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84章 研讨会(二合一)

第484章 研讨会(二合一)

    “97之后,香江势必面临转型,过去以转口贸易为支柱的经济模式一定会走向衰落,因此,我对香江这个国际港口未来的定位,是科技港、数码港、电讯港。”

    “大家现在都在说,未来一定是互联网的世界、是高科技的世界,而互联网和高科技行业最需要的条件,只有两个:钱和人。”

    “香江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我们有的是钱,香江也有全世界最好的科研型大学——香江大学和香江科技大学,我们也有的是人。”

    “这个数码港,如果香江建不起来,那全世界就没有地方能建起来了。”

    众人都哈哈大笑。

    香江大学,能容纳一百人的小礼堂座无虚席,李泽凯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演讲台上口沫横飞的阐述他对香江未来的定位和计划。

    “你好像对他这个计划不感兴趣?”吴英侧头低声问身边的张晨。

    “纸上谈兵。”张晨笑了笑,同样低声对吴英说道。

    吴英和张晨同在一天前来到鹏城,吴英是作为内地企业家代表来香江参加回归仪式,而张晨,除了想要亲眼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以外,就是他要在香江遥控指挥7月2日开始的对高丽两市的闪电战。

    熊晓歌也在香江,来香江大学参加一个IDG协办的研讨会,研讨香江回归后的发展方向,说白了,就是一群企业家坐在一起胡吹。

    熊晓歌一看张晨也来了,就给张晨弄了个研讨会的邀请函,说这次来参加观礼的企业家代表基本都回来,而且也有一些香江本地的名流参与,比如李泽凯。

    自从李超人成为华人首富,名望如日中天,他的两个儿子更是备受追捧。

    尤其是这个小儿子,拿到李超人四亿美元的启动资金创建香江卫视,短短两年后被默多克以9.5亿美元收购,盈利超过五十亿港币。

    赚到第一桶金后,李泽凯有创办了盈科数码,高调进入电讯行业,最近又频频提出数码港的概念,甚至得到了京都某些高层的称赞,刷足了眼球。

    因此,李泽楷作为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自然是此次研讨会的重磅嘉宾,张晨和吴英只能坐在台下第三排的阶梯座椅上,而李泽楷则是作为演讲嘉宾在坐在台上指点江山。

    吴英听了张晨的话有些诧异:“为什么?他说的挺有道理的啊,这可是小超人,人家成名的年纪比你大不了多少,都说他以后肯定能接李超人的班,青出于蓝也说不定。”

    张晨嘴角抽了抽:“接班不接班我不知道,但香江想要建成什么科技港、数码港,没戏。对了,这个企业家代表是怎么选出来的?老刘他们我就不说了,怎么有你没我?”

    吴英嘿嘿一笑:“你这是嫉妒。”随后指了指第一排,“都是各地推荐的,于越的企业家最多,看到没,哇哈哈的宗庆厚和万象的鲁贯裘在那坐着呢,各地代表加在一起除了国企央企的老总,一共有四五十位吧。名单两个月前就报上去了,那时候你美国那个iCom还没发布呢,谁知道你啊。对了,你还没说为什么李泽凯这个数码港计划没戏呢。”

    张晨笑了笑,没说话。

    张晨和吴英在这里窃窃私语,台上却是风云突变。

    在聊到内地和香江的比较优势的问题时,李泽凯可能是聊的太嗨,突然来了一句:“数码港建成后,香江和内地的比较优势不会缩小,反而会扩大,联响把上市地点选在香江,就是很好的证明。”

    刘传之在台下第一排略显尴尬,众多大陆企业家在台下听这话也有些不太顺耳。但谁让咱们穷呢,一个李家,资产相当于一省的GDP总量,香江的外汇储备比整个华夏差不了多少,香江一个弹丸之地的GDP总量相当于整个华夏的19%,人均收入是大陆的30倍。

    人穷志短,有一两句难听的,也只能忍着。

    和李泽凯一同坐在台上对谈的,是香江大学经济金融学院教授张武常,姿态狂狷,满头银发,“香江对于内地的比较优势确实非常明显,但内地也同样有很多优势是香江所没有的,比如现在京都的中关村,发展就非常好,小李你刚刚提到的联响就是从中关村起家的,刘总就坐在台下,小李你这样说,对刘总可不太礼貌。刘总,针对小李先生刚刚说的,你有什么看法?”

