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62章 呵呵(二合一)

第562章 呵呵(二合一)

    张晨相信,只要黄人勋和nVidia保持进取的态势,得到自己资助的nVidia必然能把3dfx变成历史的尘埃。

    毕竟3dfx的作死是从基因里传下来的。

    如果说苹果开辟了一条为科技产品充值信仰的经营路线,那么3dfx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就是苹果最好的学生。

    voodoo明明在voodoo3时代就已经不行了,到了voodoo4时期速度甚至不及nVidia的一半,就这样,硬是又坚持了一年多,靠的就是voodoo粉丝的信仰。

    3dfx的粉丝信仰如此虔诚,按理说不应该死的这么快,但真应了那句老话,不作死就不会死。3dfx自从推出Voodoo开辟了3d加速卡这个市场后,便一路开启了作死模式。

    先是研发部门和工程部门内讧,导致长达一年半没有推出新产品,紧接着,综合了2d显示功能的Voodoo rush由于兼容性问题彻底失败。随后划时代的Voodoo2推出后,3dfx步入顶峰。没几个月,觉得自己已经独孤求败的3dfx就开始抛弃所有板卡生产商,想要自己垄断整个上下游产业链,收购了显卡生产商STB,取消了对所有板卡生产商的授权,把市场渠道全部推向nVidia一边。等他们整合了STB推出Voodoo3,nVidia都已经一统天下了。

    火种源到现在为止投资了二十八家公司,张晨身兼其中七家公司的董事席位,另外还兼任了所罗门美邦的董事和Matrix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以及考伊斯基金的董事长。

    谢丽尔桑德伯格加入前,张晨就像一个救火队员,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却总是心里不踏实,感觉没有尽到投资人的义务。一方面网艺和Matrix占据了张晨太多时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张晨摊子铺得太大,难以面面俱到。

    谢丽尔正式上班后,快速把火种源的投资项目资料全部看了一遍,把每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和管理团队都拉到火种源见面,当面了解运营状况。随后,根据每个企业经营状况的不同给张晨拉出日程安排。不同的公司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重点也都被标了出来,让张晨做到一目了然。

    在此前,这些工作都是米拉罗德里奇和马克拉文等投资经理按照自己负责的项目分别向张晨每月汇报一次。但张晨平时的事情确实太多,很难面面俱到。谢丽尔上任后,张晨一下子就觉得这些项目的跟踪状况清晰了很多,帮扶工作更能有的放矢。

    一个好的CEO助理,相当于半个COO,当然,其公司内部的行政级别也只比COO等高管低了半级。

    至于那些平时只是给老板端茶倒水洗脚暖床的,那叫小秘,不叫助理。

    “抱歉,我接个电话。”张晨对远道前来的杰伊沃克尔道了个歉,“谢丽尔,你们继续。”

    张晨拿着电话走出会议室,看了看号码,京都的。

    “张晨,我是刘云开。”电话中传来刘云开平静的声音。

    张晨已经猜到是他给自己打电话,“刘司长,好久不见,最近应该忙坏了吧?”

    刘云开压低声音:“你也知道了?”

    张晨笑了笑:“光是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就囤积了四百亿港币,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们还没做决定?”

    刘云开叹了口气:“定了。”

    张晨精神一振:“怎么说?”

    刘云开一副难以启齿的感觉,“上面决定一百五十亿美元注资华安,只待国际炒家动手,华安便会入场救市。”

    张晨想了想:“钱有点少,不过操作得当应该也没问题,这是好事啊,你怎么这个口气?”

    刘云开吞吐半天:“上面已经派黄战同志接手华安,由他全权负责华安的整体工作,包括这次香江的救市行动。”

    刘云开见张晨半天没说话,连忙道:“杨总还是为你力争了的,但毕竟事关重大,你还是太年轻,再加上上面阻力也比较大。不过,华安还是给你留了个特别顾问的位置……”

    张晨突然噗嗤一笑:“刘司长,你觉得这个特别顾问的位置有意思吗?”

