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34章 临别(二合一)

第534章 临别(二合一)

    “嗡~嗡~嗡~”巨大的声浪沿着埃尔卡密诺大道一路向南,穿过斯坦福,停在了森尼维尔卢比斯路的一栋房子门口。

    彼得蒂尔和麦克斯拉夫琴以及其他几名paypal的员工正在给门前的草坪除草,惊讶的看着张晨从这辆黄色的法拉利跑车钻出来。

    “F50?从哪里来的?”刚刚加入PayPal的罗素西蒙森忍不住用手摸了摸F50光滑的车漆,“至少要买过两辆以上的法拉利才有资格购买这辆车!”

    张晨不以为意道:“是的,没错,所以我还买了三辆F550。”

    卧槽!包括彼得蒂尔在内所有人都差点忍不住爆粗口。

    你丫要是为了买F50,买两辆法拉利355之类的入门车型凑凑数也就罢了,买F550这种量产旗舰干什么?还一下买三辆,开一辆送一辆扔一辆啊?

    其实以张晨目前的消费来说,真不算奢侈。在硅谷这个地方,虽然亿万富翁不像二十年后一样随处可见,但随着新科技浪潮的兴起,科技新贵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累积着财富。

    的确,在二十年后,有很多硅谷大佬崇尚绿色节能环保,把自己的座驾都换成了特斯拉或丰田混动之类的中低价位车型。但九十年代的现在,被众人称颂为简朴的比尔盖茨至少都有十几辆豪车,其中还包含一辆经典的保时捷959。

    当前的硅谷首富,甲骨文公司总裁拉里埃里森更是超级跑车的狂热爱好者,数千平米的专属车库中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超跑,甚至连迈凯伦的F1赛车都在他的收藏范围之内。

    而张晨现在不用计算资产,只说每月分到手用于个人消费的现金分红,光是Matrix,即使张晨目前每月仅从当月净利中计提百分之十作为自己的个人收入,也有三百万美元之多。更何况现在贝兰克芬的三支基金和斯达康也都在持续分红。而这辆法拉利F50再贵,到手价也没超过八十万美元,只不过是受资格限制,不好买而已。

    再加上两辆F550,张晨一共也没花到两百万美元。

    另外买的这三辆车,一辆是给汤淼淼的,而另一辆,还是自己开,还有一辆,则是在香江交货,还没到港呢。

    F50是很炫酷,作为法拉利五十周年限量纪念版,速度、马力、操控全都没的说。但开起来真的很不舒服,连空调都没有,收藏价值远大于实用价值。

    彼得蒂尔拍了拍罗素西蒙森的肩膀,“别羡慕了,等到paypal上市,你想买多少辆就能买多少辆。”

    张晨扫了一眼Paypal众人,发现除了马斯克和陈世军以外,几乎其他Paypal黑帮已经全都凑齐了,即使paypal的诞生提前了一年,但这些人还是聚在了一起。

    实际上,这也是必然的。paypal黑帮本身就是围绕彼得蒂尔、麦克斯拉夫琴两个人建立起来的。彼得蒂尔负责去联络自己在斯坦福认识的朋友,而麦克斯拉夫琴负责去他自己的母校伊利诺伊大学延揽自己熟悉的校友,包括后来youtube的创世人陈世军在内,都是麦克斯拉夫琴从伊利诺伊大学招揽至paypal的。

    就是这些人,再加上后来的马斯克,构成了后世硅谷影响力最大的小团体——paypal黑帮。

    这些人之间也有矛盾,并不是一团和气。但很奇怪,每次发现比较好的项目时,这些人还会彼此通气,展开狼群攻势。

    所以,硅谷给他们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paypal mafia,mafia是黑手党的意思,表明他们的组织结构很类似意大利黑手党。

    “现在paypal用户数量有多少了?”张晨挥了挥手,让还在除草的卢克诺思科也回到办公室,“雇一个除草工人只需要一百五十美元,而你们现在的每一分钟可能都会有上万美元的价值,如果除草是爱好,你们可以回家去锄。”

    彼得蒂尔发现张晨心情不好,解释道:“前几天在忙着线下营销,忘了约除草工。结果被邻居投诉了两次,上午又被环保局开了一张罚单,要求三天内必须除完,所以只好自己动手了。”

    张晨唔了一声,“线下推广的效果怎么样?有多少用户了?”

    同样是刚刚加入paypal的吉斯拉波斯看了看数据:“八千五百名用户,但活跃用户只有七百八十名。”

    张晨摇了摇头:“用户增长速度太慢了,我估计三个月内,跟风的竞争者就会出现,如果不能快速提高用户基数和市场覆盖率,到时候我们的竞争成本至少要上涨三到五倍。”

    彼得蒂尔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我们必须要用更大的优惠力度来争取用户。”

    张晨不动声色:“你准备怎么做?”

