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73章 变废为宝

第573章 变废为宝

    高斯联结相依函数这个公式并非张晨独自搞出来的东西。

    身为重生者,张晨知道CDO会是未来次贷危机的最大的那颗炸弹。但重生后,张晨却发现,在当前的金融衍生品交易中,MBS(抵押支持债券)和ABS(资产担保证券)仍旧是最主要的产品,CDO的规模只相当于这两大产品的几十分之一。

    这引起了张晨很大的兴趣,经过深入了解,张晨意识到,CDO之所以没有大行其道,无非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风险测算工具。

    火种源和考伊斯正处于快速发展期,数十名哈佛、MIT、斯坦福的经济及数学天才在高额薪资的诱惑下加盟了这两家公司。

    尽管九十年代哈佛在经济学领域独占鳌头,但斯坦福近年来在经济学领域进步非常大,尤其在计量经济学这个细分领域,丝毫不弱于哈佛及MIT,每一个进入火种源的斯坦福计量经济学博士都有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大脑。

    高斯连接相依函数难度并不大,重要的是思路,尽管张晨只是依稀记得CDO似乎使用了CDS的违约数据,但把这个思路一说,在诸多专业人士的辅助下,很顺利就搞出了这个模型。

    自从搞出了这个模型,张晨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应用。由自己作为CDO的发起人肯定是不行的,这个玩意儿迟早会爆,到时候自己作为模型的创造者,加上又是亚裔,负面影响实在太大。

    张晨又不甘心这个模型在手中变成个废物,就算真是废物,也要变废为宝,给自己谋取最大利益。

    华尔街,所罗门美邦公司,18楼,晚九点。

    “我可以同意你在所罗门美邦CDO业务上百分之四十的权益,但合并后的董事席位是不可能的。”桑迪韦尔目光凝聚在张晨的脸上,神色平静。

    张晨举起双手:“韦尔先生,作为同一董事会的同僚,你的态度真的让我非常伤心。你很清楚,如果三个月后和花旗的谈判有了进展,双方资产清算时,CDO将会作为所罗门美邦的重要资产为所罗门美邦赢得更多的主动权。”

    桑迪韦尔不为所动,“你是非美国公民,虽然可以参与投资银行业务,但同花旗的合并涉及商业银行。而且合并后,新组成的所罗门美邦花旗集团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综合性金融集团。身为联邦储备委员会的一员,国会银行委员会和货币管理署不会批准,联邦储备委员会也不会同意。”

    张晨面露微笑道:“桑迪,桑迪,注意,我说的是,为火种源保留一个董事席位,而不是为我。”张晨停顿了一下,“当然,我已经交了入籍申请,如果不出意外,半年后我也同样会成为美国公民。”

    桑迪韦尔有意无意道:“那么,你准备提名谁呢?”

    张晨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韦尔先生,你的防范心理太强了,贝兰克芬?也许是其他人,谁说的准呢?总之,我会提名一个配的上这个位置的人。你明白,对我有用的,只是这个位置而已,谁来坐这个位置并不重要,一个董事席位不会给你的运营造成影响。”

    张晨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且,我提名的董事会成员,同样需要获得其他成员的认可,你可能控制超过百分之四十的董事会席位,你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桑迪韦尔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钢笔,突然转移话题道:“你自己的考伊斯完全可以推出相同的产品,为什么不自己做?”

    张晨噗嗤一笑:“桑迪,债券业务,尤其是房地产证券,本身就是所罗门兄弟公司的优势领域,现在所罗门兄弟已经和旅行者集团合组成为了所罗门美邦公司,所罗门美邦手中的房地产债券可以直接打包成为CDO,这是最节省成本的方法,考伊斯目前主要精力是在二级市场,我不认为考伊斯会比所罗门美邦干的更出色。”

    桑迪韦尔紧盯着张晨的双眼,他完全搞不懂这个只有他三分之一年龄的华夏小子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攥住他的命门的。

    自己的儿子马克在向自己汇报CDO业务的时候,桑迪韦尔马上意识到这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而整合了所罗门兄弟的所罗门美邦,会是这场变革中最大的受益者。

    张晨是怎么发现CDO所蕴藏的机会的?

    张晨站起身,“我曾经听说,你私下里叫我‘咬住公牛**的鬣狗’,说我是彻头彻尾的投机客。好吧,我承认,我是在投机。我也承认,此前在所罗门兄弟的收购案中,确实占了旅行者集团一点便宜。但是,我们不是敌人,相反,自从我们合作以来,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你的利益,对不对?”

    桑迪韦尔不动声色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机会。”

    张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桑迪,‘保持强大才是不被别人击倒的唯一诀窍’,这是你的名言。如果有一天你露出破绽,相信能咬住你**的,绝对不止我一个。到那时,你觉得你现在的顾虑还有意义吗?”

    桑迪韦尔身体微微前倾:“我也同样说过,‘不要帮助你的潜在对手’。”

    张晨愕然:“对手?哈哈,这算是我听到过对我自己最高的评价了。”

    桑迪韦尔点头:“尽管我不想承认,但你的确是我干这行三十年来见过的最有野心的幸运儿。”桑迪韦尔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我从来不担心那些所谓的天才,我也不担心那些技术高超的交易者,这么多年的经验早就让我明白,最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幸运。”

    “是的,是幸运。我从来不担心竞争对手相对于我的优势,比我聪明的对手,我能找到比他更聪明的人帮我去打败他,比我能力强的对手,我同样可以雇佣能力更强的人帮我去对付他。但幸运,是无解的。”

    “当幸运遇到野心,意味着成功。”

    桑迪韦尔靠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翘起了腿:“我曾经详细了解过你这两年的履历,不错,在当今的年轻人中,你各方面都能算得上佼佼者。但这些并不足以让你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你的每一步,似乎都有一只无形的手指引你走向最正确、收益最高的那条路。如果这不是幸运,又是什么呢?”

    桑迪韦尔看了看张晨,却见对方只是笑而不语,不由得暗叹一声,和眼前这个少年比起来,自己那一双子女实在是太让人失望。

    每一个年轻人,都会觉得自己的成功是自身能力加努力的结果,都不愿意别人把自己的成功原因归为运气。但张晨听到自己这样说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起来更是隐隐赞同,这不得不让桑迪韦尔更加对他高看了几眼。

    知人容易知己难,一个能够清晰认知自身优点和不足,并能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张晨轻轻笑了笑:“多谢你的夸奖,不过,我觉得你和马克同样非常幸运。成功推出CDO后,马克会成为整个华尔街的天皇巨星,而你,也会成为新的华尔街之王!”

    桑迪韦尔轻轻叹了口气,双目如电:“我只给你一次提名机会,是否能通过董事会决议,看你自己的本事。”

    张晨轻轻笑道:“当然。”

    正在这时,张晨的电话响了,张晨对桑迪韦尔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

    “老板,港股刚刚开盘,恒生指数暴跌123点。”电话中传来一个笨拙的声音。

    张晨不动声色:“我知道了,盯紧华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