    有港大的工作人员把话筒交到刘传之手中:“刚刚小李先生说的非常好,我也认为香江在未来一定更有前途。针对这个问题,我觉得内地和香江的发展不是对立的,而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香江发展数码港,中关村也可以发展科技城,华夏太大了,东南西北中都要发展。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起我们刚刚去世的总设计师曾经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现在香江马上就要回归了,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相信香江有了祖**亲这颗大树可以依靠,一定能发展的越来越好,也相信有小李先生这样的年轻俊彦在,香江的未来会更加光明。”

    联响和李泽凯是有合作的,刘传之虽然也对李泽凯刚刚说的话有点不舒服,也不能撕破脸,只好话中有话的提醒李泽凯,香江马上就要回归了,说话别太过。

    张晨听得大摇其头,尤其接下来几个话题,在场的一些香江人优越感太强,尤其是那个所谓的地产神童罗朝晖,张口闭口你们华夏如何如何,在别人发言的时候,还时不时插话,嚣张得不得了。而大陆这边的企业家,由于顾虑太多,也不反击,让张晨气闷不已。

    这种研讨会,基本每个人都会发表几句自己的观点,吴英也有一两句说话的机会,也同样是不痛不痒的。

    张晨越听越生气,推了推身边的吴英:“你待着吧,我先撤。”

    吴英虽然也有点不舒服,但看到其他人都没走,自己先走总是不太好,犹豫道:“看议程研讨会结束还有午餐和合影,先走了不好吧?”

    张晨冷笑道:“气都气饱了,吃个屁午餐。”拿着包站起身就要离开。

    枪打出头鸟,张晨的座位靠中间,礼堂的座位间隙又比较小,和电影院差不多,想要离开的话动静不小。张武常见有人离席,看了看发现不认识,来的企业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张武常基本都算认识,但这个年轻人是谁?看起来有点脸熟,难道是哪个企业家没时间,派自己的子侄来的?

    张武常探头到台下问了问熊晓歌走的是谁,熊晓歌看到张晨离席,不由得一愣,跟张武常简单介绍了一下。

    张武常听到张晨的名字却很高兴,举起话筒:“是小张先生吧?Matrix的张晨?”

    前排一众大佬齐齐回头,尤其是几个认识张晨的大佬,比如刘传之和段永吉,他们还不知道张晨也来了,对张晨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

    张晨停下脚步,满脸不爽的回头应了声是。

    张武常拢了拢蓬乱的白发,“我介绍一下,可能有些人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可不得了,前两个月,在美国有一家叫做Matrix的公司,他们的iCom电脑刚一上市,就大受欢迎,连我在美国的儿子都买了一台,Matrix,就是这个年轻人创立的公司。而且,他还是IDG的合伙人之一,投资了众多高科技公司。张晨,我们刚刚一直在聊数码港的问题,你正好是做高科技投资的,看你的表情似乎对某些观点不太认可,没关系,我们这个研讨会就是各抒己见,你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小李、小罗,你们都号称是神童,但张晨可比你们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还年轻啊。”

    罗朝晖双眉一扬,面露轻蔑之色,他是搞地产的,根本不知道什么iCom。在他看来,做电脑哪有做地产赚钱。

    李泽楷则笑了笑,跟着众人鼓了鼓掌。

    张晨想了想,把手中的包递给吴英,走到台上,接过张五常手中的话筒敲了敲试试音,罗朝晖大喇喇道:“不用试了啦,这里的设备和内地不一样,都是高档货,不会出故障,直接说就好啦。”

    这种话罗朝晖这一上午没少说,张晨抬了抬眼皮,台下的吴英和熊晓歌都跟张晨很熟,一看张晨的表情,就知道要坏。

    张晨举起话筒:“感谢张教授的夸奖,愧不敢当。刚刚听各位前辈的发言,受益匪浅。在各位前辈面前,本不该我班门弄斧,但既然张教授让我说一下,那我就说一说。说对或说错,诸位前辈不要见怪,毕竟我年轻嘛。”

    台下众人哈哈一笑。

    张晨顿了顿,环视了一下众人:“我的观点非常简单,只有三点:第一,香江回归后,仍将是东亚的国际金融中心之一,香江作为东亚最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将在华夏的资本国际化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这属于老生常谈了,大家对这个观点都不感觉意外,脸上都露出轻松地微笑,看来这个所谓的神童也没有什么新鲜东西。