    彼得蒂尔挑了挑眉:“很简单,直接给钱。没有什么比直接给钱更能吸引用户的了。我准备在本周末,推出新用户使用立赠五美元的活动,每个新注册用户只要首次使用paypal,我们就会向他的账户中发五美元现金,并且,如果他介绍朋友使用,我们还会再向他赠送五美元。我计算了一下,这样一来,我们获取每个用户的成本在七美元左右,哪怕有十万新增活跃用户,也仅仅只需要花费七十万美元。虽然看上去花费不小,但综合成本实际是最低的。”

    张晨心中暗自惊叹,到底是创业教父彼得蒂尔,华夏直到2012年以后才开始大搞特搞的补贴战术,彼得蒂尔居然现在就想出来了,难道这也是蝴蝶效应?

    实际上,还真是张晨想多了,在前世彼得蒂尔创立Confinity的时候,就已经使用了类似的战术争取客户,和埃隆马斯克比着烧钱,最后两家公司钱都烧干净了,只好合并。

    张晨今天心情确实挺糟糕的,苏灼蕖傍晚的飞机飞香江,张晨又尝试劝说了一次,却还是没成功。拉里佩奇听说苏灼蕖马上要离开美国,更是直接就旷了工,拉着自己的好基友谢尔盖布林大中午就开始一醉方休。

    张晨之所以这么招摇的开着刚刚到手的F50出来,也是想要飙飙车发泄一下,结果刚上路就被警察拦住查了驾照,还警告了一顿。

    人心情不好就得忙起来,有了事情做,多少能缓解一些。张晨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和paypal的人沟通了一下推广上的事情,自己心里憋着的那股火逐渐也就散了。

    张晨笑了笑:“不错,彼得,你的这个方案很有可行性。不过,我们暂时还用不着采用这样粗暴的方式去获取客户。”

    “paypal刚刚组建之初,我就曾经说过,找准目标客户是最重要的。什么是目标客户,就是有网上购物和支付习惯的那群人。今天上午,梅格惠特曼和杰夫贝佐斯都已经同意把paypal作为ebay和亚马逊的官方推荐支付渠道。史蒂夫凯斯现在也同意可以接受paypal的接入,但要我们将他们的手续费收取比例降低至1.5%+0.1美元,我也已经口头同意了。有了这三家网站的支持,我们的用户数量在短时间内会迎来暴增,如果现在每个用户都补贴七美元,这笔钱就花的太冤枉了。”

    彼得蒂尔闻言狂喜,连呼吸都粗重了几分:“AOL也同意接入Paypal?上帝,他们可是有超过一千万的收费用户!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做一个收费平台?”

    张晨看到彼得蒂尔的表情也不禁莞尔,也就只有现在能看到这个未来的硅谷大佬如此失态了吧,“他们有自己的网络支付渠道,但目前运营的很不好,仅仅只有3%的用户选择网络支付。AOL是一家大公司,机构臃肿,反应缓慢,执行力差,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做不起来的原因。另外,史蒂夫凯斯看重的并不是网络支付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业价值,而是如果网络支付普及,他们就可以减少大量收费员岗位,降低运营成本,所以,谁来做这个平台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彼得蒂尔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对四周众人拍了拍手:“好了,赶快去干活!吉斯,马上和亚马逊以及ebay的运营负责人联系,我们要让他们在本周内,就把paypal的代码加到他们的网页上!麦克斯,务必注意服务器的负荷,做好系统备份,不能出现任何技术问题!卡里姆,实时反欺诈系统还要再重新梳理一遍……”

    彼得蒂尔精神抖擞,清晰的下达着一条条指令,把七八个人都调动了起来,又拿起电话:“里德,是我,你带着沙马尔现在就飞一趟佛吉尼亚。少废话,别管你那个socialNet了!这里有一笔大生意等着你去谈,什么大生意?AOL!美国在线!快!我让沙马尔现在就去找你!”

    张晨点上一支烟,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彼得蒂尔安排完所有的事情,兴奋之情稍抑,打开电脑正想发邮件,却闻到一股烟味,侧头一看,发现是张晨在抽烟,不由得一愣。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彼得蒂尔皱了皱眉。

    张晨淡淡的笑了笑:“偶尔抽一支。”

    彼得蒂尔皱了皱鼻子:“心情不好?”

    张晨摇摇头,找了个空易拉罐把剩下的大半只香烟扔进去,“你们先忙,我还有事,先撤了。”

    ————————————————

    旧金山国际机场,头等舱休息室。

    张佩葳不饿,只是在自助区夹了一碟水果沙拉,边吃边抱怨:“Irene,Zack都说让他的飞机送我们啦,你还偏偏不要,现在好了,说是晚点两个小时,现在航班还没到,估计至少要晚三四个小时喽。”

    苏灼蕖只是淡淡一笑,没说话。

    邹开璇悄悄踢了张佩葳一脚:“好了,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飞一趟二三十万美元就没了,你怎么好意思的?对了,Irene,你跟我们一起去香江,Zack不会有意见吧?”

