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98章 鲍鱼

    曾新泉瞳孔一缩:“张晨?听起来满耳熟的,但似乎内地没有哪个金融学者叫这个名字?刘司长,你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想和这位张先生聊一聊。”

    刘云开笑了笑:“这个简单,他现在就在香江,我晚上约了他吃饭,到时候问他一下。”

    刘云开憋着笑,就想看看曾新泉见到张晨后会是什么表情。

    曾新泉刚想道谢,传呼机上显示的一条消息却让整个会议大厅一片哗然。

    7月6日上午9:30分,美国和东瀛正式拒绝了高丽的援助请求。

    在座的都是金融精英,自然了解这个消息对于高丽的局势意味着什么。现在是休市期,等到7月7日开盘,毫无疑问,高丽汇率跌破1000:1几成定局。

    在前天,高丽保险、证券、央行三大机构的白领雇员获悉政府可能将这三大机构合并因此面临大规模裁员的时候,走上街头,破天荒的开始静坐示威。

    高丽内阁的反应很慢,直到昨天,高丽央行才迫于压力宣布,向银行、证券公司提供两万亿韩币的援助,以缓解其经济压力。

    但现在,这两个高丽最信赖的盟国却在关键时刻捅了高丽一刀,也是最为致命的一刀。

    上午11:00,曾夸下海口的高利银行突然从外汇市场不告而别,只留下空荡荡的交易大厅。

    高丽外汇储备正式告罄,仅剩不可动用的38亿美元。

    汇率应声而跌,下午一点,高丽汇市被迫以停电为借口休市,截止休市,韩币对美元汇率已经跌破1100:1。

    仅仅三个小时中,高丽两家证券公司倒闭,5家银行宣布破产,450家金融公司血本无归。

    世洋证券就是倒闭的两家证券公司之一。

    尹承炫提着公文包,茫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每人脸上都写满了绝望和惶恐,往日里人们脸上飞扬的神采和洋溢的笑容都已消失不见,有的人行色匆匆,有的人如行尸走肉,即使脸上的粉底再厚,都无法掩盖毫无血色的面容。

    高丽怎么了?

    街头大屏幕上的高丽总统金泳三面色沉痛的再三鞠躬,向国民道歉,却很少有人在关注太说什么。

    “嗵!”的一声,一道黑影坠落在尹承炫不远处,尹承炫回过神来,定睛一看,一个身穿深蓝色西装的男人在地上摆成了一个片字,殷红的鲜血迅速浸没了雪白的衬衫。

    “啊!!!有人跳楼了!!!”周围惊叫声一片,尹承炫三步并作两步,“宋、宋前辈!?”

    尹承炫脑中一片眩晕,纵使地上的男人脸已经摔得不成样子,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公司中一直对自己颇多关照的前辈。

    “叫救护车啊!”尹承炫悲愤的喊着,而围成一圈的看客们却都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

    “张晨,这位是香江财政司司长曾新泉司长,这位是香江金融管理局总裁任至纲先生。曾司长、任总,这位就是你们想要见的张晨,别看他年轻,现在可是身家十几亿美元的富豪,也是东南亚金融危机这篇论文的唯一作者,哈哈。”刘云开满面笑容的给双方做了介绍。

    曾新泉和任至纲目光呆滞:“刘司长,你没开玩笑吧?”

    刘云开哈哈大笑:“就知道你们是这种表情,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在美国非常火的iCom电脑?那就是他公司的产品。还有你们现在用的ICQ,他也是创始人,而且,他还是美国所罗门美邦公司的董事之一。”

    曾新泉和任至纲面面相觑,两人年龄相当,年纪都不小了,对高科技互联网并不了解,虽然也会上ICQ聊天,但更多是为了工作上的通讯需要,没做准备工作的情况下,还真不知道这个iCom和ICQ都是张晨搞出来的。

    曾新泉心中突然一动,张晨、张晨……想起来了,前天参加大刘组织的一个聚会,当时有人似乎提起过这个张晨,好像和刘舆慈闹得很不愉快。

    曾新泉有些尴尬,他和刘舆慈的私人关系不错,刘舆慈被花旗降低信用评级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但还真没把这篇文章的作者同这个张晨联系起来。

    曾新泉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张晨一番,伸出手,“张生,你好,我是曾新泉,你叫我唐纳德好了。抱歉,张生,刚刚真的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能写出这种文章的,至少年纪应当和我们差不多,失态了。”

    张晨微笑着和曾新泉握了握手:“曾司长客气了,其实也没什么,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其实这篇文章只是我去年在斯坦福读暑期课程时候的一篇毕业论文,让您见笑了。”

    任至纲倒吸一口凉气:“张生还没上大学?冒昧问一下,张生今年贵庚?”

    张晨笑道:“过了年十九岁,还要诸位长辈多加指教。”

    任至纲和曾新泉呆立当场,完全不敢相信,在他们看来,数理化和科技领域出现一两个天才很正常,但金融和经济领域,除了天分外,更重要的是经验和阅历。他们实在难以想象,这样一篇论据严谨、手法老辣的文章,居然只是张晨高中时期完成的。

    他们虽不敢相信,但更相信刘云开不会信口开河,刘云开虽然只是金融司副司长,但谁都知道,明年换届,作为杨铸平秘书的刘云开到时必然会跟着杨铸平一起鸡犬升天。刘云开这种人物,不可能自己编出这么一个弥天大谎欺骗二人。

    张晨看了看二人,微笑道:“刘司长、两位财神爷,我好不容易才在富临定了这么一桌,咱们先入席,有什么事情边吃边聊,你们看怎么样?”

    张晨把吃饭的地方定在了富临,他来香江前就让火种源的人定了八只三头鲍,正宗的东瀛青森花谷网鲍,色泽鲜亮,鲍珠圆润,放在灯光下一打,就能映透出漂亮的琥铂色,虽然不是张晨心心念的两头鲍,但也是鲍中极品了。

    花胶、清蒸老鼠斑、鱼翅、鲍汁烧鹅掌,点心再加两份虾饺皇和四位例汤,如果没有这四只已经炮制两天的三头鲍,这顿饭算是平平无奇。

    当富临老板、阿一鲍创始人杨贯一老先生带着徒弟亲自上这四道鲍鱼时,曾新泉和任至纲两位香江财神爷也都忍不住叹道:“三头鲍啊,好几年没吃过了,现在这么大的网鲍越来越少了。”

    张晨切了一片鲍鱼放进嘴里,一股鲜香融化在口中,“确实如此,鲍鱼人人都爱吃,虽然采鲍很危险,但还是有人前赴后继的去采鲍,时间长了,海里的鲍鱼越来越少,等到海里的网鲍都采干净了,这片海也就没什么价值了,你说呢?曾司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