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95章 高丽3

    真露作为高丽第19大企业,关联企业多达24家,总资产四万亿韩元,资本负债率却高达百分之三千!!!

    资本负债率和资产负债率这两个词虽然只相差了一个字,本质却完全不同。

    资本负债率是负债和所有者权益之间的比值,反映了公司的资产主要来自融资借贷还是股东。

    而资产负债率,是负债与资产的比值,我们常说资不抵债会破产,指的就是这个比率超过百分之百。

    但这两者有一个共通点,都体现了企业的偿债能力,比例越高,企业的偿债能力越低。

    也就是说,真露的自有资本连两百亿韩元都不到,剩下的全是借来的钱!

    事实上,也不止真露,高丽企业的负债率一直很高,在高丽经济腾飞的这几十年中,高丽大企业的资本负债率平均值一直排名全球第一。

    就连高丽最大的企业三木桑,其资本负债率也高达百分之三百六十五!

    高丽的大公司之所以有这么高的资本负债率,和国家的政策导向及国民性有大的关系。

    从国民性上说,高丽的民族自尊心强到变态,归根结底还是自卑心理导致的。

    高丽从来没有过真正独立自主的历史,这也让这个国家的人民的民族自尊心极度敏感,生怕被别人看不起。

    因此,无论从政府还是人民,会不停的寻求所谓的民族优越性。这种心理体现在政策和经济上,就是举全国之力,做出几个世界性的大公司。

    高丽的公司鲜有那种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做起来的,都是从一个国内做的不错的公司,短短几年之间,就成为世界性的跨国公司,这和高丽国内对他们近乎无限制的资金支持、政策支持和国民支持是分不开的。

    无论是三木桑、现代、大宇、乐金、双龙、韩进……莫不如是,企业财务结构极度畸形。

    这样畸形的企业财务结构在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时候,在企业效益较好的情况下对企业经营的不利影响尚不明显。一旦经济不景气,企业产品销路不畅,企业的现金流就会很快出现问题。迫使企业不得不向银行或短期资本公司举借条件苛刻的贷款。

    因而这些企业会陷入债务越背越重、利息负担越来越大的恶性循环之中,财务结构会变得十分虚弱,不堪一击,一遇经济波动就必然陷入倒闭的泥坑。

    不得不说,真露宣布申请破产保护,首先影响的就是高丽股市。消息公布后,高丽股市KOSPI指数重挫35点。

    迈克尔巴里的嗅觉非常敏锐,他手中有接近八千五百亿韩币的筹码,一张两千五百亿韩币的卖单砸出去,当即砸穿了韩币的底裤,原本部分把赌注押在900:1心理价位的抵抗力量被立刻摧毁,截止收市,韩币汇率跌至915:1的水平。

    单日跌幅8%!

    张晨等人的计划分为四步:一,用美元、美债或者其他美元资产作质押,得到韩币现金。

    二、建立股指期货空头仓位,在外汇远期市场卖出韩币,引导市场对韩币的贬值预期。

    三、由于高丽是金融自由化国家,当市场的贬值恐慌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集中向高丽央行以韩币兑换美元。但高丽外汇储备有限,只有三百亿美元,可动用外汇储备不足两百七十亿美元,一旦高丽外汇储备耗尽,势必不能维系汇率,弃甲而逃,瞬间汇率大幅度贬值,股债双杀。

    四、股指空单合约平仓,买入股票还给券商,债券市场空单平仓,用手里的韩币还贷款,剩下的韩币留在境内或者换成外汇走掉,在外汇远期市场买入韩币平仓。

    看起来虽然很复杂,但从实际操作上,简单来说,就是你先用十五美元换了一万韩币,用一万韩币作抵押,找别人借了十万韩币,因为你已经知道韩币汇率肯定下降,那么我就用借来的钱换美元,扣除手续费,你换了一百四十美元。

    等到汇率真的下降了,降到一定程度,你就再买入韩币,还给借你钱的人,以前十五美元可以换一万韩币,现在你只需要花十美元或更少的钱就能卖到一万韩币,于是,你花一百美元换了十万韩币还给了债主,这时候,你手里还有五十美元,但你的本金,实际只有最初的十五美元。

    现在计划已经进行到了第三步,就看高丽政府抵抗到什么时候,以及国际社会什么时候开始救高丽。

    在张晨的记忆中,高丽全民捐黄金救国的事情可是被宣扬了好多年,就连华夏,都连篇累牍的报道过高丽国民的这次壮举。

    好像是三百万人捐了二十二亿美元的黄金?

    张晨对高丽人这种凝聚力和爱国热情还是蛮感动的,这么热爱国家的一个民族,剥夺他们的爱国热情实在说不过去。

    为了能让他们更加热爱自己的民族,张晨决定再加一把火——第二天再向高丽央行兑换25亿美元,三天内,把全部三万五千亿韩币筹码兑换完毕。

    青瓦台。

    “财政部必须承担全部责任!”产业通商部部长禹泰熙身体前倾,挥舞着手臂满脸通红的吼道。

    总统首席经济秘书金仁诺厉声道:“如果三月的十三项金融改革方案不被你们否定,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你们反对党的短视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应该承担最大责任!”

    禹泰熙指着金仁诺:“你说什么?你这混蛋!总统任命你这样的小人做经济秘书,简直是识人不明!”

    “林博士,你有什么看法?”金泳三对内阁的争吵已经司空见惯,转头咨询经济顾问林昌烈。

    林昌烈脸色凝重:“总统,我建议向IMF做出援助申请!”

    林昌烈话音刚落,禹泰熙便开口道:“混蛋!你是想让我们大高丽民国的脸丢到国际上吗!”

    金泳三挥了挥手:“林博士,如果向IMF求援,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林昌烈沉默了一下,艰难开口道:“可能会是全面开放吧?”

    金泳三追问:“全面开放的含义是什么?”

    林昌烈深吸一口气:“如果向IMF请求紧急援助贷款,意味着高丽的国民经济会被IMF接管,按照IMF的要求调整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实行包括金融、钢铁、能源、化工,几乎全行业的开放政策,对外资的持股上限也必须进行调整甚至取消。”

    金泳三喝道:“不要说了!你想让我成为整个高丽民族的罪人吗!?”

    林昌烈沉默了一会:“短短一天时间,央行已经兑换了超过四十亿美元,按照这个态势走下去,哪怕我们继续举债救市,也只能坚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禹泰熙拍着桌子:“你这个杂种!我早就认清了你的真面目,你这个高丽奸!”

    金泳三怒火上涌:“好了!李部长,通知KBS,我要发表公开电视讲话!”

    李部长微微颔首:“是,我会马上通知安排,您的讲话内容是?”

    金泳三沉着脸:“金秘书,你来拟稿,首先需要向全体国民道歉,其次,稳定民众信心,告诉大家今天的事情只不过是偶然,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稳定汇率,最后,呼唤所有民众,要坚定持有手中的韩币,对了,不要忘记加上一些呼吁他们爱国的词语。”

    金仁诺点头应是。

    会议结束,众人从青瓦台鱼贯而出,金泳三突然道:“林博士,你等一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姜庆植和金仁诺对视一眼,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