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44章 只争朝夕(二合一)

第544章 只争朝夕(二合一)

    张晨用勺子在酒杯上敲了敲,服务生上前撤掉前餐盘,换上餐后甜点。

    英国最有特色的甜点,就是草莓沾奶油了。又红又大的新鲜草莓上面淋上一层白花花的奶油,口感虽略有些发腻,但奶油的奶香和草莓特有的芳香结合在一起,冲淡了草莓的酸味,还是很好吃的。

    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摄入热量这一项了。

    “尽管商业的本质就是低买高卖,但风投和传统行业还是有一些不一样。”张晨叉了一颗草莓放入口中,“传统行业会尽力压缩采购成本,永远希望以更低的价格采购到更多的货物。而风投不同,我们的货物只有一个,就是创业者。”

    “给创业者投资多少,从风投公司的角度来说,成本核算是最不靠谱的核算方式。我曾经做过创业者,有很多项目,创业者如果获得两千万,便能把这个项目运作成功,投资人获得成倍的利润。但如果他们只能得到一千五百万,可能这个项目就毫无机会,投资人的钱会血本无归。”

    “试问,在两千万和一千五百万能获得相同股份的情况下,你会选择投多少?毫无疑问,当然会投两千万。但是,没有人能够真的看到这个项目投了两千万后是否真的能够成功。所以在这时候,我们就要具体事例具体分析,判断创业者真正的资金需求是多少,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建议。”

    谢丽尔桑德伯格不太赞同:“这一点我明白,但哈利波特毕竟只是一本小说,虽然我之前的出价略低,但现在出版界的行情就是如此,我不觉得这个条件会让罗琳不满。你给她的条件,名作家级别也不过如此。”

    张晨自然没办法跟谢丽尔解释未来哈利波特这个原创题材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换谁也不会相信,短短三四年的时间,这个戴着圆框眼镜的少年形象会风靡整个世界,成为二十世纪末最大的原创IP。

    书籍、电影、周边、主题公园、泛娱乐,哈利波特撑起了一个千亿美元级别的市场。

    就算罗琳现在对这个条件觉得还算满意,但当未来这个魔法帝国真正搭建起来,她还会甘心于只收取那百分之七的版税吗?

    到时候,就只有两个结果,让步或撕破脸对簿公堂。

    张晨摇摇头:“谢丽尔,风险投资行业,最重要的资源是创业者。同样,在出版行业,最重要的资源就是创作者。目前创作者之所以能够满足于百分之十到十五的版税和近乎免费的版权转让收益,是因为大型出版集团垄断了整个市场渠道,使这些作者不得不接受他们定下的行业规则。”

    “但是,这些规则在未来十年内都会被颠覆!”谢丽尔在张晨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强大的自信和感染力,这种自信和感染力她此前只在寥寥数人身上看到过,而这些人,都是举手投足间就能对当今世界政治和经济产生影响的巨头。

    “互联网?”现在互联网概念就像即将喷发的黄石火山一样火热,每个人都听说互联网将要改变整个人类社会,但没人知道如何改变。

    张晨点了点头,“是的,虽然这个话题有些老生常谈,但确实如此,一个行业兴起的同时,必然会导致很多此前显赫一时的行业衰败下去,出版业就是其中之一。”

    “出版业的核心利益就是卖书,互联网对纸质书的冲击我就不再继续说了。诚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电子读物很难完全取代纸质书籍。但判断一个行业是否衰败,并不需要这个行业彻底完蛋,只要这个行业不再增长,低增长或负增长,基本就可以判定这个行业属于夕阳行业。”

    张晨微笑道:“出版业就是夕阳行业。”

    谢丽尔桑德伯格秀眉微颦:“只要出版业仍能控制住渠道,哪怕不再增长,其既定规则也很难改变吧?”

    张晨含笑道:“出版业不增长,不代表文字阅读市场没有增长,这部分增长哪里去了?美国网上阅读的用户数量从十万人变为一百万人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当然,我并不是说电子阅读会完全取代实体书的阅读,但双方确实存在着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

    “有了竞争,出版业垄断渠道的先天条件就不存在了。而且,互联网的新增渠道,目前已经开始显示出威力。”

    “谢丽尔,你在网上买过书吗?”张晨吃掉最后一颗草莓,突然问道。

    谢丽尔桑德伯格摇摇头:“没有,华盛顿书店很多,但我在罗克韦尔的同学经常上亚马逊买书。”

    “你知道今年亚马逊的营业额迄今为止是多少吗?”张晨问道。

    谢丽尔桑德伯格想了想,单手托腮,“一千万?”却看张晨只是笑了笑,谢丽尔好奇问道:“那是多少?”