    刘云开尴尬半天:“黄战同志的意思是,毕竟事关上百亿美元……”

    张晨打断刘云开:“刘司,谁来接手华安我不管,之前我也说了,我提出我来操盘这个计划,也不是想要染指华安,只是认为我操盘更加有把握。我能理解上面的顾虑,这件事就这样吧,什么特别顾问也不用再提了。”

    刘云开斟酌再三:“呃……是这样,上次你在会上提到的应对立体投机的交易模型还是蛮有新意的……黄战和我说,既然你有这份爱国热情,也不好寒了你的心,他们还是想看一看你这个模型,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们也可以借鉴一下。”

    张晨心中怒极,不由得冷笑道:“模型?呵呵,刘司长,你知道做这个模型我花了多少钱吗?你又知道这个模型能给我赚多少钱吗?他黄战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想拿走?”

    刘云开沉默半晌:“张晨,别激动,你也知道,杨总和我压力也很大,我也知道,黄战这事有点过了,既然你不愿意把模型拿出来,我和杨总汇报一下,把这件事推掉。”

    张晨开口道:“刘哥,这个黄战是黄乾黄老的什么人?”

    刘云开没开口,张晨冷笑两声:“好啊,我明白了,这个模型我可以给他。”

    刘云开一愣,却听到张晨继续道:“但我有个条件。”

    刘云开忙道:“什么条件?”

    张晨冷笑道:“交易模型不是每个人用效果都是一样的,在我手里,我有信心能依靠它击败国际炒家,换了人,可就不一定。让他务必找人把模型分析好,别以后赔了再向上面告状说中了境外敌对势力的圈套。”

    刘云开松了口气:“不会,不会。那怎么可能。”

    张晨反问:“你真觉得没可能?”

    刘云开一时语塞,他心里明白,到时候要是真赔了,黄战肯定能咬谁就咬谁啊。

    张晨继续道:“为国效力可以,但背黑锅别找我,让华安跟我签个协议,此模型仅供参考,如因此产生损失,和我一概无关。”

    刘云开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退一步海阔天空……”

    张晨哼了一声:“我已经退了不止一步了,刘哥,要是这样还是不行,那就算了,你就当没给我打过这个电话。”

    刘云开嘬了半天牙花子,“唉,行吧,我给你把话传过去。兄弟,我还是要劝你一句,黄战不太好惹,黄老去世后,他们家老太太最疼这个小儿子,有些老同志看在黄老的情分上也比较照顾他,黄战是国内八十年代公派出国的留学生,性格是霸道了一些,忍忍也就过去了,你也没什么实际损失……”

    张晨打断刘云开:“刘哥,你把我的话直接带给他就行。”

    刘云开暗叹,张晨太年轻气盛了,得罪了黄战,除非他以后不回国发展,否则一定没什么好果子吃。有钱又能怎么样?除非你真混成了国内首富亚洲前十这种级别,否则别说在国内赚大钱,就算立足可能都很困难。

    想到这里,刘云开心念一动,突然想起当日在张晨的飞机上看到的那个姓汤的女孩儿,汤……汤……粤海……汤连松?

    嘶,刘云开暗自吸了口气,要是有宋家在后面,张晨可能确实不怕黄战,但两人好像只是男女朋友,况且,宋家能同意吗?

    刘云开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决定还是不告诉黄战这件事。

    张晨也许还不是亚洲前十的首富级别,但如果有了宋氏的支持,就算不需要宋兆明出力,只怕黄战也要碰一鼻子灰。

    挂断电话,刘云开翻开电话本,拨了一个香江的号码。

    位于深水湾的香江高尔夫球会虽然只有九个洞,却是香江最大的高尔夫球会,李超人、郑玉童等大亨也经常过来打球。但今天,球道上人不多,只有六七个人。

    “刘司长,什么事?我正打球呢。”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接起电话。

    “黄总啊,是我,呵呵,对。幸不辱命啊,张晨同意把交易模型交给华安。”刘云开嘴上笑嘻嘻,心中妈卖批,黄战从级别上来说,比他还差了半级,但从说话的态度上就能听出来,丫从来也没拿自己当回事。

