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48章 群贤毕至(第一更)

第548章 群贤毕至(第一更)

    欧洲上流社会的滥交是有传统的,尽管美国有些富豪也会开一些乱趴,但总体来说,美国社会还是要比欧洲保守很多。

    前世张晨来欧洲出差,和朋友聊天时,就曾听朋友说,在欧洲,尤其是北欧,如果想要泡妞,只要会一句英语就可以。

    去找当地比较火的酒吧,看到单身女孩儿,就过去问:Do you want to try an Asia Men?问五六个,肯定能有一个同意的。

    嗯,要是表现不好,记得说赛由那拉。

    德尔菲娜是达达主义者,在这方面更是随心所欲。

    “我们去甲板上?”德尔菲娜眼神中充满了情欲,左手指甲轻轻划着张晨的胸膛,右手下探,张晨只觉得一阵凉意包围了自己,忍不住吸了口气。

    “抱歉,”张晨握住德尔菲娜的手,“我今晚要去见我女朋友。”

    德尔菲娜一愣,吃吃笑了两声,脸带醉意,手上的动作却是快了几分,“下次我去美国,看你还能有什么借口……”

    ————————————————

    “老王!别磨蹭了!还有十分钟,赶紧的!”高高瘦瘦的卢文玉推了推绕着后海北沿一户四合院门外拱廊的砖雕转了好几圈的丈夫,“齐老师可叮嘱好几次了,让你别迟到,这可是个大活儿。”

    王术恋恋不舍的跟着老婆往前走:“刚刚那个砖雕应该是乾隆年间的,吴中派的特点太明显了,到现在还能保持的这么完整,不容易,到底是京都啊。老婆,我打算一会儿把这砖雕收下来,行不?”

    卢文玉十年前和王术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当同学和老师听说有名的狂生王术居然和乖乖女卢文玉谈起了恋爱,眼镜都碎了一地。

    一个是西北糙汉子,一个是江南小女子,一个是桀骜不驯的美学天才,一个是温文尔雅的学生会干部,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搭,但谁也没想到,两人居然真的结了婚,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你只要能把这一单拿下来,想收什么收什么,再收一房我也没意见,听话,快点。”卢文玉跟哄孩子似的哄着王术,让他别掉以轻心。

    王术兴高采烈的答应一声,三步并作两步,拉住旁边刚刚买菜回来的胡同大妈:“大妈,问您一下,广化寺怎么走?哦,右拐第一个口是吧?好,明白了,不用您带路,我们自己找找,谢谢您啊。”

    王术和卢文玉按图索骥,找到了广化寺,四处张望一下,便看到斜对面有扇朱漆大门敞开着,看看门牌号,嗯,应该没错。

    王术夫妻二人跨步往里走,一穿着白背心的老大爷摇着蒲扇从门房里走出来:“嘿~嘿!说你们呢,干嘛的?哪个单位的?找谁啊?”

    卢文玉连忙上前,赔笑道:“这是亥院项目部吧?我们是从临安来的,来开会。”

    大爷很有警惕性,“有介绍信没有啊?”

    两口子面面相觑,介绍信?这都什么年代了?哪儿来的什么介绍信?

    要是按王术的脾气,那受得了这个气,早就一走了之。卢文玉死死拉住丈夫,仍旧赔着笑脸:“大爷,我们是业余建筑工作室的,华夏美院齐老师让我们来的。”

    这大爷一听就乐了:“建筑公司?还业余?有人找你们盖房子吗?”

    王术没好气道:“是建筑工作室,不是建筑公司。”

    卢文玉拉了拉丈夫:“大爷,我们真是来开会的,不信您问问管事的?”正在这时,从正房正好走出一个剃着平头的男青年,卢文玉眼前一亮,“老胡!是我们!你跟大爷说一下,我们也是来开会的。”

    胡阅一愣,仔细看了看,才认出来这两口子。心中嘀咕咱们也不熟啊,就两年前见过一面,怎么就成老胡了?

    胡阅递给门房大爷一根烟,把两口子接近门,卢文玉笑嘻嘻道:“幸好碰到老胡你,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个大爷太难说话了。”

    胡阅回头看了看回到门房的京都大爷:“其实就是一根烟的事儿,你们要是早点递烟,他也就不管了。”

    王术愤愤然道:“这都什么事儿啊,不就是个看门的吗,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胡阅嘿嘿笑道:“没办法,人家是土著,这个院动迁前就在这住,成了个钉子户,非说他一家老小就靠往外租空闲的那间东厢房吃饭,三天两头带着儿子上门来闹。地产公司没办法,只好请他当了个门房,每个月给他四百块钱。诶?你们也是来竞标的?”

    卢文玉吐吐舌头:“还有这样的?对,我们也是来竞标的,你也是?”

    胡阅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是代表院里来竞标勘测工程的,和你们应该不是一码事,设计竞标有院里其他同事负责。”

    卢文玉拍拍胸脯:“幸好,幸好,要是碰上你,我们就没戏了。”

    胡阅看看旁边的王术,嘿嘿笑了笑:“你可别这么说,你家老王这么小心眼,我怕挨打。”

    王术脸一红,他刚刚听了老婆说的话,尽管他知道这是老婆的交际方式,但心里还是挺不服气的,脸上难免带出点颜色,没想到被胡阅一语道破。

    卢文玉瞪了王术一眼,王术缩缩脖子,没敢说什么。几人穿过游廊,来到第三进,胡阅挑开正房的垂帘,随口道:“就算我不参与设计竞标,你们可能性也不大。”

    卢文玉瞪大眼:“是不是有内定?”

    胡阅摇摇头:“那倒是没有。”

    卢文玉纳闷:“那你为什么说可能性不大?甲方有倾向性?”

    胡阅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已经进到开会的正房,卢文玉和王术都不由得呆住了。

    西萨佩里!安藤中雄!

    在建筑界中,这两个名字不说如雷贯耳,也是赫赫有名。

    安藤中雄是东瀛建筑设计界的鬼才,七十年代就凭借极具实验精神的现代主义作品“住吉的长屋”获得东瀛建筑学会赏。八十年代末更是凭借神迹般的作品光之教堂成为整个东瀛先锋派的代表人物。

    最搞笑的是,这哥们儿从来没真正学过建筑设计。在做这一行之前,原本是个职业拳手,成绩还不错。而且平时还写点俳句什么的,在诗坛也小有名气。

    不会打拳的诗人不是好建筑师……

    在两年前,安藤中雄获得了有建筑师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奖,正式晋升世界级设计大师。

    至于西萨佩里,倒是没有得到过普利兹克奖,那是因为他不需要……

    曼哈顿的世界金融中心和冬季花园、好莱坞的太平洋设计中心、现在的世界最高楼——马来西亚双子塔,这一个个世界级别的建筑远比任何奖项都能说明西萨佩里在建筑设计领域的地位。

    真正站在世界之巅的人。

    这种级别的大师,怎么会出现在华夏京都后海这样一个破旧的四合院中?

    卢文玉目瞪口呆:“难怪你说我们没什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