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90章 贷款中止

第490章 贷款中止

    香江时间二十二点。

    “好啦好啦,老张,你就放心吧,最多让他速速离港,再道个歉,行了吧?”

    齐安挂断张瑞闵的电话,戴上自己的老花镜,年纪不饶人啊,他已经七十了,在侨办干了快二十年,担任这个烫手山芋一般的职位也已经六七年的时间。

    这二十年来,他可称得上夙夜兴寐,为香江的平稳回归呕心沥血,他不喝酒,是因为三年前得了胃癌,秘密做了胃切除。

    按照医生的建议,他应该退下来,在家好好休养,不能再继续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但他不甘心,也不放心啊。

    香江回归,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期盼,也是奋斗了一生的事业。

    百年国耻,一朝待雪,他又怎能在这时倒下?

    更何况,在这种关键时刻,也根本找不到足以替代他的继任者。

    哪怕死,也要看到华夏国旗飘扬在香江上空再死。

    所以,当他听到张晨在港大闹事的消息时,是真挺生气的,马上就让秘书开始调查怎么回事。

    可谁承想,秘书刚刚把张晨的资料给自己交过来,也不知道这些内地企业家从哪里听到的消息,通过各个渠道开始打电话求情。

    刘传之、鲁贯裘、段永吉、刘永豪,再加上刚刚挂断电话的张瑞闵,短短一小时中,这些内地商界的大佬们开始挨个游说,要不是自己和他们说已经脱衣上床了,这些人可能就要来酒店登门拜访了。

    从这些人的描述中,齐安把当时的情况在头脑中复原了大半,不由得摇了摇头,太年轻了,太张狂了,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在齐安的脑海中,李超人、刘舆慈这些人都是叱咤风云几十年的商界大鳄。张晨即使运气再好、能力再强,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具有和这些人掰手腕的能力。

    但人才难得啊,尤其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够在美国开创一个电脑品牌,而且还获得了这么大的成功,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少年得志,才会年少轻狂。

    王安当年凭什么能在国内享有这么高的声望,不就是因为王安电脑在美国的成功吗?

    假以时日,张晨说不定就是下一个王安。

    因此齐安已经打定主意,哪怕没有这么多人求情,这个巴掌也要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高高举起,是为了给刘舆慈和罗朝晖一个交代,给香江这些财阀吃颗定心丸,保证香江的平稳回归。同时也能给张晨一个教训,不要以为获得了些许成功就可以目空一切。

    这也是为了他好。

    轻轻落下,则是为了保护人才,现在国家太缺少人才了,尤其是高科技行业的人才,总设计师曾经说过,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

    事实证明,总设计师的眼光长远啊,这个张晨的出现,不就是计算机从娃娃抓起的效果吗?

    齐安又把老花镜戴上,拿起张晨的资料,刚刚翻开,电话又响了。

    齐安摇摇头,接起电话。

    “齐老,我是杨办的小刘,刘云开。”刘秘书在电话里尊敬道。

    刘云开?齐安有些疑惑,杨铸平的秘书怎么会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齐老,这么晚打扰您不好意思,您还没休息吧?”刘云开对这个老前辈确实蛮尊敬的。

    “没休息,正看点资料,为明天再做做准备。是不是杨总有什么指示?”

    刘云开笑嘻嘻道:“没有没有,只不过杨总要坐镇京都,不能来,但又比较担忧您老的身体,让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齐安呵呵笑道:“多谢杨总挂念,我这把老骨头啊,怎么也要坚持到看到我们国旗飘扬在香江土地上的那一刻,让他不用担心,我挺得住。不过,你打这个电话,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

    刘云开笑了笑:“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听说咱们内地代表团有人和香江的商人发生了一些冲突?杨总让我了解一下情况。”

    齐安心里咯噔一下,消息这么快就传回内地了?

    “哦,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冲突的也不是代表团的代表,而是……”齐安刚想轻描淡写的解释两句,刘云开便插话道,“是叫张晨吧?咱们内地这边的那个小伙子。”

    齐安噎了一下:“对,没错,你们都知道了?我准备明天上午就找他谈谈,让他向刘舆慈和罗朝晖道歉,并且限期离开香江。”

    刘云开语气平静:“哦,您误会了,我是想说,这个年轻人杨总也很关注他,的确年轻气盛了一些,但本质还是好的。如果情况不严重,杨总的意思是让他们自行解决,现在是市场经济,我们不宜也不应该以官方身份插手私人恩怨。”

    齐安大为惊讶,这个张晨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杨老板都出来站他?

    齐安严肃道:“小刘,你跟我说实话,这个张晨到底是什么背景?”

    刘云开呵呵笑道:“您想复杂了,他真的是白手起家,只不过由于发展速度太快,事业基本又在国外,国内对他认识不多。我一会儿给您发个传真,是国安对他的一些调查,您看一下。”

    齐安心中大奇,想了想:“好,我给你个传真号码,你现在发就行。”

    没过多久,几页薄薄的传真就放在了齐安的案头。

    良久,齐安摘下花镜,揉了揉眼睛。

    所罗门美邦董事、市值20亿美元的电脑公司创始人、IDG资本的合伙人、火种源资本创始人……

    任何一个身份,拿出去都能成为响当当的一块招牌,虽然和刘舆慈不一定能相提并论,但和罗朝晖这种炒房暴发户比,只高不低。

    难怪杨总告诉自己不要插手,让他们自己解决,最初自己还有点疑惑,如果杨总真是站张晨的,万一刘舆慈真的和张晨死杠,岂不是反而害了他?

    现在看来,就算只有所罗门美邦董事这一个身份,张晨至少也能自保无虞。

    ——————————————

    “JP艾尔敦,华仁公司同汇丰一直以来都有非常良好的合作,我们可以保证,花旗调低华仁的信用评级,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不会对我们之间的合作产生任何负面影响。”刘舆慈面色铁青,坐在会议电话前,对汇丰银行总裁艾尔敦斩钉截铁道。

    艾尔敦是受封的太平绅士,所以刘舆慈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了JP两个字。

    “刘生,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愤怒,但现在东南亚的金融形势已经非常严峻,随时可能辐射至香江,汇丰董事会已经把市场风险级别调整至红色,在这种情况下,这笔两亿港币的贷款发放只能中止。实在抱歉,我们同样不希望这件事情影响到我们的合作,请你理解。”

    刘舆慈怒道:“我要收购大昌的事情全港都知道!十亿港币的交易,谈好的事情现在反悔,你让我前面的钱打水漂啊!”

    艾尔敦沉默了一下,“刘生,抱歉,你可以想想其他办法。”

    刘舆慈气急:“其他办法!?什么办法?你告诉我!现在有什么办法!?顶你个肺啊。”

    艾尔敦作为汇丰总裁和非执行董事长,能给刘舆慈打这个电话沟通,已经是看在大客户的面子上,但刘舆慈对他口吐脏字,却是超过了他的忍受范围:“刘生,华仁确实是汇丰一直以来的大客户不假,但如果没有汇丰的支持,恐怕你也没有今天。你向汇丰提交的融资材料,如果我们重新审核,恐怕你的资信等级会再下降不止一级!”

    “你还是先让花旗把你的资信重新调整过来,再打电话吧!”

    “好自为之!”

    “嘟~嘟~嘟~”会议电话中传来一阵断线音。

    半夜十二点的会议室,华仁公司所有高管看着处在暴怒边缘的刘舆慈,大气不敢喘一声。

    “扑街仔!!!”刘舆慈一拳打在会议室厚重的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