    苏灼蕖摇摇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和你们没有关系,开璇姐,我去拿杯咖啡,你喝不喝?Debbie姐,你喝吗?”

    邹开璇摇头不喝,张佩葳倒是对苏灼蕖说了一句谢谢,让苏灼蕖帮她也带一杯。

    邹开璇看苏灼蕖离开,小声对张佩葳道:“说话注意点。”

    张佩葳嘿嘿一笑:“你说Irene和那小子的关系是不是有些暧昧?”

    邹开璇没好气道:“我看你就是成心的,怎么那么八卦啊?”

    张佩葳正想说什么,却听到桌上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原来是苏灼蕖的电话。

    两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张佩葳冲邹开璇打了个颜色,刚想说什么,就看到苏灼蕖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

    “这里只有美式,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苏灼蕖递给张佩葳一杯,张佩葳笑着说了声谢谢,“Irene,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

    苏灼蕖说了声sorry,从桌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想了想,“不好意思,我去打个电话。”

    张佩葳笑道:“去吧,去吧。”

    苏灼蕖走到休息厅外:“你给我打电话了?嗯,飞机晚点了。对,可能还要等一会儿。没事的,我们正在休息厅呢。你还真当我是娇小姐啊?我当年自己一个人坐经济舱十五个小时,连腿都伸不开,不是也一点事都没有。去你的,你才年纪大了。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啊。”

    “说撂了,别说挂了,挂了不吉利。”

    苏灼蕖一愣,怎么好像有回声?刚想回头,就感觉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

    苏灼蕖一转身,就看到张晨正站在自己身后。

    “你、你怎么进来的?”苏灼蕖有些傻眼,都过了安检海关了,张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晨嘿嘿一笑:“我突然想起来,你去了香江之后还要回京都,正好帮我给我爸妈带点东西,省得她总说生了个白眼狼。”

    说着,张晨把手中的印着爱马仕大H的纸袋递给苏灼蕖。苏灼蕖打开盒子一看,防尘袋中是一个爱马仕的铂金包。盒子里还有一块江诗丹顿的男表。

    苏灼蕖撇撇嘴:“你让肖乐乐回国的时候带过去不就得了,还非要我从京都去滨城跑一趟。”

    张晨翻了个白眼:“你也是他们的干闺女好不好?我看你才是白眼狼。”

    苏灼蕖又把包和表都重新包装好,“行了,我知道了,我回去的时候给他们送过去,还有事吗?”

    张晨沉默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我也该送你个临别礼物,等我走了再拆。”说着,张晨从肥大的短裤口袋中掏出一个抱着彩纸和彩带的长条状小盒子。

    苏灼蕖犹豫了一下,接过来,“你还没说你怎么进来的?我们都过了海关了啊。”

    张晨笑道:“我东瀛的签证还没过期,身上正好又带着护照和绿卡,就买了张飞东瀛的经济舱。行了,你进去吧,我也得赶紧出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退票。”

    张晨冲苏灼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苏灼蕖怔怔的看着张晨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摇了摇头,把小盒子也放进纸袋,提着回到了休息室。

    “还有礼物?这么好?”张佩葳夸张的叫了一声,“看看,看看,是什么?”

    苏灼蕖摇摇头:“是Zack托我带给他父母的。”

    邹开璇劝阻道:“别乱翻人家东西,多不好。”

    张佩葳不以为意:“看看有什么打紧?birkin,不错啊。咦?这个小盒子里面是什么?”

    苏灼蕖心中一跳,犹豫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哦,说是送别的礼物,不管怎么说,我也给他卖了一年命,还算他有点良心。”

    张佩葳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怂恿道:“拆开看看。”

    苏灼蕖无奈,只好拆开外面的彩纸包装,看到里面的盒子,却是有点出神。

    “蒂凡尼啊,不错啊,打开看看。”张佩葳心中却撇撇嘴,如果不是限量版的珠宝,无论是卡地亚还是蒂凡尼,还真入不了她的眼。

    苏灼蕖把盒子轻轻打开,满目璀璨。

    里面是一条项链。

    “哇,好漂亮~”张佩葳发出一声惊叹,虽然不是什么顶级钻饰,但一看也知道这条项链不会便宜。整条项链都由一颗颗小钻石点缀而成,中间最大的一颗钻石肯定已经超过了一克拉。

    “总重至少八克拉。”张佩葳眼光很毒,“至少六七万美元。”

    苏灼蕖怔怔的看着这条项链,喃喃道:“PalomaPicasso的作品,七十二颗钻石,九万八千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