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56章 香榭丽舍(第一更)

第556章 香榭丽舍(第一更)

    张晨和汤淼淼两人在巴黎玩了两天,着重看了看卢浮宫。前世张晨一共来了两次巴黎,两次都是旅游。到了卢浮宫走马观花一般,直奔卢浮宫三宝拍照,拍完照又跟着导游急匆匆返回大巴。

    每次过阿尔玛桥隧道的时候,张晨都会左顾右盼一番,汤淼淼颇为奇怪,问张晨看什么,张晨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

    自从重生以来,张晨就在各种媒体上不断看到英国戴安娜王妃婚变的各种报道。这个时候戴安娜还没去世,关于这名平民王妃的各种花边新闻充斥于世界各大媒体,就算远在万里之外的华夏,都会转载太阳报等花边报纸的相关报道。

    张晨记得戴安娜应该就是这一年夏天在巴黎车祸去世的,但具体日期实在记不清了。

    当时正在学校暑假补课,第二年就要高考了,崇化一中高二暑假不放假,好像是正式开学前几天,传出的戴安娜车祸死亡。

    张晨对戴安娜没什么感觉,但如果能够凑巧救救人,张晨也不吝于伸出援手。

    但如果没遇上,张晨也不可能在这里一直等着,那就成了神经病了。

    除非蓄意谋杀,否则车祸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偶发性事件,而张晨的重生更是让这种偶发性事件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今生戴安娜还会在这里发生车祸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在巴黎待了两三天,该去转过的地方也转过了,最后一天最要转的地方就是香榭丽舍,都说陪女生逛街是最痛苦的事情,但如果不需要男生提包,看到什么喜欢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说买,在LVMH旗下品牌专卖店连信用卡或旅行支票都不用掏,可以直接签单的话,痛苦就变成享受了。

    这年头没有运通百夫长,也没有花旗至极黑,更没有什么工行黑白菜(注1),富豪装逼的手段反倒更加多样化。

    原本张晨在前世对这些装逼手段也很不屑,一方面是吃不着葡萄觉得葡萄酸,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实在太装了。

    只要报出姓名,店内非预定商品可以随意拿,LVMH自然会有工作人员去找客户的私人管家或指定联系人定期过账。

    难道富豪就连刷个卡结账的时间都没有吗?这样做除了装逼什么用也没有,这就是张晨以前的想法。

    现在,张晨终于也混到了这个阶层,张晨才发现……就是除了装逼什么用也没有,自己前世的想法很正确。

    但真tm爽啊!!!

    “诶?你说香榭丽舍这条路两边也都是商店,似乎和国内、美国的商业街也没什么不同,而且中间还是双向十车道,这么宽的路,按理说逛起来不会这么舒服啊?你看东京的银座四丁目也不是步行街,却没这么悠闲。”汤淼淼挽着张晨的胳膊,把头靠在张晨的肩膀上,慵懒道。

    张晨嘿嘿笑道:“在哪里逛街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逛,当初你一定是和咱妈一起逛的银座,所以觉得不好。”

    汤淼淼扭过张晨的头,在他唇上轻啄一口,“哼,知道的听清楚啊,还和哪个女生逛过?”

    张晨摸摸鼻子,转移话题:“不过啊,你说香榭丽舍逛起来舒服,倒不完全是主观的心情原因,你看这条路和普通的商业街有什么不一样?不,应该说和普通的道路有什么不一样?”

    汤淼淼嘟着嘴:“就是看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吗。”

    张晨敲了敲汤淼淼的头,指了指香榭丽舍西边:“你看那边是什么?”

    汤淼淼疑惑道:“那边?凯旋门啊。”

    张晨又指了指东边:“这边呢?”

    汤淼淼莫名其妙:“卢克索方尖塔和协和广场啊。”

    张晨点了点头,“没错,还有卢浮宫。香榭丽舍大街一共只有两公里多一点,从这条街上任何一处望去,都能看到这两端的标志性建筑。而且,这两栋建筑又都正对着香榭丽舍大街,而不是位于大街两侧,在人的心理上把香榭丽舍大街变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区域,人的安全感会增强很多。安全感可以增强人的舒适性,所以人们在这条大街上逛街会比其他商业街舒适,也能给游人增加两个视觉焦点,产生瞭望效果,也定义了香榭丽舍大街就是以这两栋标志性建筑为起始。”

    汤淼淼想了想,点头道:“嗯,有道理。”

    张晨笑了笑,继续道:“还不止,这条大街上增强安全感的措施还有很多,比如咱们头顶上的这两排梧桐树,嗯,马路对面也有两排梧桐树,香榭丽舍大街这四排梧桐树把游人行走的区域固化下来,也从心理上把游人和快速移动的汽车隔离开,形成独立的区域,增强游人安全感。”

    “行人距离道路多少米才会觉得安全?多宽的道路会引发人民漫步其中的兴趣?占道经营的咖啡馆需要多少米的尺寸才能保证与行人不冲突?绿地多宽不会诱发犯罪?整条大街最适合的长度又是多少?这些都是经过数十甚至上百年用不断进步的科学计算方式得出的结果,也正因为如此,香榭丽舍大街这个名字才能在世界上长盛不衰。”

    “反观银座,银座是一个商业区,从一丁目到什么五六七八丁目,占地范围大且不明确,人行道窄。哪怕是三越和松屋这种银座顶级购物中心距离街边也仅仅只有五六米的距离,这些都给游人一种凌乱且不安全的感觉。”

    张晨晃了晃有些呆滞的汤淼淼,“嘿,怎么了?”

    汤淼淼回过神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张晨表情自然:“香榭丽舍的介绍资料上面都有啊,你没看?”

    汤淼淼摇摇头,疑惑道:“我是问你怎么知道银座什么样子的?你应该没去过吧?”

    张晨心里咯噔一下,艹,果然是言多语失,男人总是忍不住在喜欢的女孩儿面前炫耀自己懂得多,妈蛋,玩砸了。

    张晨摸了摸鼻子,急中生智:“这些日子我在研究滨城音乐厅的那块地,认真的向西萨佩里请教了一下世界各地商业区的差别,也是现学现卖。”

    汤淼淼果然被音乐厅地块的话题吸引了过去:“你真要接手这块地?这片地前一个开发商欠下债务就有一亿七千多万,这个事情前几年在上面闹得很大,搞得滨城上下很难看。此前就听说有不少人都对这块地感兴趣,但一打听其中的问题,又都退了。”

    张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轻松道:“反正我是和市里签协议,要求产权责任必须明晰,否则我也不接手,有债务不怕,就怕没底的债,接手之前,市里必须厘清债权债务问题,协议签订后再蹦出来的债务,我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