    “一千万,后面再加一个零。”张晨轻轻道。

    谢丽尔桑德伯格惊讶道:“一亿美元?这么快?”

    张晨笑了笑:“截止7月31日,亚马逊的销售收入突破一亿美元,售出909万册图书,服务了超过一百五十万个客户。巴诺书店达到这个成绩,用了一百一十年,而亚马逊成立到现在,只用了两年。”

    “新时代已经来了,如果还对旧时代的一切抱残守缺,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哦,被时代的车轮无情的碾过。哈哈。”

    谢丽尔没明白张晨为什么发笑,一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听起来并不多,但结合亚马逊成立到现在也只有两年的背景来看,就非常恐怖了。

    “我在前两天参加了亚马逊的董事电话会,截止今年年底,亚马逊的销售收入将突破一点五亿美元,而在明年,贝佐斯承诺董事会销售收入增长至五亿美元。”

    “五亿美元?增长率超过300%?”谢丽尔桑德伯格惊讶的望着张晨,和Matrix所从事的PC产业不同,亚马逊目前出售的产品只有图书,而全球零售图书市场总额也仅仅只有八百二十亿美元,北美市场不到二百亿。目前世界最大的书店巴诺也仅仅只有百分之十的市场占有率,年营业额不超过二十亿美元,增长率更是低得可怜。

    张晨倒是没觉得亚马逊的成长有多快,和众多后起之秀比起来,亚马逊受限于目前的网民数量,增长速度并没有多出奇:“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互联网企业的高成长性本就不是传统行业能相提并论的,就我个人来说对贝佐斯的承诺并不非常满意,我认为他的预测还是过于保守,在明年,亚马逊的营业额至少应当超过7亿美元。毕竟,马上亚马逊就要进入CD销售市场,这也是一个市场总量超过两百亿美元的市场。明年全美互联网用户预计将突破六千五百万,意味着互联网将真正走进每一个人的生活,贝佐斯应当有更高的目标才对。”

    谢丽尔桑德伯格以前从来没想到互联网企业居然有如此高的成长性,虽然她现在每天都在使用网络,但一个单纯用户的感受和真正互联网从业者的感受天差地远。

    谢丽尔感觉一扇大门正在向自己缓缓打开,大门之外,是自己从未见到过的新世界。

    “扯远了,回到罗琳的话题来。”张晨把话题又拉了回来,“互联网和电脑科技对人类社会的变革是全方位的,连带人类的娱乐方式也会产生很大变化,娱乐产业会高速增长,内容和题材的重要性将会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作为创作者,尤其是一线创作者所能获得的利益,也将不局限与稿酬和版税分成。”

    “据说托尔金的小说《指环王》已经开始筹备电影版,说明现在内容创作者越来越受到好莱坞的重视,一个真正的大知识产权盛宴即将到来,而哈利波特,就是火种源进入这场盛宴的入场券。”

    “华夏有个古老的故事,一个国王很喜欢千里马,就给了国内著名的相马师一笔钱,让相马师去各国为他寻找千里马。过了一年,相马师回来了,说找到千里马了,花了一千金币。国王很高兴,问马在哪里?相马师指着地上的盒子说,我去的时候,这匹马已经死了,所以我用一千金币把它的骨头买下来了。”

    “国王很生气,就要杀掉这个相马师,相马师却说,国王陛下,您用一千金币买了一副千里马的马骨,传扬出去,大家一定都觉得您是真正的爱马之人,也都知道卖马给您能卖出好的价格,您现在损失了一千金币,但未来您能收获更多的千里马!国王一听,很有道理,便把相马师放了。半年后,果然有很多人主动把马卖给国王,国王买到了很多匹真正的千里马。”

    “更何况,罗琳并不是马骨,而是一匹有着千里马潜力的马驹。只要运作得当,我有信心在全世界刮起一股哈利波特旋风!”

