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09章 Bestseller(第二更)

第509章 Bestseller(第二更)

    班尼路这个牌子还是挺可惜的,九十年代末到两千年初的几年,班尼路几乎成了时尚休闲品牌的代名词,但后来由于精英策略失误,产品质量下滑,加上竞争对手逐渐增多,便开始江河日下。

    而疯狂的石头中黄波扮演的黑皮一句“牌子,班尼路。”更是给了班尼路重重的一击,让班尼路彻底从时尚身份的象征变成廉价低端的代名词。可笑的是,这居然是班尼路的一条植入广告。

    没有宣传才是最坏的宣传,班尼路成功颠覆了这一定律。

    张晨想要搞服饰快销,自然不会选择已经被香江公司收购的班尼路。他原本的目标是ZARA和HM这两个牌子,毕竟这两个牌子在快消行业还不算昙花一现,都有很强的设计团队和持续且一贯的品牌形象。

    但Zara和HM都采用直营策略,不接受加盟和合资,而且现在对华夏市场也没什么想法,毕竟光是欧美市场还没吃够呢,大老远的跑亚洲来,图什么啊。

    至于东瀛的优衣库,先不说现在他们还在苦苦转型,就算转型成功后的优衣库,在华夏取得爆发式的销量也要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了。

    当然,如果火种源真的下力气去和Zara及HM谈,未必谈不下来。但张晨转念一想还是算了,现在这两个牌子已经在国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想要和他们合资或取得大陆地区的总经销权,付出的代价肯定不菲,与其如此,还不如退而求其次,找那些想要快速扩张却资金匮乏的公司来合作。

    火种源最终还是把目光盯向了丹麦Bestseller公司,以150万美元买断了其旗下Jackjones、Only、Veromoda、Selected等品牌在大中华地区的独家使用权。

    苏文锦想了想:“这样倒是也行,不过他们都没做生意的经验,能行吗?”

    张晨正专心致志的对付手里的那只皮皮虾,“你开小肥羊之前不是也没经验,而且,我找Bestseller要了两个人,都是丹麦人,虽然年轻,但经验还是挺丰富的。之前我也和他们聊过了,他们对华夏市场很看好,也有自己的思路。开个服装公司用不了多少钱,他们原本和Bestseller的老板鲍尔森已经商量好了,他们两人各占25%的股份,bestseller占50%,按股份平均出资,在国内开展服装业务。”

    “现在鲍尔森把旗下品牌的大中华区的专营权交给了我们,作为谈判代价的一部分,他们两人各占10%的管理股份。我的想法是,如果亲戚们愿意开店,我可以给他们提供三年期的无息贷款,资助他们把店开起来,成为我们经销商体系中的一部分。”

    张晨也一直都在考虑,自己有钱后,该如何帮助家里的亲戚们实现共同富裕。

    有句老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鸡犬都能跟着升天了,自己的亲戚不照顾照顾,也实在说不过去。

    而且,自己成了百亿富豪,但亲戚们却还都每个月拿着几百块钱的工资过着苦哈哈的日子,传出去也不好听。

    但如果把亲戚朋友之类的都招入公司,不管是自己投资的任何一个行业的公司,从管理上说,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最终,张晨还是决定以无息贷款资助的形式来帮助这些亲戚,虽然他也能成立家族信托之类的信托机构,但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吃大锅饭也不是张晨想要看到的,哪怕为了这些亲戚好,也要给他们灌输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动者不得食的观念。

    毕竟他们都是从大锅饭的年代走过来的,好不容易这几年有了危机意识,再成立个家族信托,难免会滋生一部分人的惰性。还是再等几年,他们的观念彻底转化后,再做这方面的打算比较好。

    张国强放下手中的报纸:“嗯,这个方法好,妈,回头你给国富、国民他们打个电话,把他们叫到家里开个会,说说这个事。”

    奶奶连连摇头:“还是你们打电话吧,我哪里说的清楚。”

    张国强琢磨了一下:“文锦,还是你通知大伙儿吧。他们现在也都装了电话,方便得很。”

    张晨笑了笑,果然是屁股决定脑袋。张国强位置不同了,思考问题的方式也不一样了,要是放在以前,张国强哪里会考虑由谁打电话比较好这种事情,肯定操起电话就拨出去了。

    这个电话当然要苏文锦打最为合适,一方面,她是长嫂,这种给好处的事情由她主导有助于家族关系和谐,其次,她开的小肥羊赚了不少钱,除了小姑一家其他亲戚基本没沾到什么光。当面虽然不会说什么,但背后难免会有些冷言冷语。

    最重要的,张国强作为长子,不需要通过这种事情进一步加强自己的权威,而苏文锦却需要。

    尽管只是谁来打电话这件小事,其实也体现了一种华夏人在人际交往中的智慧。

    应该说,张国强的脑子也已经开始上路了。

    这个事情张晨不需要多操心,他也不准备参加自己的家庭聚会,第二天一早,他就让胡凯旋开车把他送到京都。

    刘云开那边传来消息,杨铸平要亲自和张晨聊一聊关于华安投资改组主权基金的事情。

    见面的地点不在海子,而是在朝内大街的国研中心。

    张晨的车牌号早就有人提前登记备案,可以直接开进国研中心,门口的武警目不斜视,站在岗哨上啪的一个敬礼。

    张晨还是蛮感慨的,前世他曾经在这附近住过一年多,别看这里是二环内,但实际上居住条件很差,都是老楼。但现在这些后世的老楼看上去还都很新,张晨甚至还透过车窗看到了自己在05年租住的那栋五层居民楼的窗户。

    胡凯旋把车稳稳地停在国研中心院内,张晨刚下车,就看到刘云开的奥迪也进了大院。

    “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张晨和刘云开肩并肩走进国研中心大楼,窃窃私语。

    “有戏,不过这次你可得做好准备,说是研讨会,但研讨结果基本就是决策层的决策依据,连情报中心的老谢都来了。”刘云开嘿嘿笑了两声。

    张晨点头道:“应该的,毕竟是重大决策,不过,主权基金早一天成立,对我们的货币体系安全和保护国有资产就更为有利,这是大势所趋。”

    两人坐电梯来到五楼,推开会议室的门,张晨深吸一口气,终于,站上这个舞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