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89章 拖死(二合一)

第489章 拖死(二合一)

    张晨笑了笑:“我第一次来香江,兰桂坊这么有名,当然要体验一下。李生来一杯?”

    李恩泰看了看傻坐在一旁的张泊之,也有些惊艳,但随即便收回目光,在李超人的强势压迫下,多年的储君精力早已让他养成了谨言慎行的低调习惯。

    李恩泰接过张晨递来的玻璃杯,“是应该趁年轻多玩一玩,到了我这个年纪,确是有力也无心了。”

    张晨哈哈笑道:“只要不是有心无力就好,李生找我,总不会只是聊聊风月吧?”

    李恩泰看了看张泊之,没说话。

    张晨掏出钱包,抽出一叠港币递给张泊之,“Cecilia,这些钱算我请你喝酒。”说着打了个响指,两名保镖从人群中钻出,把茫然不知所措的张泊之带离卡座。

    李恩泰见张泊之离去,开口道:“我想要iCom在亚洲除大陆地区以外的总经销,如果Matrix有意向,长江也愿意收购Matrix部分股份来证明我们的诚意。”

    张晨倒是没想到李恩泰找自己是因为这个,不由得愣了一下。

    李恩泰补充道:“和黄旗下在整个亚洲都有非常多的商业销售渠道和物流网络,对我们双方都是双赢的合作。”

    张晨转着手中的酒杯,想了想:“李生,收购Matrix股份的事情就不要谈了,我短期内没有卖出股份的想法。至于亚洲地区的经销权,很抱歉,大陆的总经销Matrix已经授权给了外星人科技,东瀛的总经销授权给了软银旗下的三木销售公司,宝岛地区的经销权蓝天旗下的百脑汇,如果你想要iCom的经销权,现在能谈的只有香江本地了。”

    李恩泰略作考虑:“可以,我会让我的助理和你们联系,香江地区的独家经销权不能少于三年。”

    张晨放下酒杯,似笑非笑道:“李生,恕我直言,虽然香江地区购买力发达,我相信你们代理iCom后,每年获利不会低于五千万港币,这些钱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一笔不小的利润,但对于长江来说,还不值得你亲自冒险来这里见我。毕竟,我刚刚和令弟发生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冲突,现在在香江商圈只怕是人人喊打。只为了这点钱,应该还劳动不了李大公子的大驾。”

    李恩泰的面庞轮廓分明,心思沉稳,闻言露出一丝笑容:“家父之所以给公司起名为长江,就是取长江不择细流、汇聚百川的精神。况且,五千万港币的利润已经很不错了,比很多上市公司的年利润都要高。尼尔森在月初发布的PC市场预测中,iCom在本年度的发货台量会超过四十万台,在个人电脑领域,Matrix在北美的同期市场占有率将会达到9%,已经是个人电脑前五大制造商,你未免有些妄自菲薄了。”

    “在商言商,你和恩模之间的摩擦,只是你们的私人恩怨。恩模在长和系统没有任职,不会影响我们的合作,你可以放心。”

    “不过……”李恩泰话锋一转,“你说的也没错,我找你的确还有其他事情想要请教。”

    ——————————

    短发女孩儿见张泊之傻傻的回来,讥讽嘴:“傻了吧?也被人赶出来了吧,有钱仔哪有那么好钓,不如去找鬼佬happy啦。刚刚有几个鬼佬来搭讪,我也跟他们喝了几杯,人也都很Nice啊。”

    短发女孩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撞鬼了?”

    张泊之怔怔道:“李大少……”

    短发女孩儿不满道:“你怎么回事?什么李大少?”

    张泊之回过神来:“刚刚来的那个人是李大少啊,李恩泰,李超人的儿子!”

    短发女孩儿楞了一下:“不可能吧?”说着探头张望,“背对着我,看不清脸啊。”

    张泊之敲了短发女孩后脑勺一下:“真的是他啦!”

    短发女孩儿吸了口冷气:“真的?那你还回来?要是泡上李大少,你就发达了!喂,带我一起过去再试试,说不定他能看上我呢?”

    张泊之摇头道:“他们说要谈事情,就让我离开了,附近有保镖,你根本过不去。”

    短发女孩失望道:“啊,好不容易遇到有钱仔,还是最有钱那个,结果还是什么都没得到。”

    张泊之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他给了我这些钱。”

    短发女孩儿瞪大眼睛:“啊?李大少给的?快数数……两千港币?你没和他聊几句啊。”

    张泊之摇头道:“不是,是一开始那个,我听到李大少叫他Zack。”

    ————————————————

    张晨看着面容平静的李恩泰:“李生,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令弟的数码港计划,对于特区来说,是个注定失败的计划,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李恩泰不动声色:“此话怎讲?”