    黄战自己手里都没拿电话,而是他的秘书拿着电话放在他耳边,黄战手搭凉棚看了看远处的果岭旗,摆好姿势,心不在焉道:“哦,就这事啊,算他识相,先这样,不说了啊。”

    刘云开忙道:“等等,还有个事情。”

    黄战有点不耐烦,要是放在别人身上,他早就开骂了,但毕竟刘云开是杨铸平的亲信,不好太过得罪,因此还是耐住性子道:“有事儿快说!我这儿真挺忙的。”

    刘云开心中冷哼一声,仍旧和颜悦色道:“是这样的,对方提出来,那个特别顾问的位置不要了。”

    黄战一愣,随即呵呵两声:“爱要不要,不要拉倒。就算不要这个位置,交易模型他也得交出来。”

    刘云开呵呵笑道:“把交易模型免费给华安是没问题的,但他们要和华安签个协议,这个模型仅供参考,如果华安以此模型提供的建议进行交易,与张晨个人和其名下所有企业无任何责任关系。”

    黄战一听,勃然变色,姿势也不摆了,从秘书手中一把拿过手机:“卧槽他姥姥!这傻b什么意思啊?活腻了是吧?以为他在国外我就治不了他?给他脸不要脸是不是?”

    刘云开慢条斯理道:“话也不是这么说,对方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操盘的权力没在对方手中,出了问题,谁也不想担这个责任。如果你不同意,我去跟老板汇报一下,大家别闹出误会。”

    黄战脸色阴晴不定,他之所以通过刘云开找张晨要这套交易模型和让张晨担任特别顾问,一方面确实存了万一亏损把责任全推到张晨身上的念头。另一方面,他虽然自小骄纵,但毕竟也是喝过洋墨水的,深知一种有效的交易模型在这种级别的战争中作用有多大。

    对手可是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

    如果没有一套优秀的交易模型,就算给他一百五十亿美元让他操盘这次行动,他也没信心真能击溃国际炒家,更不用说火中取栗来赚钱了,少赔就算胜利。

    他抢这个位置,也是因为当天开会中发言的那个商务部交流中心的陆主任是他们家老爷子的门生故吏。这个陆主任以前做过外经贸大学的老师,有一定学术功底。看了张晨的计划后,直觉这是个机会,便鼓动黄战疏通关系争取这个位置。

    上百亿美元的主权基金啊,相当于华夏外汇储备的六分之一,只要能够按照计划击退国际炒家,黄战此后必定官运亨通,彻底打通上升通道。陆主任自己,也能跟着鸡犬升天。

    于是黄战动用了家里全部的力量,总算拿到了这个位置。但再仔细一研究张晨的计划,发现最关键的操作部分却语焉不详,当日开会模拟攻防时用到的交易模型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最初黄战还是找了国内几个有名的金融专家来帮助制定交易模型,但做出来的东西始终都有问题,难以达到当日模拟的效果。

    综合了姜平、迈克尔巴里、徐幼于等天才的能力设计出来的交易模型,负责任的说,不用说在九十年代的华夏,就算在美国,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出类似的东西。

    黄战这才动了心思,想让张晨把这个交易模型交出来。

    还是要以大事为重,黄战压了压自己的火气,“如果华安不和他签协议呢?”

    刘云开呵呵笑了两声:“对方提出的条件合情合理,黄总要是不同意,对方也就有拒绝的理由了。”

    黄战胸脯起伏了两下,把已经到了口边的脏字咽了回去,咬牙道:“既然刘司长都这么说了,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但要是让我发现他在模型里做手脚,别怪我不客气!”

    啪的一声,黄战挂断了电话。身旁那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目光闪动:“黄总真是霸气十足,是谁这么不开眼还敢和黄总讲条件?”

    黄战冷哼一声:“一个毛头小子,赚了点钱就不知道自己行老几了。刘总,这一球你先开吧。”

    和黄战打球的中年男子正是华仁置业的董事局主席刘舆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