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97章 作者

    “高丽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如果国际炒家移师香江,特区政府必须直接介入,否则香江百年积累,极有可能毁于一旦。!”

    “反对!这是杀鸡取卵!香江真正的根基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如果特区政府直接介入,显然,与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不符,有政治干预经济之嫌,会让众多外国投资者丧失对香江的信心!”

    “让这些国际炒家可以肆无忌惮的拿香江当成提款机,才会让外国投资者丧失信心!”

    “如果特区政府直接介入,会让国际社会质疑香江回归后的独立性!”

    “这次东南亚金融风暴,已经有多达一千五百亿美元的国际游资直接或间接进行了参与,如果特区不介入,香江经济必定破产!”

    “财爷!现在汇市和股市已经有了动向,如果再不做决定,只怕下一个就会轮到香江!”……

    97年7月对于香江来说,确实是非常不平凡的一个月。

    刚刚回归不到一周,特区政府就投入到紧锣密鼓的工作中去,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商讨研究如何应对已经在亚洲肆虐了大半年的金融风暴。

    这场风暴风起于去年年底,仅仅只用了三个月,便击败了泰国经济,于此同时,开始辐射整个东南亚。

    原本港人尚在庆幸,风暴虽然剧烈,但香江未受到什么影响,仅仅只是在三月风暴刮到印尼的时候引起了一些恐慌,造成恒生指数略有下挫,但事后被证明是虚惊一场,很快就又恢复了歌舞升平。

    很多人都认为,东南亚的金融危机,是因为过渡依赖国外投资,把投资造成的经济提升误认为国家实力的提升所造成的。因此,在东亚诸国普遍存在着侥幸心理,认为东亚由于经济结构同东南亚的不同,这股风暴会以印尼与菲律宾为分界线,不会影响东亚经济。

    但高丽的遭遇,让最乐观的人也不禁会想:“如果香江遇到这种攻击,会不会垮掉?”

    最可怕的是,随着高丽的溃败,和高丽经济牵连颇深的东瀛也受到严重拖累,日经指数单日下挫超百点。

    因此,如果遇到类似攻击,特区政府是否直接介入,就成为了最需要讨论的议题。

    曾新泉皱了皱眉,作为首位香江华人财政司司长和首位特区财政司司长,肩负着香江七百万人的生计,压力可想而知。

    曾新泉咳了两声:“刘司长,不知道京都方面对此有什么意见?”

    刘云开笑了笑:“中央对特区的态度是一致的,坚持港人治港的基本路线,我们会支持特区政府的一切决定,曾司长对此不用有任何顾虑。”

    刘云开刚刚调任财政部,担任金融司副司长的职位,刚刚上任第二天,就来到香江,参加此次会议。

    作为京都的特使,刘云开秉承的就是多听少说的方针,一直面带微笑。

    曾新泉的普通话并不灵光:“刘司长,京都的意见非常重要,任总裁刚刚的报告你也听到了,近一周来,港币头寸相比以前放大了10%以上,参考之前泰国和印尼的经历,我们有理由相信,国际游资正在向香江转移。如果我们应对失当,刚刚成立的特区政府的威信将受到极大的挑战,这应该也是京都不想看到的。”

    刘云开正色道:“刚刚我的态度非常明确,京都会支持特区政府的一切决定。”刘云开特意在支持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在去年十二月,京都就已经对当时的香江政府发出了警报。可惜,当时柏藤没有重视,今天,我带来了之前京都发给柏藤的内参,大家可以看一下。”刘云开示意自己的秘书把文件下发给所有与会者。

    “在这份内参中,准确预测了泰国、马来西亚、印尼乃至高丽和东瀛今天的境遇,并且,准确的预测到了国际投机者制造这次危机的手法。其中也预测了香江可能会遭遇到的攻击,大家可以看一看,可能会对你们具有一些启发。”

    刘云开说完,双手手指交叉至于桌上,静静的看着香江众人。

    香江金融管理局总裁任至纲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听到刘云开的话心中却有些不以为意。内地的内参?听起来挺玄,但内地金融界的水平谁不知道?可以说,找不出来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从业者和学者,像这种金融贫瘠的地方,又能写出什么具有深度的东西出来?

    无非是大言不惭的神棍预测而已,即使猜中了这次风暴,也不过是瞎猫碰死耗子。

    任至纲略带鄙夷的粗略翻了两页,脸色越来越凝重。

    这份文件和他的想象大相径庭。

    里面没有任何没有根据的推测,而是用详实的数据说明这些国家为何会发生金融危机,这还不算什么,毕竟克鲁格曼也发表过类似观点,只不过没有这么清晰。但最不可思议的是,文件中准确的预测到了国际投机者在各个国家采取的不同工具和手法。

    立体投机策略,这就是文章中对国际投机者如何进攻香江的策略分析。

    国际投机者先在货币市场上大量拆借港币,抛售港币,迫使特区急剧拉高货币市场同业拆息;货币市场同业拆息急剧上升引起股票市场下跌;同时引起衍生市场上恒生股票指数期货大幅下跌;恒指期货大幅下跌又加速了股票市场的下跌;股票下跌又使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经济和港币信心锐减,纷纷抛出港股换回美元,使港币面临新一轮贬值压力。

    各个市场的连锁反应,最终全面扩大了这些投机者的胜利果实。

    “如果香江遭遇这种立体攻击,该如何应对?”任至纲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提高短期贷款利率?任至纲原本在心中已经有了草案,如果国际投机者真的把香江作为主战场,他只需要提高短期贷款利率就能拉高国际投机者的交易成本就可以应对。

    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在汇市上赚到的钱会越来越少,直到入不敷出,两三个回合后,对方见占不到便宜,自然也就退了。

    但这篇内参中所阐述的立体投机策略,却让任至纲的计划变成了一个笑话。

    的确,提高短期贷款利率确实可以阻止国际投机者横扫港币汇率,但香江是最大的一块肥肉,这些国际炒家必然不可能轻易放弃,可能会有无数次的进攻。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国际投机者放弃短期拆借,而是预先囤积港币,尤其是一年到两年期年息百分之十左右的港元债券,那么,这些港元就会成为国际炒家进攻香江的低成本筹码,就可以成功绕开短期拆借所带来的成本上升压力。

    香江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每年都有很多国际金融机构在香江发行港元债券,而这些港元债券大部分都被掉期为美元。只要这些国际炒家再买入大量远期美元对冲风险,就具备了在汇市、股市、期货市场上立体获利的条件,而且,是巨额暴利。

    曾新泉双手颤抖,他作为哈佛毕业的高材生,自然明白,如果国际投机者真的采用这种进攻方式,香江受制于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问题,将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让这些饿狼从身上一次又一次的撕咬掉一块块的血肉,直到尸骨无存。

    曾新泉定了定神:“刘司长,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我很想和他聊一聊。”

    刘云开呵呵笑了两声:“上面有署名。”

    曾新泉把文章翻回首页,作者落款处两个宋体中文——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