    张晨笑了笑:“我只是猜测,在令弟的计划中,这个数码港计划,应该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还是搞地产。”

    张晨看了看李恩泰的表情:“是的,就是你们长江系最擅长的地产开发。”

    “如果特区政府批准数码港计划,对于香江来说,意味着未来十几年的战略方向,你想一想,建设数码港的这个地块附近的房价,会不会青云直上?”

    李恩泰皱了皱眉:“香江人多地少,地价本身就高,无论这个数码港设在哪里,光是土地成本可能就会多达上百亿港币,投资风险很大,不会有人做的。”

    张晨摇了摇头:“如果土地不要钱呢?”

    李恩泰一怔:“不要钱?”

    张晨微笑道:“我想,令弟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的,他会提出和港府联合开发数码港,港府出地,他负责承建,承担所有的建设成本,整个项目的公建部分建成后全部归港府所有和管理,而他的盈科则享有住宅部分的权益。既然地是免费的,那就好办了,盈科既可以靠发债融资,也能轻松获得银行贷款,低价成本为零,风险低嘛,银行也愿意贷。”

    李恩泰眉头紧锁:“即使贷款、发债,建设成本至少也要几十亿港币,这不是一笔小钱,即使是长江,想要拿出来也没那么容易。”

    张晨又给李恩泰倒了一杯酒:“李生,你忘了最重要的融资渠道。”

    李恩泰露出疑问的神色:“还有什么渠道?”

    张晨笑了笑:“上市,借壳上市。”

    李恩泰面色巨变。

    张晨看着李恩泰的表情:“如果把数码港的权益全数注入这家壳公司,再进行增发,在港府的协力宣传下,股价必定一飞冲天,我相信不到一年的时间,盈科就能筹齐建设资金。”

    “空手套白狼,获利却可能上百亿,令弟确实是商业奇才。”

    李恩泰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才笑道,“多谢张生指教,经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恩模年轻气盛,我和父亲都怕他栽跟头。听到你质疑他这个数码港计划不可能成功,心里有些着急,这才冒昧拜访,打扰了张生的无边风月,还请见谅。”

    张晨摆了摆手,“哪里的话,你们兄弟情深,我羡慕还来不及,我母亲也刚刚给我生了个弟弟,但我们年纪相差太大,我还有些担心以后兄弟感情会不会不好,父母也担心日后会出现家产纷争、兄弟阋墙,看到你和二公子兄友弟恭,真是羡煞旁人。”

    李恩泰勉强笑了笑:“我还和家父住在一起,不能回去太晚,就不打扰Zack你的夜晚了,希望你在香江玩的愉快。”

    张晨目送李恩泰的背影,突然喊道:“李生!”

    李恩泰茫然回头,张晨笑道:“刚刚我说的,也只是猜测,也未必是令弟的真正计划。不过,我想如果你的长实如果能够率先提出这样一个相对完整的方案,获得港府批准和令尊认可的可能性更大。”

    李恩泰看着张晨饱含深意的笑容,向张晨抱了抱拳,带着两个保镖转身离去。

    自从去年他被世纪绑匪张自强绑架,被勒索十亿港币后,出行基本保镖不离身。

    看到李恩泰最后的表情,张晨心情大好。

    李家兄弟完全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和谐,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李恩泰的储君位置还未正式确定,再加上李恩模这几年在各方面的投资频频得手,得到了一个小超人的称号,更是让李恩泰感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甚至有些媒体用“李氏二子,一虫一龙”来形容李超人的这两个二子。

    谁是虫,谁是龙,似乎一目了然。

    因此,纵使李恩泰用担心弟弟投资失利的理由来向张晨咨询对数码港计划的看法为借口,张晨也一眼就能看出来,李恩泰有些急了。

    事实上,这两年也确实是李恩泰地位最不稳的几年。

    此前弟弟李恩模由于母亲的问题,和李超人闹得很僵,甚至在国外一度拒绝父亲的资助,选择当高尔夫球童赚取生活费。而父亲,也就把接班人的希望几乎全放在了自己身上。

    但自从几年前自己这个不安分的弟弟从美国回来,情况逐渐产生了变化。

    李恩模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展示了他在美国、在Gordon资本学到的东西,接连创下奇迹,累计投资盈利超过五十亿港币,不止让媒体,更让整个香江上流社会都认可了李恩模的能力。

    “小超人”,这是香江人给李恩模的外号。

    现在就连长江系内部,包括父亲的老友,长江的元老马世民,都隐隐站在了弟弟一边,希望李超人重新考虑接班人的选择。

    李恩泰身边同样有高明的幕僚,早就已经帮助李恩泰定下策略,效仿雍正,采用“不争即是争”的策略,李恩模跳的越厉害,他就越要在自己父亲和世人面前展现出大度,甚至禁止媒体在报道中使用“李家继承人”这样的字眼。

