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30章 电池之王(二合一)

第530章 电池之王(二合一)

    “火种源资本?”谢丽尔桑德伯格想了想,“好像听说过,但不太了解。”

    “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对硅谷很感兴趣,火种源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现在火种源的创始人想要招一名助理,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梅格惠特曼慢条斯理道。

    “助理?”这个头衔对谢丽尔来说没什么吸引力,毕竟她现在本身就是劳伦斯萨默斯的助理。虽然收入不高,但能够在白宫当幕僚本身就是一种资历的积累,以后无论在商界还是在政界发展都有很多好处。

    所以,虽然下午的事情让谢丽尔桑德伯格对自己未来是否在政界发展产生了犹豫,但是让她做一个没什么名气的风险投资商的助理,对她来说,还真没什么吸引力。

    谢丽尔桑德伯格正在想怎么礼貌的回绝梅格惠特曼的介绍,却听到梅格在电话中继续道:“可能你在华盛顿对火种源了解的不多,但现在在硅谷,可能已经很少有人会不知道这家公司了。”

    “哦?”谢丽尔桑德伯格产生了一些兴趣,“这家VC发展的很快?”

    梅格惠特曼肯定道:“当然,火种源应该是近年来硅谷发展最快的风险投资机构了,ICQ最初就是他们投资的,也凭ICQ赚到了第一桶金。还有ebay,他们也做了两轮投资,现在ebay上市后,他们手中的股权仅次于奥米迪亚,是ebay的第二大股东。还有上市的亚马逊,他们也持有相当比例的股份。据说他们在硅谷还投资了二十余家公司,项目成功率非常高。”

    “ebay?亚马逊?”光是这两个名字,就让谢丽尔桑德伯格对这家不怎么熟悉的VC新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对硅谷的新闻一向都比较关注,再听到曾经投资ICQ这句话,心中便有了一些猜测,“你说的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不是Matrix的创始人Zack?那个华裔天才少年?”

    iCom的成功,极大提升了张晨在美国的知名度。谁都不能否认iCom是一款极具创新性的PC,强悍的性能和艺术品般的造型在整个北美都掀起一股抢购热潮。

    “呵呵,是的。”梅格惠特曼笑了笑,“既然你对他有些了解,我就不多说了?有没有兴趣?他这次招聘助理的要求很高,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人选就是你,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给他发一份简历,就说是我介绍的。”

    谢丽尔桑德伯格听到这里,倒是确实有些兴趣:“要求很高?”

    梅格惠特曼笑道:“要求有学术背景,常春藤名校,最好是哈佛或MIT的经济和金融专业,有在金融行业或咨询行业的从业经历。三十岁以下。”

    谢丽尔一听,这要求还真是不低,光是一条哈佛或MIT也就罢了,有学术背景这一栏,就卡掉了百分之八十凭推荐信进入哈佛的绣花枕头,而且这个年龄限制下,还要求有金融或者咨询行业的从业经验,选择范围就更小了。

    不过,这些自己全都符合,倒好像这个位置是为自己量身定做一般。

    也许可以试试?谢丽尔桑德伯格想到几个小时前那恶心的一幕,再想想自己的老师拉莫斯的劝告,也许政治真的不适合自己?

    梅格惠特曼笑道:“其实可以发简历过去试一下,在西海岸生活很舒适,氛围也更轻松。既然Zack要求这么高,肯定不会只是做普通助理的工作,挑战性应该还是蛮大的。至于待遇方面,我觉得double你现在的收入应该没有问题,可以谈一谈。”

    谢丽尔桑德伯格想了想:“谢谢,梅格,多谢你给我介绍这个机会,我一会儿就把自己的简历发过去,电子邮件可以吗?邮箱是什么?”

    梅格惠特曼把张晨的信箱告诉了谢丽尔,两人又闲聊了两句,谢丽尔挂断电话,没有使用工作的笔记本,而是打开自己的个人电脑,整理了一遍自己的简历,按照梅格提供的邮件地址给张晨写了一封自荐信。

    ————————————————

    鹏城,莲塘。

    “王总、王总!厂外又有两个人找你!”刚刚毕业没两年的候燕满头大汗的敲开王传富的办公室门。

    王传富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短袖衬衫,一听又有人找他,紧张道:“这次又是哪个供应商?别放他们进来!就说我……出差了!”

