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11章 祸水北引(第一更)

第511章 祸水北引(第一更)

    杨铸平对张晨手中有罗刹如此详实的经济数据并不感到意外,在这个年代,华夏对他国的情报收集和分析大多放在军事国防科技方面。对于经济方面的情报信息,更依赖于公开报道和驻外使馆的信息反馈。

    而且,像idc、标准普尔、穆迪、彭博这种信息机构,对于经济数据的分析和信息收集可能比一国的力量都要强大,甚至很多国家的情报机构都是这些机构的大客户。

    例如张晨现在说的,就是杨铸平完全没有掌握的情报。

    “罗刹自从去年全面开放金融市场以来,大量国际资本涌入罗刹,其中约有300亿美元来自于量子基金、老虎基金、骑士基金、长期资本基金为代表的数百家对冲基金公司,这些公司购买了大量罗刹的短期国债,利率甚至超过30%。而这些对冲基金,又是本次亚洲金融风暴的始作俑者,正是他们在背后兴风作浪。”张晨站在地图前,快速搜索着脑中的数据,把论据一条一条的摆给杨铸平。

    “这些对冲基金公司为什么会投资罗刹呢?说起来既简单又好笑,一方面,西方世界欺骗罗刹采用休克疗法,全面私有化、全面市场自由化,而这些对冲基金都是经济自由化的倡导者和推崇者,他们认为罗刹在实行休克疗法后,短期内资产价格快速降低只是暂时现象,随着经济自由化改革的不断深入,罗刹经济回暖只是时间问题。作为传统价值投资的拥护者,这些对冲基金必然不会放弃抄底的机会,也正因如此,才让罗刹成了过去两年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

    “也就是说,由于骗子的演技太出色,把自己都给骗倒了,奥斯卡真应该把最佳演员奖颁发给罗刹请来的这些自由派经济学家,如果不是他们的精彩表演,曾经世界两极之一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杨铸平聚精会神,听到张晨这句话也不由得失笑:“你这小子,我可提醒你啊,现在国研中心主要在研究芝加哥学派,你说这个话可是有风险的,小心被人砸你们家玻璃。”

    张晨笑了笑:“比起弗里德曼和斯蒂格勒所代表的芝加哥学派,我更加赞同另一个芝加哥大学毕业,却在哈佛大放异彩的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美国永远都是对外宣传弗里德曼,对内实行萨缪尔森。”

    杨铸平一愣,若有所思。

    张晨继续道:“说回正题,刚刚说的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索罗斯们投资罗刹,也是基于对资本主义经济自由化的信仰。在年初经济人杂志对索罗斯的一篇访谈中,索罗斯就阐明了他的观点,他认为罗刹正处于从强盗资本主义向合法资本主义转变的过程中。索罗斯是个zz信仰非常明确的人,为此他还专门成立了一家基金会,依靠强大的资本对外倾销他自己的意识形态。而罗刹目前的这种转化,和他的理念完全一致,因此,他也乐于帮助罗刹吸收更多的国外投资,以证明自己理念的正确性。”

    “所以,只要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他们沽空东南亚的方法沽空罗刹的股指和货币,就能让这些对冲基金的资金链出现严重缺口,把他们的资金牢牢拖死在罗刹。”

    杨铸平摸了摸下颌,沉吟半晌:“会不会太理想化了?你刚刚说他们大量持有罗刹三至六个月的短期国债,如果他们果断套现,虽然会有所损失,但三个月到半年之内,就能撤回全部资金,很难对他们形成致命打击。既然这样,为何不从债券方向着手,这样岂不是更加直接?”

    张晨眼神闪烁:“杨总,索罗斯的那段话中,有一点我是认同的,罗刹确实正处于从强盗资本主义向合法资本主义转变的过程。”

    张晨顿了一顿:“但只要没完成这个转变,罗刹的本质就仍然是强盗资本主义。”

    杨铸平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不是那么清晰,“说明白一些。”

    张晨一字一句道:“我认为,在当前罗刹的经济形势下,如果爆发危机,将会是一场综合性的经济危机,其中包括金融危机、债务危机、贸易危机,而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债务危机。强盗是什么?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到了他们口袋里的钱,又怎么可能这么痛快的往外掏?有合同又怎么样?如果他们尊重合同就不会被称为强盗了。”

    “所以,如果债务危机一旦爆发,罗刹有极大可能性宣布债务延期,所有在罗刹的投资,无论短期外债还是长期外债,到时候都变得一文不值!”

    “你说罗刹会宣布债务违约!?”杨铸平第一感觉是这不可能。

    不管怎么说,罗刹都是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超级大国的继承人,有着世界上最广袤的领土和顶尖的军事力量,

    但冷静下来后,杨铸平发现,以他和罗刹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经历来说,这个国家如果真的面临这样眼中的经济危机,会做出什么事来真的不好说。

    毕竟,罗刹的没有信用在国际上是出了名的,就连华夏,也曾为此吃过罗刹不少亏。

    张晨点点头:“虽然我不敢百分百肯定,但确实有这个可能性,罗刹是不可能像高丽一样,同意imf的全盘接管计划的。况且,罗刹的问题,也不是imf能够解决的。所以,我们不涉及债市,就是防备其债务违约的风险。”

    杨铸平站起身,在办公室里缓缓踱步,“如果罗刹真的宣布债务违约,这些国际炒家会损失多少钱?”

    张晨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至少一百亿美元吧,其中持有债务比例比较大的几家很可能会面临破产。到时候,美国的股市也会随之大跌,虽然只是短暂的下跌,但已经在罗刹折损了大量兵力的国际炒家短期内必然不可能再有进攻香江的实力,融资也会变得越来越难。而我们的外汇储备,正在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递增,等到他们恢复了元气,我们却比现在强大了好几倍,他们只要不傻,就不会冒险再次组织进攻。这样,这场席卷多半个亚洲的金融风暴也就被消除了。”

    杨铸平在办公室背着手走了几圈,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突然,杨铸平展颜一笑:“张晨,如果让你指挥香江这场战役,外管局向华安需要投入多少外储?”

    张晨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最少需要两百亿美元,如果是三百亿美元,我有信心在两个月内击败国际炒家的第一轮进攻,盈利五十到八十亿美元。”

    杨铸平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把这件事情递交常委会进行讨论,至于你说的罗刹……”

    杨铸平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从国家层面上来讲,都不可能动用自己的主权基金攻击一国的经济体系,搞不好会被认为是战争行为,所以,这件事你就不用再提了。”

    张晨目光微微一凝,没说话。

    果然,杨铸平继续道:“罗刹的经济确实让人忧心,我想,除了你我,肯定还有很多人看透了这一点,idc不就做出了严密的数据分析么?如果这个数据泄露的话,再有部分国际炒家闻风而动,罗刹的麻烦会很大啊。”杨铸平摇头叹息道。

    张晨微微一笑:“杨总,我明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