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25章 出口气(第一更)

第525章 出口气(第一更)

    苏灼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张晨,自从上次和汤淼淼聊过后,除了工作,她就没怎么和张晨联系过。

    花心大萝卜!人渣!

    每次想到张晨除了汤淼淼以外,又和娜塔莉波特曼勾勾搭搭,国内据说还有个小女朋友,苏灼蕖就气不打一处来。

    “Solina,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这位就是Debbie姐吧?我是Irene,上车吧,今天住我那里。”苏灼蕖当做张晨不存在,摘下墨镜,对邹开璇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邹开璇和张佩葳瞅了瞅张晨和苏灼蕖,搞不清楚两人是什么关系。

    张晨摸摸鼻子:“苏姐,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我最近没招惹你吧?”

    苏灼蕖恨恨的看了一眼张晨,扭头对邹开璇道:“别理他,我们走。”说罢接过邹开璇手中的拉杆箱,打开后备箱,把两人的行李放了进去。

    邹开璇对张晨笑了笑:“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可真是太巧了,估计这几天还会见面,我们先走了。”

    苏灼蕖开着雷克萨斯扬长而去,张晨摇摇头,坐上火种源那辆GMC,吩咐一声弗兰克,让他跟着前面的苏灼蕖。

    邹开璇坐在副驾驶,看了看苏灼蕖,微笑道:“Irene,你和Zack认识?怎么好像有些不愉快?”

    苏灼蕖哼哼了两声:“开璇姐,别提他了,你们这次待几天?”

    “也就三四天吧,香江还有很多事,25日前一定要赶回去,所以这次最好能和你把该定下来的都定下来,剩下细节的部分我们可以邮件沟通。”

    苏灼蕖点点头:“好,那这几天你们就住我那里吧,沟通起来更方便一些,如果有时间,正好可以带你们在三藩玩一玩。”

    邹开璇心中好奇张晨和苏灼蕖究竟怎么回事,但见苏灼蕖不愿意说,邹开璇也就闭口不问,只是和苏灼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风景。

    张佩葳心直口快却不管这么多:“Irene,你和Zack认识?”

    苏灼蕖不情愿道:“算是认识吧,对了,你们怎么和他一起来的?”

    邹开璇不紧不慢道:“前两天在一个慈善晚宴上见到的,偶然说起都要来三藩,我们就蹭他的私人飞机过来了。”

    苏灼蕖颇为稀奇:“慈善晚宴?”

    张佩葳口快:“对啊,李超人的慈善晚宴,Solina是李佳成基金会的董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苏灼蕖吓了一跳:“开璇姐,真的假的?那李超人和你……”

    邹开璇笑了笑:“李先生他是我很崇拜的人,我只是帮他做这个基金会,但没在长和担任任何职位。不过,我和Debbie的公司倒是有李先生的投资。所以,这次我们想要收购你的超讯科技,也是向李先生汇报过的。”

    “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只不过咱们一直通过网络联系,从没见过面,如果有人在网上跟你突然说我认识李佳成,你会不会认为他在吹牛?”

    苏灼蕖笑道:“怎么会?开璇姐,你不知道,你现在就是我的偶像。”

    苏灼蕖倒是真没想到和自己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的solina居然有这样的背景,难怪眼睛都不眨的就拿出两百万美元想要收购自己这家刚刚成立没多久的短信SP公司。

    不过,苏灼蕖现在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对这次收购倒是没有太在意,真正让她烦恼的是,自己要不要答应邹开璇的邀请,加盟邹开璇的公司,去香江发展。

    圣何塞机场距离湾区很近,顺着海滨路开二十多公里就能到达帕罗奥图。苏灼蕖把邹开璇和张佩葳拉到汤淼淼的别墅,又帮两人把行李从车里提了出来,却看到张晨的GMC也跟着停在门口的空地上。

    苏灼蕖俏脸微沉,对刚跳下车的张晨道:“我可告诉你啊,我跟淼淼说了,这套房子暂时先归我用,你自己该回哪儿回哪儿去。”

    张晨是真不知道苏灼蕖又抽什么风,也没当回事,眼睛四处扫了扫,“别闹了苏姐,我爸妈回国后,我那边都好久没打扫了,我回去怎么住啊?”

    苏灼蕖不耐烦:“谁跟你闹了?没看我有客人吗,别烦我。再烦我我可就报警了。”苏灼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肚子火从哪里来,肯定是因为这小子脚踩三只船,太人渣。

    张晨看苏灼蕖不像开玩笑,只好让弗兰克把自己送回去,心里却在纳闷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更年期?还是大姨妈来了?

    看了看时间,现在这个时间汤淼淼应该还没起床,张晨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火种源开会,在让人去自己家打扫一下房间,等汤淼淼起床后自己再找汤淼淼问怎么回事。

    “现在山景城市政厅是什么意见?”

    “取得当地居民的谅解?当地居民都已经把地卖给我们了,还需要谅解什么?阻塞水源?其中十五万平都是安格斯格拉汉姆的玉米地,用水量比我们的孵化基地大十倍。”

    “不不,翻回PPT的第十页,你们对比一下,和后面的那一页是不是自相矛盾?”

    “是的,几乎所有创业者都可以免费使用我们的孵化基地。哪怕他们每天只点一杯咖啡,也可以免费使用我们的网络、打印、复印服务,我们可以只收成本费用,针对一些我们看好的项目,也可以完全不收费。甚至,我们可以对所有入驻的创业者进行评估,其中最有潜力的,我们甚至可以让他免费入驻我们建好的创客之家,而他们的代价,也仅仅只是种子轮5%的股权而已。”

    “任何行业,都符合二八定律的原则,风险投资行业也是一样,80%的项目都失败掉了,能够保本的,也只有20%,而这20%中,能够获得A轮投资的,也不过是百分之二十中的百分之二十。最后,能够走到IPO的,只有千分之八,而这千分之八中,能够坚持二十年不被市场淘汰的,只有千分之一点六,最后,能够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只有万分之三。”

    “这个孵化器,可以让我们近距离观察这些初创公司,从中筛选出最有成功可能性的企业,尽管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上帝是会掷骰子的,但只要我们考察的企业足够多,投中的几率就会比别的公司更大。好了,新的计划书我希望在三天内交给我,散会吧。”

    张晨开完会,让员工再整理出一份可行性规划,以便他能够拿着最新的规划去和山景城市政厅谈整体规划。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汤淼淼也该起床了,张晨拿起电话便给汤淼淼拨了过去。

    汤淼淼一听就吃吃的乐了半天,把张晨乐的莫名其妙。

    汤淼淼忍住笑,没好气道:“犯了什么事情你自己问苏苏去,好好琢磨琢磨上次去波士顿,你跟谁一起回来的?”

    张晨一愣,汤淼淼就已挂断电话,张晨再拨过去,汤淼淼就已经不接了。

    “让你花心,这次非好好出口气不可。”汤淼淼恨得牙根痒痒,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