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16章 星火学者奖励计划(第二更)

第516章 星火学者奖励计划(第二更)

    张晨之所以答应李恩泰捐一百八十万港币给李超人基金会,倒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也不是为了同李超人家族修好,而是因为想到了一个性价比非常高的捐助方案——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在后世虽不能称为妇孺皆知,但只要是对科研学术稍有了解的人都能说出一二,而捐助这个奖励计划的李超人基金会更是名利双收。

    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在初期为科学家们提供了良好的物质保障,吸引了大批海外学者归国,为华夏的科研事业立下汗马功劳。到了后期,虽然这点钱已经不入科研人员的法眼,却成了一个学术界巨大的荣誉,仅次于两院院士的荣誉。能够获得长江学者称号的专家学者无一不是在各自领域独领风骚的大牛和极具潜力的科研人员。

    而这个冠了长江名号的奖励计划李超人一共捐了多少钱呢?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实施的前十年,李超人一共捐助了一亿三千万人民币,平均每年一千三百万。

    外星人现在的金盾基金,今年的捐助金额都不会少于五百万,明年的捐赠金额会更高,也只是在政法系统见到点水声。但人家李超人,用一千三百万就让全华夏的顶级学者拼红了眼,更上达天听,捞到的好处大大滴。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但现在,似乎还没有这个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出现,应该李超人还没向京都提出这个建议。

    前世张晨工作了几年想要读在职研究生的时候,就曾经让朋友帮忙介绍一个导师,这个导师就是长江学者的一员,牛得很。再加上介绍的朋友和这个导师关系也一般,张晨就没能让这位长江学者选中,为此还郁闷了许久。

    但现在,如果自己抢先提出这个计划,并且获得京都的认可,那么,自己的这个奖励计划就有可能取代还未诞生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成为华夏每年除评选两院院士外最牛逼的学术评定盛会!

    其中的好处不言而喻。

    这个计划叫什么名字好呢?火种源学者奖励计划?不行,不顺口。而且自己也不想让火种源这个伞公司让公众知晓,那叫什么呢?

    有了!自己不是在香江注册了一个星火科技么,不如就让星火科技出面,成立一个星火基金会,而这个计划的名字,就叫星火学者奖励计划!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每年评定的这些星火学者,都是学术领域的星星之火,也许有一天,就能成为可以烧天的熊熊烈火!

    于国于民于己,善莫大焉。

    想到此处,张晨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李恩泰奇怪的看了看张晨,不明白他笑什么,但他认为张晨既然已经答应参加李超人的慈善晚宴,又答应捐一大笔钱,自然是接收到了自己示好的信号,两人的话题可以谈得更深入些了。

    “对了,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情,我和父亲谈了一下,他对这个方案不置可否,你帮我想一想,还有什么我们没考虑到的?”李恩泰从冰桶中又抽出一支拉图,张晨接过来一看:“75年的拉图?好酒啊,不过,今天你的马让我赚了一笔,为庆贺约克夏夺冠,还是喝我的这瓶吧。”

    张晨招了招手,张晨今天的贴身保镖拉夫斯从手提箱中取出一支红酒,李恩泰眼睛一亮:“康帝?”

    服务生用开瓶器启开瓶塞,用一块巾布擦了擦瓶口,手握住酒瓶的垫布,酒标冲上,先给张晨倒了一杯。

    张晨拿着水晶杯晃了晃,闻了闻酒香,举起杯尝了一口,对服务生示意一下,服务生才又给李恩泰倒了一杯。

    李恩泰也尝了一口,“好酒,77年的康帝虽然还是有点年轻,但已经进入适饮期,的确不需要醒酒。没想到你也喜欢杯中之物。”

    张晨笑了笑:“我只是喜欢尝试,坦白说,我不懂红酒,但既然康帝是最贵的,说什么也要尝试一下。在这方面,令弟似乎倒是和我有些共同之处。”

    李恩泰嗯了一声,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有好奇心是好事,保持好奇心也很难,但更难的是如何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张晨笑了笑:“令尊是什么态度?”

    李恩泰苦恼的表情一闪而过:“我能看得出来,父亲对数码港这个计划是有兴趣的,但当我提出由长江建设来向港府提交计划案的时候,他却有些不置可否,把这个计划压了下来。”

    张晨想了想:“数码港计划耗资庞大,是不是令尊觉得风险太大?”

    李恩泰摇摇头,否认道:“不会,按照这个计划案,虽然前期投入较大,但对提升长江建设的股价很有帮助,不会给长江带来太严重的资金压力。”

    张晨略略皱眉:“难道他还是希望由令弟主导这个方案?”

    李恩泰懊恼道:“我也怀疑有这个可能,但长江的实力和经验要比盈科强得多,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计划,不由长江主导,风险更大,以父亲的性格来说,似乎太过反常。”

    张晨捏着杯托晃了晃,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李生,冒昧问一句,令尊最近似乎和一位姓邹的女士走得很近?”

    李恩泰略显尴尬之色:“都是无良媒体乱写,邹姐只是去年和父亲在京都的东方广场项目上有过合作,再加上住的比较近,被外界乱传的。”

    张晨摆摆手:“李生,别见怪,我只是突然想起这件事,说不定令尊举棋不定,和这位邹小姐有些关系。外界传言虽不可信,但令尊很欣赏邹小姐的才能应当是没错的。我觉得,不论是不是她在其中起了作用,你都应当拉上她一起来做这件事,毕竟和气生财,我想,这也是令尊希望看到的。至不济,你也能从邹小姐口中探听出令尊为何态度如此暧昧不明。”

    李恩泰心中既尴尬又不甘,李超人和邹开璇之间的事情他自然比谁都清楚。他和李恩模一样,都与已经去世几年的母亲感情甚笃,只不过他心思更加沉稳,更能忍,喜怒不形于色。

    但在他心里,非常不认同李超人和邹开璇之间的关系,更觉得是父亲对不起已经去世的母亲。

    但他毕竟不是李恩模,可以为了个人好恶同李超人闹掰,他自认为想成大事,第一点就是要能忍。

    因此,李恩泰轻轻吐了口气,“Zack,你的建议非常好,我会和邹姐联系一下,听听她的意见。”

    张晨举起杯,微笑道:“灭却心头火,点起佛前灯,他日之后,李兄的成就必不下于令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