    “而到时候,如果我们的条约过于苛刻,一方面可能会引起作者的不满,横生枝节,另一方面,社会舆论的苛责也会对我们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我不希望被人称为黑心商人。”

    “投资本身就是投人,在创作领域,这个定律的效果更加明显,一个优秀的作家,可以拯救或毁灭一个出版社,如果我们在最初就给创作者留下恶劣的印象,就如果被投资公司不相信我们一样,都是灾难性的后果。”

    谢丽尔桑德伯格没想到张晨对哈利波特的评价如此之高,但张晨对未来的判断还是深深的打动了她,看到张晨脸上的神采,谢丽尔突然明白了这个年轻人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创造这样的奇迹的。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张晨突然笑了笑,“重要的是,创作者需要被尊重。体现尊重最好的办法就是更合理的利益分配。一部优秀的作品,可能会在多方面获得成功,但作者本人却可能被出版社或电影公司以超低的价格收割版权,这本来就是一种不公平。如果不能保证创作者的利益,创作者又如何能有热情创造更优秀的作品呢?”

    尊重……谢丽尔桑德伯格突然想到自己在财政部的经历,几乎每个人都在嘴上喊着尊重,因为这是美国政治正确的一部分,但她从未在国会山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尊重。每个人似乎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戴着伪善的面具高喊着各种美好的词汇,却没有人真正愿意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这种氛围让她感到窒息。

    而现在,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跟自己说,尊重不只是一句口号,只有更合理的利益分配,才是真正意义上尊重的表现。

    谢丽尔桑德伯格来做张晨的助理,原本只是想要以此为跳板进入硅谷,虽然她有在财政部工作的经历,但想要真正进入硅谷大公司谋求一个满意的职位,还是非常不容易的。

    而和张晨最初的接触中,谢丽尔感受到自己这个年轻老板出众的商业天赋,开始觉得做一段时间助理工作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自己还需要学很多东西。

    而现在,谢丽尔发现,张晨的价值观和自己非常类似,也许……自己真的能在这家公司一直做下去。

    ——————————————————

    西海。

    “杨总,我当然支持这个计划,如果星火学者奖励计划真的能够落实,对我们国家的科研事业一定能起到促进作用!”刚刚从沪市调任教委担任副主任的姚于成合上杨铸平给自己的这份文件,文件的封皮上是一行不起眼的宋体字:《关于设立星火学者奖励计划的建议书》。

    “只是不知道这家叫星火科技的公司是否有实力能把这项资助计划持续下去,每年一千五百万元的投资不是一个小数目。最怕实施了两三年,因为各种问题导致不能持续。”

    姚于成是华夏少有的女性高级官员,能够走到今天,靠的就是不输男人的性格和出众的能力,这是粗粗看了一遍这个建议书,便立刻发现其中的关键。

    杨铸平摘下花镜:“这个顾虑很实在,星火科技同意在国内设立专项基金,专款专用,一次性为星火基金投入一亿元,并且以后每年都会为星火基金提供一千五百万元的资金支持,至少能保证十年内,星火学者奖励计划能够顺利推进。”

    “一亿元?”姚于成略感惊讶,除了九十年代初期举办亚运会,香江著名的红色富豪捐款一亿元以外,从来没听说哪家公司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捐助国内的。

    “杨总,恕我直言,以前从没听过星火科技的名字,这家公司是……”姚于成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杨铸平呵呵笑道:“你还记得上个月,给希望工程捐助了一百五十台电脑的那家公司吧?”

    姚于成微笑着点点头,这是她调任教委后头一周的事情,记忆非常深刻。而且,当她听说这家电脑公司居然是一个叫张晨的华夏青年在美国所创建,短短时间中已经被誉为下一个戴尔,身家十数亿美元的时候,也不由得惊讶良久。

    难道这个星火学者奖励计划和他也有关系?

    杨铸平手指在建议书上敲了敲:“这家星火科技,就是Matrix的张晨在香江设立的公司。不简单啊,不到19岁,已经创造了十几亿美元的财富。最难得的就是,他还能保持这颗赤子之心,不忘国家。我们能有这样的年轻人,何愁国家不能富强?”

    “小姚,你把这个计划拿回去和教委的同志探讨一下,落实一下实施步骤,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只争朝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