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87章 黑状(第一更)

第487章 黑状(第一更)

    “各位在过去,为香江的发展做出卓越的贡献,回归后,相信各位在特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一定能为香江、为特区、为华夏,做出更大的贡献!让我们共饮此杯,为更好的明天喝彩!”

    29日,已经有部分华夏高层先行抵达香江,港澳办在晚上也安排了多位香江富豪与抵港高层的见面酒会。

    一直以来,控制香江的,除了香英政府以外,还有两大势力就是富豪资本和地方宗族势力。随着地方宗族势力的不断衰弱以及八十年代来历任香督的有意放纵下,尤其是两院的选举模式改革,造成贫富差距日渐扩大,富豪资本在香江大有一家独大之势。

    因此,香江回归,最重要的不是和查尔斯布莱尔这些英国首脑人物的交接仪式,重要的是,增强这些香江富豪留香的决心,不能让他们动了朝国外转椅资本的心思。

    “大刘,收购大昌这一仗看来你是赢定了。”香江贸发局主席、立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冯国京举着一杯香槟和刘舆慈碰了一下。

    刘舆慈呵呵笑道:“现在还不能这么说,只是有一定把握而已。最近东南亚经济乱成一团,我这边压力也很大。”

    冯国京笑道:“谁不知道你是股坛狙击手,你说有把握,就是十成十啦。”

    刘舆慈一边矜持的笑着,一边目光瞄着港澳办主任齐安,齐安正在和李昭吉谈笑风生,刘舆慈收回目光,“哪有那么夸张,国京哥你就不要笑话我了。”

    冯国京心思敏锐:“找齐主任有事?”

    刘舆慈笑了笑:“随便聊聊。”

    冯国京脸上露出似有似无的微笑:“听说神童辉昨天被一个大陆仔落了面子?”

    刘舆慈脸上不自然的神色一闪即逝:“只是个细路仔。”

    冯国京瞄了瞄齐安,喝了口香槟,“怎么,想要告状?不用这么狠吧?细路仔嘛,教育教育就好了。神童辉这几年也太张扬,该受点挫折。”

    刘舆慈呵呵冷笑两声:“孩子不懂事,当然要找家长管教,否则以后危害社会就不好了。国京哥,我先过去一下,失陪了。”

    冯国京笑着摇摇头,希望集团的刘永豪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从中说和,没想到刘舆慈怨气这么大,没等自己说完,就先跑了。

    刘舆慈走到齐安身边,等了一两分钟,看齐安身边的人都散掉了,才举着酒杯道:“齐主任,刚刚你讲的太好了,来,我敬你一杯。”

    齐安哈哈大笑:“刘董客气了,今天我可不敢多喝,明天这二十四小时我得坚持全天啊。”

    刘舆慈笑了笑:“我干杯,你随意。”说着把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齐主任,我们是相信你们的诚意的,也相信华夏各地官方会对香江的投资非常欢迎,但不知道内地民众和企业界方面,会不会对我们香江商人抱有敌视的态度?”刘舆慈把手中的香槟杯放在侍应生的托盘中,又拿了一杯香槟,浅啜一口,故作担心道。

    齐安哈哈笑道:“怎么可能,内地从上到下,都非常欢迎香江的同胞过去投资,现在内地机会很多,你们可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啊。”

    刘舆慈露出释然的表情:“那就好,那就好,我前几天还以为……算了,不说了不说了。”

    齐安目光一闪,“刘董不要故作姿态,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如果遇到哪些难处也可以直接向我反馈。”

    刘舆慈微微一笑:“哪里哪里,只不过这两天遇到的事情让我有些疑问。”

    齐安面色微微一变:“刘董遇到什么事情?”

    刘舆慈略带愤慨道:“昨天我们和一些内地的企业家应邀一起参加港大举办的明天更好研讨会,没想到在会上,有些内地商人对香江大放厥词,严重伤害了我们香江商界的爱国情感。齐主任,你是知道的,多年来,我们香江商界对内地的支持力度有多大,没想到却被内地同仁如此看待,遭受无端辱骂,甚至导致爱国商人罗朝晖当场心脏病发作,幸好抢救及时,保住了一条命,唉。”

    齐安大吃一惊,面色凝重:“怎么回事?”

    刘舆慈面带悲戚的点点头:“我又怎么会说谎,当时在场的还有李家二公子李恩模和很多本地商人,我们现在都有些怕了,还没回归已是这样,真的回归后,不知我们会被欺负到何种程度,真是寒心啊。”

    齐安作为港澳办主任,对这些香江豪门巨贾知之甚详,听到罗朝晖的名字,就不由得一皱眉。

    细仔辉、神童辉、鬼见愁。

    这都是罗朝晖的在外面的名号,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光是从绰号上,就能看出罗朝晖有多难缠。

    这么一个人,会被内地来的商人代表气得心脏病发作?内地什么时候出这种人才了?

    齐安心中猜测,估计是不知道谁不小心惹了罗朝晖和刘舆慈,让这两人大动肝火,吃亏的十有八九还是内地这一方。

    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万一明天大boss来了之后,这些巨商真的因为不爽闹出点事情,那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齐安心中甚是恼怒,这些商人也太不像话了,在这个时候和这些人产生冲突,丝毫不顾全大局!

    总之,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住这些人。

    齐安心念闪动,面露气愤之色:“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刘董,我知道了,你说的是谁?我马上通知代表团,把他从里面开除出去!待这几天忙完之后,我会亲自处理,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我还是要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这只是其中一小撮害群之马,不会影响两地的经济文化交流,也不会影响我们对香江的政策!”

    刘舆慈露出一个笑容:“当然,当然。这人叫张晨,弓长张,清晨的晨,在美国和内地都有产业,他在美国做了一个叫做Matrix的电脑公司,好像才20岁不到,其他信息我还不太清楚。”

    刘舆慈的确已经派人查张晨的底细,但这几天全香江的人都为了回归的事情心浮气躁、忙做一团,而且才发生了一天的时间,刘舆慈还没得到回复。

    但如果今天不说,明后天都是正式场合,根本没机会说,拖上几天,这小子不一定又找到什么关系和自己关说,如果自己不给面子,岂不是得罪人。

    听到这么一个略为陌生的名字,齐安心中松了一口气,代表团中有些人背景很硬,要真是这些人,还有些不好处理。既然是个无名小卒,那就无所谓了。

    齐安冥思苦想:“张晨……听起来很耳熟啊,他是哪里人?”

    正在这时,华仁股份的总裁唐涧洪面带焦急之色满头大汗的出现在宴会厅门口,左右一打量,就看到正在和齐安告黑状的刘舆慈。

    唐涧洪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刘舆慈身边,小声道:“刘生,出事了。”

    刘舆慈一皱眉,喝骂道:“没看到我正在和齐主任聊事情吗?”

    唐涧洪为难的看了看刘舆慈和齐安:“刘生,公司的事情,很紧急。”

    齐安大度道:“刘董,你要是有事就先处理,你说的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去查一查到底是谁。”

    刘舆慈被唐涧洪拉到一边,不满道:“也不看看场合!什么事?”

    唐涧洪顾不得擦额头的汗珠,焦急道:“刚刚花旗的麦格理打来电话,说我们之前和他们做的一笔融资资料有问题,说我们是提供了虚假资料,现在要我们提前还贷,并且要调低我们的银行资信等级!刘生,怎么办?”

    刘舆慈脑中“轰”的一声,手中的酒杯一松,一声脆响,酒杯落地,摔了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