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504章 围魏救赵

第504章 围魏救赵

    “你这飞机从外面看上去不大,内部空间还真不小。”刘云开进入机舱,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坐在沙发上试了试,“比民航舒服多了,比专机也不差,到底是两个多亿的私人飞机,啧啧。”

    张晨笑了笑,这架飞机普拉察是花了大力气的,包括购机款的两千八百万在内,一共花了三千五百多万美元才提到手里,内部装潢和功能选配就花了六百多万美元,又怎么可能不舒适。

    刘云开看到休息室的房门,随口问道:“那边是厨房?”

    张晨摇摇头:“是休息室,我女朋友在里面换件衣服,她和我们一起回京都。”

    刘云开理解的点点头,女朋友?也是,像张晨这么年轻的顶级富豪,没女朋友才奇怪。

    空姐给刘云开端上来一杯刚刚煮好的蓝山,刘云开喝了一口,感叹道:“难怪人人都想要有钱,确实是不一样的享受。”

    张晨呵呵笑道:“自己买飞机不算什么,能让国家配专机才是真牛。而且享受不享受倒在其次,主要是可以节省时间和精力。现在不是说吗,时间就是金钱,不花小钱,也赚不来大钱。”

    刘云开哈哈笑道:“全国那么多官员,能有专机的又有几个?咱们国家的部级干部才能坐头等舱。国家领导人所谓的专机也都是有飞行任务的时候临时改装,平时一样执飞民航航线,人民公仆和你们这些资本家可没法比,哈哈。”

    刘云开正笑着,休息室的房门轻轻一响,刘云开余光一扫,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姑娘好像在哪儿见过?

    汤淼淼换了件卡通T恤和牛仔裤,既青春又活力,乌黑的长发撒下来,更显得肤白似雪。

    张晨笑道:“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汤淼淼,淼淼,这是金融司的刘司长。”

    汤淼淼抿嘴一乐:“刘叔叔好,我是张晨的女朋友。”

    刘云开惊艳之余连连点头:“你好你好,汤小姐哪里人?普通话说的真好。”心下却在嘀咕,这姑娘看起来比张晨大了几岁的样子,不过确实漂亮。看起来也有点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汤淼淼笑道:“我是粤海人,在京都出生。”

    刘云开目光微微一凝:“难怪,难怪。”

    和几个人一起回京都的,还有刘云开的秘书,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儿,和汤淼淼握手的时候羞得满脸通红,坐在座位上局促不已,不停偷眼观察汤淼淼。

    几个人正在寒暄,空姐和麦克米伦进机舱提醒大家快要起飞了,随着机身微微颤抖,湾流V经过短短的加速滑行,机头轻巧的上扬后,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飞离了启德机场。

    从香江到京都,只有三个小时多一点的飞行时间,比民航快了不少。刘云开一再惊叹湾流的平稳性和舒适性,彻底改变了他飞机越大才越稳的固有观念。

    “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件事,虽然你没有入股的要求,但这么大笔的资金交给一个人来操盘,哪怕只有短短几个月,也需要冒很大风险。昨天我和杨总电话汇报了一下,杨总倒是有些兴趣,我这次回去,把你的计划书交给杨总看一下,估计他也会和智库的专家们综合分析一下,有可能最近几天会让你过去当面阐述一下你的想法,你自己做好准备。”刘云开身体前倾,小声对张晨道。

    张晨微微点头:“我明白,我也只是想尽己所能为国家做点事情。你看高丽,昨天金泳三刚刚宣布准备接受IMF的援助,原本想要稳定一下市场,今天却又是大跌,韩币汇率今天已经跌破1280:1。要是香江没抵挡住国际炒家,下场未必比高丽好多少。”

    刘云开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真是多灾多难,好不容易回归了,却又赶上这么一码事。现在京都也难啊,一方面没钱,另一方面,又担心不出手救助,香江真垮了,让国际上那些想看笑话的人得逞。”

    张晨低声道:“看不看笑话倒在其次,香江占内地投资的比重太大,虽然大多数是过桥资金,但毕竟有这么个国际金融中心在,内地就能经过香江这个窗口持续不断地获得外汇投资。但如果香江垮了,势必影响大陆的经济以及很多后续投资计划,我们损失就太大了。”

    刘云开点头道:“是啊,两难。话说回来,你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太年轻,再加上你还没和高层方面建立基本的互信,否则你说的这个方案确实是一个最好的方案。说不好听的,这笔储备让你操作,也只是让你短期内做这个事情的操盘手。从你取得的成绩看,你来操盘确实说的过去,反正这钱也不是给你的,你也只是操作这么几个月而已,对我们来说风险其实不大。要是真让你操盘,你准备怎么做?”

    张晨笑了笑:“现在国际炒家还在筑底,如果我来操盘,会先和港府商量,提前提高短期拆借利率,把股市的价格自己先打压下去五百点,提高国际炒家做空港股的困难度。国际炒家入场后,他们做空,我就做多,配合港府的实时降息,就算这样国际炒家融资成本会下降,只要在股市上他们无法获利,他们做的都是短期合约,如果这个月入场,八月底第一批合约就会到期,只要把港股拉升至他们的平均成本之上一百点,他们每张合约的转换成本可能就会高达上万港币,就算他们延期至九月交割,也无非只能让我们多投入八十亿美元左右,但利润至少也要有二十亿。”

    “国际炒家并非铁板一块,就算是量子基金,投资人都有几千个,只要投资人之间意见不统一,这些国际炒家后续的资金压力肯定会增大,最多到九月底,再不能盈利,他们必然会撤退。这样,他们的第一轮攻击就算被化解了。”

    刘云开眨眨眼:“这部分你在计划书中也说了一些,但如果他们纠结更多的资金来进攻第二轮或者第三轮怎么办?”

    张晨微笑道:“如果我们能成功击退国际炒家的第一轮进攻,势必会提振整个香江市场的信心,他们第二轮进攻就不会这么顺利。而且……”

    张晨顿了顿,自信道:“而且,谁说只许他们进攻我们防守?”

    刘云开皱眉道:“难道你还想进攻他们?他们都是美国公司,你怎么进攻?”

    张晨露出个神秘的微笑:“战国时,魏国围攻赵国都城邯郸。赵国求救于齐国。齐将田忌、孙膑率军救赵,趁魏国都城兵力空虚,引兵直攻魏国。魏军回救,齐军乘其疲惫,于中途大败魏军,遂解赵围。”

    刘云开瞳孔微缩:“围魏救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