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05章 恐吓

    一辆崭新的奥迪A6吱的一声停在海子西门,刘云开告诉司机在院里等自己,手提装着张晨那份计划书的黑色公文箱,树荫掩映下,一栋四层小楼若隐若现。

    夏日正午的阳光穿过片片树叶,在他身上打出一片片的光斑。

    刘云开踩着楼梯上的木质地板,发出噔噔噔的声音,“刘秘书,来啦?哦,现在得叫刘司长了。”

    “哪里哪里,过来和杨总汇报一下工作,您忙,您忙。”

    刘云开满面笑容的和路上遇到的人们打着招呼,虽然他一周前还算这里的一员,但此时再回到这栋小楼,居然让他生出几分陌生之感。

    “小褚,杨总在吗?”刘云开敲开原本自己的办公室门,褚茂才也是办公室的老人了,刘云开调离后杨铸平提了褚茂才来接替刘云开的位置。

    “杨总正在办公室见几个英国人,一会儿就结束,刘司长这次去香江看来收获不小啊,满面红光的,哎呦,这箱子不错啊?香江买的?”褚茂才给刘云开倒了杯茶,打趣道。

    刘云开喝了口茶,“英国人?啊,标准人寿的人吧?他们在京都好像又设了个代表处?”

    英国标准人寿刚刚进入华夏,但受制于国内严格的外资行业管制,无法在华营业,此前只是在沪市开了一个办事处,刘云开调离前,标准人寿的人正四处托关系,希望能在京都也开一个代表处。

    刘云开自己心下早有猜测,估计这个代表处就是用来游说的,游说华夏尽早把保险行业对外开放。

    褚茂才嘿嘿笑了两声:“听说在鼓楼大街上找了个办公地点。”两人正说着,就看到杨铸平办公室的门开了,两名红脸蛋的盎格鲁萨克逊人和一个华人翻译从杨铸平办公室走出,一边相互低声讨论了两句,一边往褚茂才办公室走来。

    杨铸平选秘书,英语一定要好,褚茂才外经贸大学毕业,一口地道的伦敦腔,比这俩老外口音都纯正:“克劳奇先生,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红鼻头的克劳奇遗憾的摇摇头:“有这个心理准备,不过,我们还是希望华夏能够把保险行业列入加入WTO后第一批开放名单。”

    克劳奇眼角余光一扫,发现自己身侧坐着的人事刘云开,颇为惊喜:“啊,这不是刘秘书吗?听说你高升了,恭喜。”

    刘云开瞟了一眼褚茂才,矜持的笑了笑。

    正说着,褚茂才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是,杨总,好的,刘司长已经到了,好。”

    褚茂才挂断电话,对刘云开笑道:“刘哥,老板让你进去,听起来心情不是很好,注意点。”

    刘云开心领神会,敲了敲办公室的房门,走了进去。

    ——————————————

    盛夏七月,无论南北都是酷暑难耐,北黛河的海风给这座海滨小城却带来了几丝凉意。

    一辆不起眼的黑色桑塔纳穿过重重警卫,停在了海滨半山腰一座三层别墅旁。

    一名别墅旁执勤的警卫走过来敬了个礼,拉开车门,张晨和汤淼淼从车里钻了出来。

    汤淼淼看了看略显紧张的张晨,伸手给张晨整理了一下衣领,“我外公很和善的,没事。”

    张晨点点头,他确实有点紧张,一方面是因为宋兆明的地位,另一方面,他最怕见女方家长。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迟早也有这么一天,张晨咬咬牙,“走吧,东西还是我提着吧。”说罢,张晨从汤淼淼手中拿过一个长长的盒子。

    “陈阿姨!”汤淼淼对刚从别墅迎出来的一名身着朴素的中年妇女甜甜的叫了一声,“外公最近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我估计你们快到了,下来迎一下你们。”陈阿姨上下打量了张晨几眼,眼神中颇为和善,“门口风大,进去说,你外公正等你呢。”

    张晨礼貌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陈阿姨你好,我是淼淼的朋友,张晨,以前常听淼淼提起你,说她是你看大的,一点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汤淼淼提前给张晨做了功课,张晨知道,面前的这个中年妇女陈韶容作为宋兆明的生活秘书,已经跟了宋兆明二十多年的时间,与宋家人不是亲人也胜似亲人,礼数自然要周到一些。

    陈韶容推辞了两下,汤淼淼拉着陈韶容的手臂撒娇道:“陈阿姨,你就收下吧,算我送你的还不行吗?”

    陈韶容推辞不过,也就收了起来。

    两人一边跟着陈韶容走进大厅,汤淼淼小声问道:“外公今天心情怎么样?”

    陈韶容还没回答,两人耳边就传来一声冷哼:“心情不怎么样!都快被你气死了!”

    张晨一激灵,抬头一看,一名身材高大、满头银发的老者拄着拐杖出现在书房门口。

    正是以前经常在电视上能看到的宋兆明。

    “外公!”汤淼淼欢呼一声,揽住宋兆明的胳膊,“你身体还好吧?大夫不是跟你说不能出远门吗,怎么又来北黛河了?”

    宋兆明面容稍霁,神色威严的打量了张晨几眼:“你就是张晨?”

    张晨现在倒不紧张了,毕竟重生后见过的世面多了,礼貌的鞠了个躬,“宋老,您好,我是张晨。”

    宋兆明面无表情:“淼淼,你留在外面。你,进来说话。”

    汤淼淼急道:“外公!你别为难他……”

    张晨拉住汤淼淼,给了汤淼淼一个“放心”的眼神,转身对宋兆明道:“我扶您进去。”说罢主动搀扶宋兆明走进书房。

    张晨回身把房门关上,四下打量了一下,说是书房,其实也没有多少书,和部分行政机关的办公室布置差不多。

    张晨从腋下取出一直夹着的那个长盒,双手放在宋兆明的老式办公桌上,“宋老,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幅字,听淼淼说您对书画一道钻研颇深,请您品鉴一下,算是我们做晚辈的一点心意。”

    宋兆明垂目看了一眼盒子,“既然你的生意大多都在美国,以后还是少回国吧。至于淼淼,以前怎么样我不追究,以后你们不用再见面了。”

    张晨心头微微一沉,“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宋兆明抬起头,双目直视张晨:“史曼卿失踪那件事是你做的吧?还有致公总堂的周国强,小小年纪心思便如此狠毒,如果在战争年代,我第一个毙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