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47章 润滑油(第二更)

第547章 润滑油(第二更)

    德尔菲娜问张晨项目总投资额,就是为了确定这个项目的档次定位。

    阿尔诺家族对旗下品牌美誉度非常重视,尤其在品牌运营方面非常谨慎,宁可减少开店数量,也要保证所开的每一家店都不会拉低LVMH目前的品牌档次定位。

    作为奢侈品行业的丛林之王,伯纳德阿尔诺就像一只谨慎的猎豹。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有足够的耐心隐忍,磨砺自己的爪牙,等待猎物露出破绽。

    听到这个数字,德尔菲娜露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如果开店时间在四年之后,我觉得可以探讨一下如何合作。光是免除三年租金这个条件似乎还不够有吸引力。”德尔菲娜努了努嘴,“不过,你倒是蛮有吸引力,要不要搭个讪?”

    张晨顺着德尔菲娜努嘴的方向看了过去,旁边停泊的一艘小型游艇甲板上有个穿蓝色比基尼的美女半躺着挽起头发冲张晨妩媚的笑了笑。

    张晨只是向蓝色比基尼女子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继续对德尔菲娜道:“免三年扣点和免三年租金,选一个。”

    德尔菲娜笑吟吟道:“能不能两个都要?”

    所谓扣点,打个比方,就是顾客在商场的某家店消费了一百元,这一百元交给收银台,在月底商场和店家结账的时候,只给店家75块,那么商场的扣点就是25%。

    而像LV这种品牌,尤其在新兴市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商场苦苦哀求LV入驻。为此不仅不会收租金,还有可能连扣点都不要,最多到了年底象征性的交两三百万给商场,算是意思一下。

    更有甚者,还有免装修的,商场免费按照LV等品牌的装修要求进行装修。在很多地方,LV或者香奈儿这种牌子进驻商场,是零成本。

    没有办法,世界上有名的奢侈品牌就这么多,哪个商场如果不能请这些大牌入驻,自己的档次也就根本没法提起来。而只有档次上去了,才有可能从其他商家那里赚取更多的利润。

    所有大牌中,LV、GUCCI、PRADA、ARMANI等牌子虽然烂俗,却是销量最好的,能给商场带来具有高消费能力的客户。而这部分客户,是每一个零售商都视若珍宝的资源。

    这就是客大欺店了。

    张晨哈哈大笑:“这样吧,德尔菲娜。我们打个赌,你看怎么样?”

    德尔菲娜歪头看了看张晨,突然笑了笑:“不赌,我父亲和我说过,别人开出的赌局,无论你感觉赢面有多大,最后都可能会输。”

    张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你连赌注是什么都不想听听?不会这么没有信心吧?”

    德尔菲娜不吃激将,吃吃笑道:“最多扣点3%,其他品牌5%-10%,这是底线,这种风险不值得冒。”

    “LV在华夏的第一家店,在京都的王府井,也是这个扣点比例,这已经是友情价了。”德尔菲娜补充了一句。

    张晨深深的看了一眼德尔菲娜,对方比自己没大几岁,也没有什么重生优势,但商业手腕之强丝毫不弱于自己。

    到底是家学渊源,从小耳濡目染,加上自身的聪慧和良好的教育,这些富二代没有几个是真正的败家子。

    张晨遗憾的摇摇头:“可惜,本来我是想跟你赌一下未来LV的单店业绩,既然你不赌,那就算了。”

    一辆雅马哈快艇拉出条白色的水线快速接近德尔菲娜的游艇,德尔菲娜转头看了看,露出笑容,冲快艇挥了挥手。

    “我会先向集团的战略部门咨询一下,情况允许的话,我会让华夏公司去滨城考察,汇总出报告给我和父亲。他们都要来了,马上就可以出海了。”德尔菲娜面带笑容。

    张晨实际算是个不速之客,德尔菲娜这场游艇趴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预定。张晨却是前天才临时告知德尔菲娜,幸好德尔菲娜有个朋友不来了,否则船上还真难给张晨挤出一个位置。

    除张晨外,其他人都是法国和意大利的富豪子弟,包括达索家族第四代成员奥诺雷达索和酒业大亨皮埃尔卡斯特最小的儿子索朗加卡斯特。

    另外除德尔菲娜外,还有四个女孩儿,也不知道是奥诺雷和皮埃尔从哪里找来的性感女模。

    在这种场合下,其实反倒不容易发生什么狗血打脸的事情,这些富豪子女粘上毛比猴还精,从小就受到良好的社交训练,很快张晨和几个人就迅速拉近了彼此的关系。

    人凑齐了,也就可以出海了,摩纳哥附近有不少潜水点,现在有正好是最热的时候,很适合潜水。

    张晨上辈子虽然也潜过,但这种从游艇上穿着水肺直接跳下去的经历还真没有。

    上辈子在三亚、长滩、马代这些地方都是被教练手把手教着下潜,多少有些安全恐惧,但这次张晨身边只有这几个二世祖,谁也顾不了谁,因此带着水喉的张晨还是狠狠地从鼻子里吸进去不少海水。

    游艇在潜水点下锚后,船上的party也就算正式开始。酒精、迷幻药瞬间就能让这群年轻男女产生层出不穷的幻觉和欲望。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张晨发现,这几个人已经在游艇各处乱搞在一起。

    张晨没嗑药,神志还算清醒,但他旁边的女模早就脱光了身上所有能脱的衣服,把他搂了个结结实实,伸出舌头在他身上一通乱舔。

    张晨不是圣人,但对于这种药物控制下动物般的**有着本能的反感,双臂用力挣开女模的纠缠,起身离开,关上了客舱的门。

    “我没和你打赌是正确的。”同样满面通红却神志相对清醒的德尔菲娜端着一杯酒斜靠在后甲板的舱门处,“和在这种情况下都能保持定力和冷静的人打赌,绝对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

    德尔菲娜潜水后上船换了一件白色的大T恤,T恤下露出两双白生生的大腿,明明现在露的不如刚刚穿比基尼时候多了,却比刚刚撩人许多。

    一丝冰凉的触感从自己手臂上划过,德尔菲娜用指尖轻轻在张晨手臂上打着圈,“要不要给我擦一下防晒油?”

    张晨眯了眯眼,凑近德尔菲娜的耳边,呼出一口热气:“我觉得更需要润滑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