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15章 慈善晚宴(第一更)

第515章 慈善晚宴(第一更)

    十七亿美元的获利听起来很多,但和张晨五亿美元的本金相比,也只不过是340%的盈利。

    要知道,迈克尔巴里和约翰保尔森等人在十年后做空次贷,可是有百分之四百到一千二的回报。

    但高丽一役,毕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迈克尔巴里、约翰保尔森等人做空次贷,前前后后用了接近两年时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赚到如此高额的利润,张晨已经很满意了。

    十七亿美元通过各种渠道,如江流入海一般流进了恒源实业、燧皇投资、星火科技这三家设在香江的空壳公司,这笔钱张晨并不想转移至美国。目前Matrix自身造血能力足够,不仅不需要上市融资,甚至还有足够的利润反哺火种源的运营。

    现在美国火种源的资本负债率连百分之五十都不到,只有十三亿美元的负债,哪怕算上贝兰克芬控制的三家基金,负债总额也不过二十二亿美元。

    如果这个数据披露出去,只怕会惊掉资本市场所有人的大牙,像张晨这样快速积累财富的,历史上并不少见,三星从一个地方性的公司成长为世界级公司也不过用了五年的时间。

    但这些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负债率奇高。

    想要快速积累财富,只能依靠借鸡生蛋,扩大资本总额,往往在这个阶段,资本负债率超过百分之一千都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像张晨这样,负债率如此之低,却还能在短时间内成为世界级富豪的,几乎闻所未闻。

    “上一场怎么样?赢了么?”李恩泰走进包厢,拿起望远镜,“别怪我没告诉你啊,今天约克夏的状态很好,如果你要投独赢,可以在它身上下一注。”

    张晨伸手招来侍应生,递过去一百港币:“7号,约克夏,谢谢。”

    李恩泰看了看张晨:“怎么投的这么少?多押几匹好了,输了算我的。”

    张晨笑着摇摇头:“我不懂赛马,就是跟着玩玩。约克夏是你的马?”

    李恩泰点点头:“今年刚刚在英国训练好,参加了几场马赛,成绩还不错,今天可能会爆个冷门。对了,你要不要加入马会?刚刚咱们碰到的那个人就是香江赛马会副主席夏佳里,他和我家关系不错,我可以介绍一下。”

    张晨百无聊赖的摇摇头:“算了吧,我对赛马没什么兴趣,以后再说吧。今天找我来,不会只是为了给我讲马经吧?”

    李恩泰看着望远镜:“真的没什么事,上流社会就是这样啦,一起赌赌马、打打球、参加个慈善拍卖,这种活动参加多了,交情自然也就有了。像我父亲,现在每周还都要和童叔和四叔他们一起打球打牌,相处熟了,有了感情,生意上的事情就好做多了。”

    张晨哈哈笑道:“生意生意,要是熟了,不就变成了熟艺?”

    李恩泰放下望远镜,扭过头:“你这是在中文中望文生义,但在英文中,business的词源是busy,忙。忙的事情就是business。而我们自从出生那天开始,又有哪一天是不忙的呢?忙着学习,忙着工作,忙着谈恋爱,忙着生存,忙着死亡,就连来看赛马,也都在忙。”

    “别人称呼我们为businessman,生意人,也是忙碌的人,忙碌起来,business自然就来了,不忙,就没有business可做。”

    张晨心头一动,李恩泰看上去低调木讷,外界对他的印象一直不是特别鲜明。他作为李家长子,身上却似乎少了那么一些魄力和野心。尤其和他那个霸气侧漏的弟弟比起来,他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如果不是去年的绑架案扩大了他的知名度,很多本地港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就连张晨,最初接触时未免在心中也对他存了几分轻视,觉得他不过尔尔,但这次偶然的言语交锋,李恩泰言辞犀利,反应极快。张晨再做观察,却发现他又恢复了那种低调木讷的表情。

    到底是八岁就开始参加董事会的世家子弟,哪怕外界名声不彰,但李恩泰绝对不像他表现出来的东西这么简单。

    张晨面色一整:“李生,受教了。”

    李恩泰憨厚的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叫我Victor好了。看,开始了。”

    张晨也拿起望远镜,只见所有闸门同时开启,十余匹骏马如离弦之箭一般蹿向跑道。

    他今天来的地方是沙田马场,这个马场是香江第二座跑马场,比跑马地的老跑马场更大。这一轮是1400米泥地赛,李恩泰的约克夏在领先了几百米后有些后继乏力,逐渐被后面的马匹追了上来。

    他们的包厢在最上一层,饶是如此,场内观众巨大的声浪仍旧清晰可闻,“Come on!No.X!you get

    it!”之类的加油声此起彼伏。

    张晨也不由得被这种气氛所感染,手心有些冒汗,虽然他只投了100港币玩玩,但看到跑道上一匹匹充满爆发力的高头大马被瘦小的骑师驾驭着,风驰电掣一般奔向终点,仍旧有几分激动。

    一分多钟的时间转瞬即过,最终李恩泰的约克夏在后半程发力,领先第二名半个身位获得第一。

    “Yes!”李恩泰高兴的挥了一下拳头,包厢中的服务生早有准备,啪的一声,启开了一瓶冻在冰块中的香槟。

    “恭喜李生!”张晨也有点高兴,鼓了鼓掌,毕竟他也买了李恩泰的约克夏独赢,算是个不错的彩头。

    “thanks。”李恩泰端起两杯香槟,“Sante。”

    张晨接过酒杯示意了一下,“Sante。”

    “Zack,明天晚上,我父亲在文华东方举办一场慈善晚宴,有没有兴趣参加?”李恩泰把空酒杯递给服务生,转身对张晨说道。

    张晨想了想,笑道:“既然是business,再忙也要参加啊。”

    李恩泰哈哈大笑:“好,晚上我派人给你送邀请函,不过,既然是慈善晚宴,你可要做好出血的准备。”

    张晨笑了笑:“正好刚刚赢了点钱,做慈善也不错。”

    李恩泰摇头笑道:“只捐一千八可不行,这次是为我父亲的‘李超人基金会’捐款,用于支持国内的高等教育,你怎么也是百亿港币的大富豪,如果不出点血,哪里配得上你的身份。”

    张晨笑了笑,他对做慈善没什么兴趣。倒不是他小气,他始终认为,真正的慈善不是为穷人捐多少钱,而是通过促进科技的进步和提高全人类的基本素质来提升全人类的生活品质。

    与其把钱捐给这些不知所谓的基金会,还不如多组建几个科研机构,把可控核聚变先搞出来,让人类彻底摆脱能源危机,争取早日冲向宇宙,去开发无穷无尽的宇宙资源,让全人类都远离贫穷和饥饿。

    这才是大善。

    张晨本想说些什么,但心念一动,想到刚刚李恩泰说的支持国内的高等教育,不由得眼珠一转,“好吧,既然你李大少都说话了,我怎么也要出点血,就在一千八后面加三个零好了。”

    李恩泰哈哈大笑:“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