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23章 信口胡说(第一更)

第523章 信口胡说(第一更)

    张自强在打自己的主意?

    张晨对此倒是有些意外,自己刚来香江没多久,也没什么名气,只有一两家八卦周刊有那么几篇报道,也没掀起什么浪花。毕竟现在港人对所谓内地富豪不怎么感兴趣,内地富豪再富能富到哪里去?在香江能进前五十吗?

    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表明,就是张自强。

    也许自己只是候选人之一?那他原本是要绑谁来着?

    张晨先是打开电脑,google了一下,最近几个月,google的发展速度非常迅猛,已经占领了全美23%的搜索份额。而且,google的成长速度远快与其他竞争对手,相信再过一段时间,google的占有率就能超过30%。

    google目前还不支持中文,但香江作为英国殖民地这么多年,香江很多个人站也都是英文的。没多久,张晨就找到一篇所谓香江十大富豪揭秘的文章。

    郭丙乡?是他吗?好像是。张晨托着下巴想了想,总之无论如何,还是要多加戒备。

    对张自强,张晨还真不敢掉以轻心,俗话说得好,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怕精神病的。张自强就是个精神病,变态。

    变态并不可怕,但是当这个精神病、变态有了强大的武力支持,可就不一样了。

    鼎盛时期,张自强团伙四十多人,主力装备已经是手枪和全自动冲锋枪,更夸张的是,他还肩扛火箭筒

    就连李佳成,儿子被绑,亏了十亿,也没敢直接找张自强的后账,只能借进京面圣之机,向京都提出请求,内地抓捕

    、内地审判、内地枪毙,背后动一动手脚。

    张晨一时也想不到该如何对付张自强,只能加强戒备,虽然他知道对方真动手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变更了下午去机场的路线。

    位于离岛的香江国际机场还没有建好,目前所有飞机的起飞和降落仍然要使用已经服役七十年的启德机场。启德机场地处九龙城闹市区,区位狭小,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

    托马斯倒是表现的很轻松,什么hsh,什么绑匪,对于他和他的团队这种经历过正规化军事训练,本身就是来自以色列各支精锐部队退役人员的安保公司来说,完全不放在心上。

    “先生,你不用太担心,只要他们不动用重武器,就不会有丝毫危险。”托马斯坐在司机后面的第二排座椅上若无其事道。

    普尔曼除了司机和副驾外,虽然是轿车,但后面有两排座椅,只不过第二排座椅和第三排是面对面的布置,第二排座椅一般是收起来的,只有保镖随行,且安保级别非常高的时候,第二排座椅才会坐人。

    张晨笑了笑:“当然,我相信你们的专业性。对了,现在我派过去训练的那几个小伙子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毕业?”

    托马斯称赞道:“前几天我刚刚问过总部这边,他们已经被派到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进行实习,实习期大概还有半个月左右就结束了,他们几个人表现都很不错,个人战斗力和意志都很强,也有很好的适应力,应该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张晨点点头,放下心来。

    一路无惊无险的到达启德机场,邹开璇和另一名中年妇人已经在VIP休息室等了一会。

    这名中年妇人正是邹开璇的闺蜜、佟新华的表妹——张佩葳。

    张佩葳比邹开璇的年纪还要大几岁,看上去已经四十出头了,和苏文锦都差不多大,没结婚也没男友,虽然张晨不喜欢猜测别人的私生活,但也会忍不住怀疑这个大龄豪门小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喜好。

    “哇,很不错啊,Solina,要不要我们两个一起买一架,这样以后出去玩就舒服多了。”看的出来,张佩葳是真的蛮喜欢这架飞机的。

    邹开璇微微笑道:“太贵了,我买不起,你倒是可以让佟sir买一架,我找你借你可不要小气哦。”

    张佩葳哈哈笑道:“让KS花钱啊,到时候我们找他借。”

    邹开璇抿嘴道:“让你二表哥买一架还差不多,他在全世界都有生意。以前有人劝KS买,但KS说他在其他地方没什么产业,买了意义不大。”

    邹开璇扭头对张晨道:“Zack,谢谢了,我原本最不喜欢长途飞行,哪怕是头等舱,也很拘束,想一想去三藩要十几个小时,头都大了。你顺路载我们过去,真是谢谢了。”

    张晨笑了笑:“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邹小姐这次去三藩准备待多久?”

    张佩葳插嘴道:“差不多一周左右吧,KS月底生日,我和Solina都要赶回来的。”

    邹开璇解释道:“这次去事情不太多,顺利的话两三天时间就能办完,现在香江这边情况不稳,人心惶惶,还是早点回来的好。”

    张晨点头:“理解。”

    机长麦克米伦打断几个人的谈话,告诉他们现在已经可以起飞了,向张晨询问是不是立即起飞,张晨点点头,不过多时,湾流V就平稳的爬升到了一万三千米的高空。

    公务机从香江飞三藩与从京都飞不同,同样都是大圆线,香江的航线却是经停北海道,再通过北海道直飞三藩。

    “可惜了,如果持有到现在再把ICQ卖出,收益肯定更高。”邹开璇面带遗憾,对张晨道。

    几个人聊天,自然而然就聊到张晨的发家历史上来了。由于被问的太多,张晨早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套个条件反射,就像背报菜名一样,一开口,全tm都是编的。

    张晨笑道:“如果现在卖,盈利率可能会高一点,但我却会损失一年多的时间。”

    “现在什么最重要?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当然是时间最重要,有了时间,就有了一切,时间没了,人也就只能抓住眼前能抓住的东西了。”

    窗外万里无云,从圆圆的舷窗望出去,就是一片碧蓝的大海,机翼两侧挑起的气流在空中留下两条若有若无的白线。

    “所以呢,做风投这个行业,最要紧就是见好就收,到了自己的预期收益时,尽快平仓结算,持续投入、多项目投入、频繁运作,把资本的运作真正看成是一门科学,才能活的长一些。”

    张晨信口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