    年初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普通人可能感受不到什么影响,但作为为大品牌电池工厂做代工的比亚笛却是先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比亚笛现在最大的业务就是为东瀛的各大电池厂商做贴牌,但随着东南亚金融风暴升级为亚洲金融危机,各大公司不约而同的开始紧缩银根,平时可以按时支付的款项也一拖再拖。

    这些大厂拖比亚笛的款不要紧,比亚笛这么一个小公司总不能派人去东瀛常驻催款。但比亚笛也有一堆供应商啊,这些供应商三天两头堵在工厂门口催款,就差打出黑心工厂骗我钱财王传富和小姨子跑路的大横幅了。

    但这些都好办,最难办的是王传富的表哥吕翔阳作为公司最主要的投资人,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也举步维艰,拿不出来一分钱救命不说,还想和王传富商量能不能先把比亚笛的资金抽出来一部分救急。

    王传富这个闹心啊,只能到处躲帐,不只是多供应商,更是躲表哥,今天厂里的技术部打电话说有个难点一直没被攻下来,技术出身的王传富心急火燎的赶回厂里,却又被人堵住了。

    候燕摸了摸头上的汗珠:“来的两个人没见过,好像不是供应商,说是什么燧皇投资的。”

    “燧皇投资?”王传富摸不着头脑,“干什么的?”

    候燕挠挠头:“他们说的我没太听懂,好像是要给咱们厂投资。”

    “投资?”被钱逼得快发疯的王传富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后又觉得不太靠谱,瞪大眼睛,“别再是骗子吧?”

    现在各地骗子太多,自从下海一来,王传富算是开了眼界了,一个月至少有两三个骗子找上门来,除了憋着想要骗大的骗子集团外,耍单帮骗吃骗喝的更是如同过江之鲫。

    候燕摇摇头:“不清楚,两人开了辆皇冠,您见不见?”

    王传富咬了咬牙:“见!别带他们来我办公室,带他们去小会议室。”反正已经这样了,自己倒要看看这两个骗子能怎么骗自己,甭管来人说什么,自己就是三不政策:不掏钱,不请客,不送礼。

    没多久,候燕领着两个男的走进连空调都没有的小会议室。

    王传富一看,两人的扮相还不错,为首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戴了个金丝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另一个也有二十五六岁,虽然气质略差,但感觉也挺精明。

    两人都是西装笔挺,这可是七月底的鹏城,穿个半袖出门五分钟都能一身汗,这两人还能穿西装打领带,那领子都被汗洇湿了,看来你骗子也不好当啊。

    王传富不动声色:“我是这里的副总,姓王,两位自我介绍一下?”

    王传富留了个心眼,不跟他们说自己是这里的总经理,只说是副总,拒绝的时候还能有个请示领导的缓冲。

    为首的男人笑了笑:“王总你好,您好像就是比亚笛的总经理吧?怎么自己给自己降职了?”

    王传富臊了个大红脸,心下暗道不好,这tm肯定是来要账的,现在人花样真多啊,派两个不认识的来厂里,自己算是中了招了。

    王传富变色道:“两位要是来要账的,就别说了,我王传富不是赖账的人,只不过现在国际厂商那边货款还没打给我,等他们那边货款一到,我一分钱都不会欠,你们放心!你们要是骗子,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有债,你们也干脆死心!”

    王传富说完,却看到对面两人表情古怪,继而哈哈大笑,把王传富笑的一头雾水。

    年轻男子一边笑一边道:“王总,你别担心,我们既不是要账的,也不是骗子,我们是燧皇资本的,今天过来,是想跟您谈谈融资的事。从您的反应上看,我们来的正是时候?”

    王传富脸色一边:“你们是做高利贷的?”

