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51章 四个字(第一更)

第551章 四个字(第一更)

    放在十年后,可能会有土豪投两千万去重新改造一个四合院。放在二十年后,诸多手里攥着一两套四合院的隐形富豪可能会投更多钱去做改造。

    但现在还是1997,既和两位天后还没相约九八,也没和没脖子的好声音导师我和你心连心永远一家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和二十年后兑英镑一个价。

    没有所谓世界工厂,没有基建狂魔,更没有天天追着华夏富豪屁股后面统计资产的胡润,普遍估计首富也不过数十亿人民币的身家。

    在这个时代,别说能掏出两千万做四合院改造,就是拿出两千万买地自己盖庄园,传出去都是件令人轰动的大事。

    这两千万还没算拿地和动迁成本。

    在场众人中,有平时见闻比较广的,暗自嘀咕,难道是那个国内第一个买劳斯莱斯号称傍上过好莱坞女明星的神秘富豪李春屏?

    要不然还有谁能有这么大手笔?

    “业主一点要求都没有吗?”安藤忠雄不相信还有这样甲方,他当年搞住吉的长屋业主也不是没要求的。业主希望是西班牙海湾式风格,但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神经病屋主居然同意了他提出的方案,建了这个下雨天在家里去厕所要打伞的房子。

    但这毕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安藤功成名就,虽然作品不再像以往那样犀利,更注重含蓄,但这样一来,至少舒适性比他十几年前的作品强多了。

    而且广厦这一单是商业作品,一方面为了赚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还人情,业主的需求放在第一位没什么不对。

    茅大磬点点头:“这个问题我们也问过业主,业主只给我们回答了四个字。”

    “第一个字是暖。”茅大磬看了看安藤,起身在白板上用油笔写了个中文暖字。

    安藤忠雄不由得苦笑,这明显就是为了防备他抽风啊。

    他却没看到,距离他稍远的王术同样在嘬牙花子。

    “第二个字是凉。”茅大磬继续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什么意思?又暖又凉?冬暖夏凉?

    “第三个字是净,干净的净。”茅大磬在白板上写下第三个字。

    “最后一个字,和。”

    茅大磬写完最后一个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没了?”众人还等着茅大磬解释呢,没想打人家写完了四个字就又回到座位上静静地看着大伙。

    茅大磬点点头:“没了,业主没有具体解释,我认为你们可以自行理解。”

    一群人面面相觑,我去,什么意思?猜谜啊?还是高考作文题?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业主提出了要求,那就尽量往这上面靠呗。

    能来开会的,至少都是单位里的业务骨干,既然是业务骨干,多少都有点专业追求。听到这样的要求,加上可以不受资金限制的实现自己的设计思路,这对大多数设计师都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所以众人都表现出相当高的热情,摩拳擦掌,争取能拿下这一单。

    就算输了,补偿金也不少,就更没有压力了,不就是拼思路吗?真以为我们专业设计师就比你业余设计师思路差?

    安藤忠雄是很厉害,但他懂四合院吗?懂华夏的传统建筑吗?

    显然,其中有一部分人已经有了部分灵感,开始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

    安藤忠雄眉头紧皱,而王术则是目光呆滞,显然都在思索如何解开这道题。

    中午张桂宗又请众人在全聚德吃了一顿烤鸭,席上众人妙语连珠,但王术却始终一言不发,眼中连焦距都没了,卢文玉见状,知道自己丈夫又进入神游状态,草草吃完饭,也没和大部队照相,便拉着丈夫往外走。

    两人打了辆夏利,不到二十分钟便又回到了后海。

    下了车,王术才回过神来,“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该去机场么?”

    卢文玉没理丈夫,四处张望了一下,进了一套四合院,拍了拍其中一户的房门。王术拽了老婆一把,“你认识?”

    卢文玉摇头:“不认识。”

    王术急了:“不认识你拍人家门干嘛?”

    卢文玉轻声道:“租房。”

    王术有点懵:“租房?租房干嘛?”

    没等卢文玉回话,从屋里出来一个大妈,“你找谁啊?”

    卢文玉微笑道:“大娘,我刚才看您在外面贴的条,您这是有房子出租吗?我们想租。”

    大妈一听,“要租房啊?对,是有房子出租,就是旁边这间。”

    大妈掏钥匙开锁,又把锁头从门鼻上摘下来,“你们看看吧,八平米,每月租金280,你们打算租多长时间啊?”

    卢文玉拉着大妈的胳膊甜甜一笑:“租一个月。”

    大妈一听脸色就变了:“一个月不租,你们找别的地儿吧啊。”

    卢文玉装可怜哀求:“大娘,求你了,我们就租一个月,你看要不然房租我们多给点?”

    还是最后一句话让大妈犹豫了一下:“一个月真不行,还不够折腾的。我这屋里也没家具,连床都没有,你们住一个月也不值当添置东西,你再看看其他家?”

    卢文玉拍胸脯:“没事,我们自己添置家具,等我们走的时候,家具也不带走,全都留下给您,您看行吗?”

    大妈有些心动:“那我可丑话说在前面,押一付一,先给钱,走的时候家具留下。”

    卢文玉满口答应。

    王术在旁边看着着急,拉了拉老婆:“租房干嘛啊?我们今天不就回临安了?”

    卢文玉看了看老公:“这边离现场近,你没事还能去转悠转悠找找灵感。咱们都没住过四合院,也不知道住起来什么感受。而且看你神游天外的样子,思路最好别被打断。反正就是一个月,回头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行了。你就安心把方案做好,别有压力,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咱们也是‘业余’,对吧?”

    王术张大嘴,惊讶:“这、这什么都没有,怎么住?你不会真要去买家具吧?”

    卢文玉从手腕上摘下皮筋,把齐肩的长发梳了一个马尾,“你别管了,刚才我在胡同口看到有收旧家具的。他既然收,肯定也卖,我去问问有没有合适的二手家具,花不了多少钱,你在这人等我啊。”

    王术心生感动,和卢文玉结婚这几年来,老婆对自己的事业支持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家里、工作室里从来不需要自己干杂活,自己只要思考设计方案就好,其他的老婆都给安排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