的港币会持续减少,到时候港币的流动性会丧失殆尽,香江经济就完蛋了。他们只有上调同业拆借利率,才能让国际炒家的成本上升,赚不到钱自然撤走。”

    罗朝晖依旧不死心:“可是,华安……”

    刘舆慈坚定地摇摇头:“华安的资金确实还很充沛,黄战今天所用的交易模型确实非常精妙,除了他和我就华仁达成了协议外,吸纳的都是大蓝筹。但他手下的交易员经验和素质太差,交易方式死板。我相信国际炒家很快就能发现他交易模式中的破绽,以华安目前的能力来说,就像是一个一手持黄金,一手持宝剑的三岁孩童,宝剑再锋利,也难以保护自己黄金不被抢走。”

    “总之,现在是多事之秋,收缩防守才是最好的战术,你必须把资金全部收缩回东方红,我也会把资金收缩回华置,这才是你我的命脉。”

    罗朝晖喏喏称是,刘舆慈没心情跟他继续聊,挥了挥手,同样走向员工电梯。

    “出货?”罗朝晖面露不舍之色,“现在出货,至少要损失一亿五千万。这可是一亿五千万啊,妈的,用来泡你那个李大美人也够了。”罗朝晖感觉心都在滴血。

    罗朝晖拿出一个纸包,放在鼻孔处用力一吸,双目赤红。

    妈的!拼了!富贵险中求,老子这么多年什么时候亏过钱?既然你刘舆慈没胆子,这钱老子还就是赚定了!

    ————————————————

    京都,南苑机场。

    前天京都刚刚下了一场雨,八月底的天气,已是夏末,雨后的天气颇为清爽,一扫前几日的燥热。

    欧阳宇满面笑容的看着走下舷梯的张晨和桑德伯格以及两人身后三四名保镖和生活助理,快走了几步,迎了上去。

    “哈哈,快一年不见,你这事业是越做越大了啊。”欧阳宇握住张晨伸过来的右手摇了摇,“怎么样?没想到是我来的吧?”

    张晨含笑道:“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你不在洛杉矶总领馆了?”

    自从去年在洛杉矶总领馆认识欧阳宇后,张晨只是和他又见了两次面,算一下,还真有快一年了。看到欧阳宇,张晨就想到了苏灼蕖,当时这哥们还曾经想追求过苏灼蕖,据说还去找过苏灼蕖几次,但都被苏灼蕖婉拒了。

    想到苏灼蕖,张晨心情不由得微微一黯。

    欧阳宇没发现张晨的心境变化,笑着摇摇头,“三个月前就回来了,现在学术上的国际交流越来越多,教委缺这方面的人才,我就被调到教委来当个常务秘书。刚来没几天,就听说你这个大老板要赞助国内的教育事业。你这次回来,我主动要了这个接机的差事。牛,私人飞机都搞上了,国内头一号啊。”

    张晨见到熟人还是挺高兴的,毕竟欧阳宇也算在华仲兆的事情上帮过他,两人也算有些交情,“可别,哪来的什么头一号,我要不是出行太频繁,也不花这个钱,你可别把我架火上烤。”

    欧阳宇笑嘻嘻道:“一次性赞助一亿人民币,在国内也算头一份了,你也就别谦虚了。走吧,上车,咱们车上聊,姚主任在教委等你呢。这是你的员工?”欧阳宇冲桑德伯格努努嘴。

    张晨点点头,用英语介绍道:“是我的高级助理,谢丽尔桑德伯格,现在主要是她在负责一些具体事务,这次在国内做这个星火学者奖励计划,她也会参与。”

    欧阳宇毕竟干了两年洛杉矶总领事馆的一等秘书,英语说得和母语也差不多,和桑德伯格打了声招呼,还特意给桑德伯格拉开了车门。

    “你们这些有钱人啊,就是腐败。”欧阳宇坐在张晨身边摇头晃脑打趣道,“秘书都要用外国人,而且还用外国美女。”

    张晨嘿嘿笑道:“少来这套,你怎么样?还单着呢?”

    欧阳宇伸出左手,冲张晨晃了晃无名指上的戒指,“结了。”

    张晨随口问道:“也没见你发个请柬,什么时候的事?”

    欧阳宇嘿然道:“哪敢给你发请柬啊,万一发了之后你压根没理,多没面子。就上个月,从小就认识,算是世交吧,她母亲和我父亲是同事,一个大院长大的。”

    张晨摇摇头,“你这纯粹是杀人诛心。”想了想,让坐在副驾驶的托马斯把随身的公文包递过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

    “你没告诉我,我也就没特意准备,一点心意,算是给嫂子的贺礼。”张晨把小盒递给欧阳宇。

    欧阳宇打开一看,是两块欧米茄的情侣对表,“不成不成,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

    张晨不以为意,“这是朋友交情,我又不求你办什么事。再说,这点东西对你来说也不算事。”

    欧阳宇的母亲做外贸生意的,虽不算富甲一方,但也绝对不缺钱,两块手表还真不算什么。

    欧阳宇嘿嘿一笑:“那我就谢了,对了,苏小姐最近怎么样?”

    张晨切了一声:“你这都结婚了,就别惦记了啊。”

    欧阳宇感叹道:“不是惦记,就是纯粹的关心。以前我一直觉得她挺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后来发现,她内心还是挺敏感的,需要有人关心和照顾。可惜啊,有缘无分。”

    欧阳宇神色间有些感慨,能看得出来,这哥们儿当初还真挺喜欢苏灼蕖的。

    张晨两眼望向窗外,脑中却浮现起那一抹倩影。

    “到了。”车缓缓停在教委院内,欧阳宇收拾心情,拉开车门。“张老板,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