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41章 爱丁堡(第一更)

第541章 爱丁堡(第一更)

    从旧金山飞英国,距离最近的航线是从五大湖中的苏必利尔湖上空进入加拿大境内,一路向东北方向穿过加拿大,从格罗斯沃特湾出海,横跨大西洋,最后到达英国上空。

    因为旧金山附近有雷电,受天气影响,所有飞机都没办法起飞,公务机也不例外。张晨一行人在飞机上等了接近三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多飞机才从圣何塞机场起飞。

    夜间飞行倒是好事,张晨这架飞机从旧金山飞伦敦如果全速飞行只需要七个多小时,经济时速巡航也只要九个小时,正好可以正常作息睡上一觉,到伦敦也不过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左右。

    不管是什么飞机,即使再舒适也没办法和地面相比,张晨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就醒了,开始自己每天的锻炼。

    咚,咚咚,休息室响起敲门声,是桑德伯格。

    谢丽尔桑德伯格看上去神采奕奕,发型和妆容依旧精致艳丽,丝毫看不出休息不好的萎靡,“Zack,已经找到一些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和JK罗琳的具体信息,你要不要听一下?”

    张晨憋着一口气把最后一组深蹲做完,接过空乘西比尔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喘着气道:“当然。”

    谢丽尔桑德伯格拿着自己的记事本和笔:“JK罗琳,原名乔安妮罗琳,1965年出生在英格兰格温特郡,1987年毕业于德文郡的埃克塞特大学,主修法语和古典文学。1991年旅居葡萄牙时,和一名葡萄牙记者若热奥兰特斯结婚,1994年离婚,目前和女儿居住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利斯区龙恩街7号的一个小公寓内。由于是单亲妈妈,加上没有固定收入,此前的生活非常窘迫。她没有电话,也没有寻呼机,所以一时还联系不上她。”

    张晨想了想:“你的建议是什么?”

    谢丽尔桑德伯格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有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据说罗琳直到现在每天仍旧在固定的时间去爱丁堡市中心的两个咖啡馆中写作,这两个咖啡馆都在牛门街和南桥附近,如果她不在家,应该就是在这两个咖啡馆中写作。”

    张晨不动声色:“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谢丽尔桑德伯格微笑道:“此前在外事活动中,我曾和英国文化大臣的第二常任秘书苏珊鲁特斯特女爵打过交道,她帮我询问了布鲁姆斯伯里的主编卡里姆雷克尔,但信息并不是百分之百可靠。”

    果然不愧是在白宫干过的,英国文化大臣的常任秘书都能联系到,张晨心中欣喜,全世界走到哪儿,也都得靠关系啊。

    桑德伯格继续道:“另外,关于布鲁姆斯伯里,我在网上找到一些信息……”桑德伯格把自己在网上找到的信息和张晨说了一遍,继续道:“布鲁姆斯伯里当前市值一千八百七十万英镑,相当于两千六百万美元,如果我们对他们展开收购,预计至少需要三千万美元的现金或等价证券。布鲁姆斯伯里的总部所在地在伦敦,位于贝德福德广场和布鲁姆斯伯里大街交口,在安哥拉大使馆隔壁,电话和传真都已经查到。”

    张晨想了想,点点头,对西比尔道:“告诉麦克米伦,重新申请航线,改飞爱丁堡。托马斯,航线确定变更后,你和伊莎联系一下,通知她行程变更。”

    托马斯点头应是:“好,我们在苏格兰有办事机构,会通知他们去机场接机。”

    张晨沉吟了一下:“如果方便,让他们帮我带一些幼儿玩具和零食,适合三岁左右小孩的。”

    托马斯说了声好,便去打电话了。

    虽然张晨布置的事情和谢丽尔桑德伯格没什么关系,但她仍旧用笔记了下来。

    记录完后,桑德伯格抬起头:“Zack,是不是先去伦敦和布鲁姆斯伯里谈一谈?”

    张晨摇摇头:“没必要,虽然这家公司很有潜力,但出版业是夕阳产业,没有什么想象空间,收购他们并不划算。我们先去找罗琳问一下她的著作权授权情况,如果这家出版社只有英国本土的发行权,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谢丽尔桑德伯格点了点头:“明白了,也就是说,我们想要的,是哈利波特英国之外的海外发行权和改编权以及其他的财产权。”

    张晨笑道:“不错,就是这样,桑德伯格小姐,你很优秀。”

    谢丽尔桑德伯格微笑道:“叫我谢丽尔就好,还需要我再准备什么吗?”

    这时,机长麦克米伦的声音从扬声器传来:“先生,航线变更已经申请完毕,我们将会在两个半小时到达爱丁堡,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张晨拿起对讲机:“没有了,欧文,非常感谢。”

    飞机降落在爱丁堡机场的时候,正好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半。

    爱丁堡机场规模不大,和二十年后国内一些三线城市机场差不多,把护照和绿卡等资料交给上门的机场和海关工作人员,张晨一行人乘机场的电瓶车离开机场,贝尼塔尔苏格兰分部的几个小伙子已经在停车场等候多时。

    因为爱尔兰共和军的存在,英伦三岛也是贝尼塔尔的重要客户,虽然大多数客户集中在伦敦,但爱丁堡作为苏格兰首府,也同样有贝尼塔尔的驻点。

    “好冷。”桑德伯格一下飞机便忍不住双手抱肩,纵使是八月的天气,爱丁堡的气温也才十一二度,机场风又大,桑德伯格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张晨看了看桑德伯格穿的职业套裙,忍不住摇摇头,让西比尔去机舱拿了件巴宝莉的女式风衣出来,这还是上次他打算送给毕卫国老婆的。

    穿上风衣,再上了车,也就没那么冷了。

    贝尼塔尔的员工帮张晨租了两辆车,其中一辆车上装满了儿童玩具和食物。

    爱丁堡机场距离市区很近,开车也仅有十二三公里的路程,而且路况又好,感觉没多久,就来到了爱丁堡市区。

    爱丁堡这个城市很古老,大多数建筑都有四五百年的历史,还没进入市区时,远远就能望到矗立在全市最高点的爱丁堡城堡。此时进了市区,这栋巨大的城堡愈发显得古老而萧瑟。

    “Boss,前面就是那两家咖啡馆了,刚刚他们看了一下,这个叫罗琳的女人正在红色招牌的那家大象咖啡馆里面。”托马斯指了指前方显眼的红色门面,elephant house两个大大的单词清晰可见。

    张晨看了看谢丽尔桑德伯格:“想不想去试试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