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63章 客户定价(第一更)

第563章 客户定价(第一更)

    刘舆慈随手开了一球,手拄球杆,“能惹黄总生气的,也不会是一般人,和气生财吗。我在香江也有几分薄面,如果是香江这边的事情,尽管说话,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黄战不屑的嗤了一声:“不用,一个小屁孩儿而已。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在美国赚了点钱就敢跟我叫板。等我忙过这一段闲下来再收拾他。”

    刚刚黄战在电话里说什么所罗门美邦的董事时,刘舆慈心里就基本有了谱,现在再听黄战说小屁孩,刘舆慈一下子就确定了此人是谁。

    “黄总说的人我听着也有点耳熟,是不是姓张?”刘舆慈若无其事道。

    黄战倒是颇为讶异,看了看刘舆慈:“没错,叫张晨,刘董认识他?”

    刘舆慈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心说当然认识,妈的老子如果不是因为这小子,今天怎么会陪你个傻x打球?还不是现在老子资金紧张,现在香江金融市场又阴云密布,融资渠道受阻,只能看看能不能从你个傻x身上榨出点油水出来。

    刘舆慈皮笑肉不笑:“当然认识,之前打过交道。”

    黄战的能力其实没那么不堪,毕竟家学渊源,看刘舆慈脸色就能猜出一二。“刘董和这小子有过节?”

    刘舆慈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己吃瘪的事情告诉黄战,避重就轻道:“谈不上过节,年轻人嘛,难免有时候轻狂一些,就像黄总你说的,不知天高地厚。也无所谓,等到他们再过几年,吃了苦头,也就老实了。还是要给年轻人机会嘛。”

    黄战拍了拍刘舆慈的肩膀:“还是刘董有涵养,说正经的吧,我确实是带着钱来香江的,刘董你猜的没错。可是,香江上市企业这么多,就算救市,也未必救得过来,就算救得过来,我又为什么要拆借这部分资本给刘董呢?没有这个道理啊,你说对不对?”

    刘舆慈目光闪动:“我想……道理还是很充分的……”

    ————————————————————

    这件事情对张晨心情的影响没那么大,他早就猜测会有人伸手,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晚。

    自从他重生以来,除了杜宏志和史曼卿的那两件事以外,还真没碰到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只能说运气比较好。

    前世张晨做的同样是关系型行业,乱七八糟的事情见得多了。有明的有暗的,有设局的有强来的,好在张晨所在的公司比较强势,往往不会是吃亏的那个。

    每每张晨想到那些吃了亏的公司和企业主,都替他们憋屈得慌,黄战这种事根本算不了什么。有些没背景的私人公司甚至会视此为抱大腿的机会,不但百分之百配合,而且是跪着配合。

    至于说给出去的交易模型,张晨本来也没打算动什么手脚。

    模型是死的,人是活的,怎么用才是关键。就像你告诉一个小学生E=MC?,他也没办法做出一颗原子弹一样。

    模型越复杂,对使用人的能力要求越高,能力不足的,就像三岁小孩儿玩大关刀,不死也得残。

    和国际炒家的战争,不是一场一两个月的战役就能结束的,先让你笑上几天。

    张晨回到火种源顶楼的小会客室,priceline的创始人杰伊沃克尔正给谢丽尔桑德博格耐心讲解自己独创的“用户出价(name your price)”商业模式。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在临近‘保质期’时刻,多售出一张机票,多搭乘一个旅客的边际成本是机舱食物,而边际效益却可以达到最大化;对于酒店运营商来说,售出最后一间客房的边际成本只是洗浴用品和水电费用。因此,飞机即将起飞时的最后空位和酒店最后的空置客房,对供应商来说当然是多卖一个赚一个。”杰伊沃克尔慢条斯理道。

    杰伊沃克尔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学教授,无论是穿着还是举止,都有着东海岸特有的精英范。

    杰伊沃克尔本身就出生在纽约州,大学也是在纽约州的常春藤名校康奈尔大学的工业劳动关系专业。

    这哥们儿在校期间不务正业,专门玩大富翁桌游,还成立了一个常春藤联盟大富翁协会,他担任协会主席。还和他的同学、后来的康奈尔大学校长杰弗里雷曼合写了一本《1000种赢得大富翁的方法》游戏攻略秘籍,卖了不少钱。

    当然,这俩人也因为这本攻略惹了不少麻烦。大富翁桌游的版权人帕克兄弟公司控告他们侵权,结果这哥俩转头就去和“反大富翁”桌游的发明人一起去推广“反大富翁”游戏……

    从东海岸来的杰伊沃克尔穿了一身整整齐齐的三件套,和硅谷随意、自然的风格截然不同。但他却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创业经验和热情丝毫不逊于在硅谷打拼的任何人。

    更主要的是,他不是屌丝创业者。九十年代初,杰伊沃克尔和几个朋友就创立了一家Synapse的杂志发行公司。现在这家公司已经颇具规模,年销售额接近一亿美元,杰伊沃克尔也能称得上是一个成功人士了。

    一个正常的创业者,不管他有钱没钱,在创业之初都会寻求风险投资。一方面可以降低自己的财务风险,避免血本无归。另一方面,也可以从风投这里获得一些自己没有的资源。

    但这些富翁级别的创业者毕竟身家颇丰,对种子阶段的风险投资兴趣并不是非常大,更能把项目握在手中待价而沽,张晨面前的杰伊沃克尔就是如此。

    张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沃克尔先生,你的客户定价系统确实很有新意,火种源当然愿意投资,但我们需要更高的股权。现在你提出的火种源、红杉,甚至还包括保罗艾伦的Vulcan,火种源投资五百万只能拿到百分之五的股权,距离我们的期望值差距太大。”

    杰伊沃克尔微笑着摇摇头:“Zack,你知道的,我不缺钱,我更需要的是你们这些风投公司所能给我的其他帮助,比如帮我在纳斯达克上市。坦白说,如果你们不是因为有了运营亚马逊和ebay上市的成功经验,可能这一轮融资组合我并不会考虑火种源资本。”

    张晨笑了笑:“杰伊,没有人不缺钱。”张晨挥了挥手,示意杰伊沃克尔先不要说话,继续道,“不过你说的没错,你确实不缺少种子轮资金,目前融资需求确实是想要融资企业能够帮助priceline实现快速发展,所以你才需要一个更理解priceline的投资人来帮助priceline进入快速增长期。”

    “而火种源,就是你想要找的这种投资人。”张晨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目光直视杰伊沃克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