    张晨握着话筒继续道:“第二,数码港这个计划,在香江不可能成功。”

    这句话一说出口,全场哗然,李泽凯虽仍旧微笑,但笑容僵硬,完全没想到张晨第二句话就把自己引以为豪的数码港计划没留任何余地的彻底否定,更有人已经忍不住发声质疑。

    面对质疑,张晨面不改色,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第三,香江和内地的优势差,不会越来越大,相反,香江和内地的GDP比值,将会从现在的1:5,在十年内跌至1:15,十五年内,跌至1:20,二十年内,跌至1:30。我说完了。”

    台下轰然大乱,熊晓歌急的直跺脚,吴英举手掩面,大陆的企业家们一片茫然,而香江这边的嘉宾则是直接喝骂,就连张武常,也微微皱眉。

    张武常叫住正要离开的张晨,严肃道:“小张,你知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张晨笑了笑:“当然。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罗朝晖大声道:“年轻人,不懂不要装懂!开了个电脑公司很了不起吗?功课做完了吗?回家吃两年奶再出来说话!”

    李泽凯挥手制止罗朝晖的叫嚣:“张生,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说数码港计划不可能成功?”

    张晨微微冷笑:“李先生,如果我没记错,你刚刚说香江钱多、学校多、人才多,所以能建成东亚硅谷,没错吧?”

    李泽凯点头道:“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张晨摇摇头:“纽约的钱也多,学校也不少,人才更多,为什么硅谷会在原本鸟不拉屎的湾区呢?按你的说法,纽约更应该在这场科技革命中拔得头筹不是吗?论财富,纽约有华尔街,论教育,纽约有哥大、纽大,不远处的波士顿有哈佛、麻省理工这种世界顶级院校,每年更是有无数的人才涌入纽约,为什么纽约没建成硅谷呢?”

    是啊,如果要是比钱多和人多,世界上又有哪个城市比得上纽约呢?

    李泽凯胸有成竹:“硅谷的形成,是一个偶然的产物,我们只能从这些偶然之中提取最重要的条件,而且旧金山和洛杉矶一线,是美国西海岸的经济中心,不是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从性价比的角度上说,湾区当时的土地价格远比纽约便宜……”

    张晨立刻道:“没错!地价便宜!我想问,香江的地价便宜吗?”

    李泽凯一时语塞,“这不一样。”

    张晨不等李泽凯反驳:“没什么不一样,硅谷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斯坦福把自己的大片土地免费给创业者使用,而纽约可能吗?纽约寸土寸金,有任何地方可以拿出来免费给创业者使用吗?硅谷创立之初,不止地价低,生活成本也低,能够让这些创业者把有限的资金和精力都投入到事业当中去,香江呢?一碗云吞面也要20港币,生活成本十倍于内地,地价更是高不可攀,创业者拿什么支付这些成本?”

    李泽凯脑筋急转:“数码港本身就是为大公司所建设的,我们的目标是IBM、Intel这种世界级的公司,香江的政策优势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以及高素质的人才优势,会拉平甚至降低他们在其他方面的成本,在综合优势上,没有地方比得过香江。”

    张晨摇头道:“金融中心和创新中心不能并存,这是我的基本论断。我可以断言,不止香江,现在世界上所有的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包括伦敦、巴黎、法兰克福、纽约,甚至包括内地的沪市,都不会成为创新中心。你说金融和创新是合作关系,但实际上,资本和创新才是合作关系。金融是最需要稳定和风控的产业,内在文化和结构同创新完全不同。两方面却在资本和人才上都存在争夺,想要让金融中心同时成为创新中心,最终的结果就是辛辛苦苦建设好的数码港,沦为金融中心高收入高成本之下的地产项目,带动周边地价上涨,对香江的发展毫无益处,得利的只有那些除了贪婪什么都没有的无耻炒楼客罢了。”

    现场一片寂静,张武常双目异彩频现,差点鼓起掌来。

    罗朝晖看到张晨侃侃而谈的样子,他就是靠炒楼发家,肺都快气炸了,“大陆仔,你说什么?谁无耻?话说清楚一点!”

    张晨看了一眼罗朝晖,“放轻松,没说你,以你的智商,在数码港建成前就会破产,还轮不到你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