    两人一愣,继而又是大笑,为首的男子掏出名片递给王传富:“你误会了,我们不是做高利贷的,这是我的名片。”

    王传富接过名片看了看,名片的材质不错,很有韧性,左上角有一个胶烫的Logo,看上去像是一盆火焰,下面一行字:燧皇资本,沈南朋,执行总裁。

    沈南朋笑道:“我们燧皇资本呢,是一家风险投资机构,风险投资你听说过吗?”

    王传富老老实实的摇摇头,他还真没听说过什么风险投资。自从毕业以来,他一直在做技术方面的工作。后来自己下海,又有表哥吕翔阳处理财务上的事情,也没怎么接触过资本运作。

    更何况,风险投资这个东西,在华夏实在太新太新了,就算五年后,也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听说过风险投资这四个字。

    沈南朋向王传富介绍了一下风险投资的概念,随后道:“当然,如果不能够通过我们的各方面审核,或者我们双方在转让股份和具体的合同条款上不能达成一致,这笔钱王总你也还是拿不到。”

    王传富努力消化了一下沈南朋的话,将信将疑:“你们真不是骗子?”

    沈南朋失笑道:“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们是骗子?就像你说的,你们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屁股债,我能骗你什么?”

    王传富想了想,摇头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说拿钱来买我们一部分股份,你们拿多少钱?买多少股份?”

    沈南朋耐心解释:“我们是根据你目前公司的价值和未来的发展潜力,给你一个合理溢价,比如,去年比亚笛盈利七百万,销售额八千万,按照十倍的市盈率来说,我们可以判断你的公司能够值七千万左右,你如果认可这个估值,我们就可以谈一谈你打算融多少钱和你准备转让多少股份了。当然,这只是一个预估,真正的估值还需要更详细和复杂的评估,我们也会委托第三方审计部门对你们的资产负债情况做出一个完整的评估,最终确定你的公司的真正价值。”

    “七千万……”王传富心里盘算了一下,这和他表哥之前对公司的整体估值相差不大,前几天两人探讨过是不是卖公司,但王传富始终觉得困难是暂时的,只要这段艰难时光渡过去,肯定还有更大的发展,因此拒绝了吕翔阳的提议。

    但是不是卖一部分股份来解决燃眉之急,王传富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

    “你们突然拜访,我一时也没什么概念。”王传富想了想,“这样吧,我先跟公司其他的股东商量一下,看看他们的意见。”

    沈南朋笑道:“当然没问题,我多说一句,刚刚你我都是从解决目前的资金问题来考虑的这件事情。但实际上,接受我们的投资,对你们最大的好处其实不是这个,而是我们可以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和专业来帮助你们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大的成功,例如上市。”

    提到上市,王传富精神为之一振,虽然他不了解风投,但上市他还是知道的。此前吕翔阳也曾和他规划过比亚笛未来的上市路线,但两人也只是yy一下。现在能上市的,都是国内响当当的企业,比亚笛这种新生代,想要上市,难度太大了。

    “实际上,风险投资在国际上的历史已经有很多年了,我们燧皇资本同时也是IDG资本在国内的合作伙伴,占有IDGVC华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在我们的支持下,即使我们不在国内上市,也能获得国际资本的青睐,香江、美国、东瀛,这些都我们可以选择的上市地点。”

    沈南朋说完,看着深思的王传富,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王总,从你辞去公职,下海经商的经历看,也是想有一番大作为,这是个机会,你认真考虑一下。名片上有我的手机号,这几天我都会在鹏城,你考虑好的话,给我打电话,不过,我只有三天时间,三天后便要回京都。”

    沈南朋来之前,便用关系调查了一下比亚笛这家公司,发现确实是一家优秀的初创公司。最为难得的是,比亚笛有自己的研发能力,这在当前的华夏制造业中可不多见。

    沈南朋知道,华夏加入WTO只是时间问题。虽然比亚笛现在暂时面临一些资金上的困难,但只要让这家公司渡过这次危机,很可能就会如凤凰涅槃,一飞冲天。

    王传富抬起头:“好,我这就联系我表哥,他也是投资行业的,是我们公司的股东,你稍等,我一会儿就过来给你们回复。”

    沈南朋含笑道:“好,不过王总,能不能给我们换个有空调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