    这个策略原本非常奏效,自从他升任长江实业董事会副主席,他曾经一度认为自己的地位已经稳固,但没想到,蛰伏了两年的弟弟,居然又搞出了一个数码港计划,虽然还没有正式方案,却已经引起港人的纷纷议论。

    而经过张晨的剖析,李恩泰发现,如果这个计划让李恩模得以实施,李恩模就要触及长江的核心业务——地产业。

    无论李恩模在IT、传媒领域怎么玩都没关系,但让他进入长江的核心业务领域,这是李恩模所不能接受的。

    他几乎可以断定,如果李恩模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毫无疑问,李恩模将成为李家事实上真正的第二代继承人,父亲哪怕仍旧会让自己继承长江,也会把其中的核心资产剥离,交给李恩模的盈科。

    当然,他不会知道,这些根本都不会发生,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让李恩模损失惨重,被迫寻求长江的帮助才得以续命,也彻底丧失了竞争继承人的机会。

    因此,当他了解到李恩模的真正意图后,下定决心,所谓数码港计划一定要掌握在长江手中,如果自己能够向父亲先一步提出整个计划,那么这个计划的操盘者就不会是李恩模。

    而张晨,之所以提醒李恩泰,道理很简单,数码港计划耗资巨靡,虽然有港府的补贴,但也能牵扯李家大量的资金。同时,能把长江的人才、精力也都拖在这个项目里,以避免他们有更多的精力插手内地投资。

    哪怕能牵扯掉他们一部分的精力也是好的。

    对华夏各地来说,并不是任何投资都是有益的。例如李家的投资,几乎全部集中在地产业,这能对地方经济有什么益?

    北美、欧洲的投资,大多集中在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对提升华夏的硬实力帮助巨大,而香江财阀的投资,却几乎都集中在金融、地产两个领域。

    而且香江地产商酷爱囤地,2000年拿下一块地,有的甚至能拖十几年才开发,光是土地升值就超过300倍。但这十几年,由于土地闲置,给当地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他们却丝毫不顾。

    而且,他们地囤多了,开发面积就少了,房屋供应面积也减少了,也会变相推高房价。

    张晨在前世同长江系打过很多次交道,他也是最不相信李超人神话的那批人之一。

    李超人每天工作16小时?哦,如果把早上两个小时的高尔夫球时间算上,再把每天上午下午两次按摩的时间算上,再把下午打桥牌的时间算上,嗯,是有16个小时。

    李超人白手起家?如果没有他那个富豪舅舅的资助,塑胶花工厂根本就开不起来。

    李超人只带西铁城的电子表?嗯,这个之前就说过了,不重新说了。

    资本没有差别,谁的资本都是资本,但资本家是有差别的。

    一部分资本家,使用资本创造价值,缔造财富。

    还有一部分资本家,是使用资本攫取财富。

    这两者有非常本质的不同。

    例如老一代的富豪船王包玉刚,凭借自己的船队成为华人首富,对世界航运做出重大影响,同东方海外的董浩匀一起联手缔造了华夏远洋运输的基业,这是缔造财富。

    再例如所有的科技新贵,都是为这个社会的科技进步、效率进步、管理进步做出了贡献,从而借助资本缔造了财富。

    哪怕就是像顺池和万客乃至万大这样的地产商,也对房地产行业的技术变革和运营模式做出了变革,也能算是创造者。

    但单纯依靠资本运作囤地居奇的地产商和财阀呢?创造了什么?

    社会的财富总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除了人口增长带来的GDP增长外,经济和财富的增长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科技的进步。

    从出现人类文明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前的2000多年时间里,人类社会无论东西方,人均GDP始终在400美元左右,基本没有变化过。

    但从工业革命开始,随着技术的进步,人均GDP开始呈几何数递增。

    第二次工业革命,把这种增长又加了一个平方。

    到了计算机和互联网以及生物科技引领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让人类第一次看到了全人类都能拜托贫困的希望。

    而第四次工业革命,张晨相信必然是人工智能和工业自动化所引领,以新能源为驱动力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变革。

    但这是要花钱的,花很多钱。

    纯粹的资本运作,不可能创造任何价值和财富,只是贪婪的攫取,这些资本家越强大,对整个人类社会就越不利,越会制约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化。

    张晨并不是因为和李恩模的一点小小冲突,就想要制约李家的扩张。而是因为这种扩张,对华夏、对整个人类社会,都是不利的。

    人活一世,草活一秋,总要为这个世界带来点什么,

    所以,张晨才想要尽量把这些贪婪的财阀资本死死拖在香江岛上,让他们尽量少去祸害其他地方,哪怕能少十分之一,都是功德无量。

    张晨看到了不远处的张泊之,举起手中的酒杯,对她眨了眨眼睛。

    刘舆慈现在是什么表情呢?张晨不由得露出欢快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