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83章 准备进攻(第二更)

第483章 准备进攻(第二更)

    波特曼丽嘉酒店是现在沪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之一,著名的豪华酒店品牌丽兹卡尔顿负责管理和经营,而丽兹卡尔顿则在前几年被万豪收购,成为万豪的旗下品牌。

    张晨的房间在顶层,45层。

    波特曼酒店张晨并不陌生。

    准确的说,整个沪市张晨都不陌生,他熟悉这里的大街小巷。知道吴江路上的小杨生煎现在还没有出名,知道黄浦茂名南路小巷子里的阿大葱油饼在未来会上BBC,更知道吃大闸蟹要去王宝和,吃白斩鸡要去小绍兴。

    但现在的沪市对于张晨来说却是陌生的,这里没有国金中心,没有港汇,没有环球金融中心,没有金茂大厦,甚至连延安路和外环高架也没有,过江隧道都只有打浦路和延安路两条。

    沪市的波特曼丽嘉是张晨前世在沪市最喜欢入住的酒店,这里不同于国金中心的新丽兹卡尔顿,虽然有些陈旧,一楼的西餐厅也略显局促,却有一种特有的海派韵味。

    “可能最近FBI会对你做一些例行调查,不过没关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赖斯在电话中轻松说道。

    “康多丽扎,非常感谢。”张晨挂断了赖斯的电话,站在宽大的飘窗前沉思良久。

    他不相信理查布兰的话是无的放矢,一定是他听说了什么消息才会这样说。

    理查布兰所创立的新桥资本,背后的大金主是德克萨斯的本土资本,而德克萨斯又是共和党大本营,理查布兰从这些红脖子的口中听到什么消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因此,张晨给赖斯打了个电话,看看她是否能够打听到什么消息,毕竟赖斯现在是共和党内的明日之星,又和老布什一家关系密切,这种事情问她是最稳妥的办法。

    迈克尔戴尔。

    当赖斯从口中轻轻吐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张晨一下就明白了。

    iCom上市后,收到冲击最大的,就是戴尔。戴尔售价在一千二百美元到三千美元的中高端产品在北美几乎彻底滞销。

    受此影响,市场普遍预测,戴尔第二季度的营收和利润增速会分别下降5%-10%。

    戴尔的股价也应声而跌,自从iCom推出以来,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戴尔的股价下跌了8%,这让心高气傲的迈克尔戴尔暴怒不已。

    因此,最近一段时间,戴尔在很多公开场合,都发表了类似“iCom只是个玩具,是个有着漂亮外壳的空架子”、“如果戴尔把工厂搬到华夏,当然会获得更低的成本,可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需要更好的质量”、“一个只是获得了绿卡的华夏人,每个月却至少从美国赚走两千万美元,这是不是太荒谬了?”、“谁能保证Zack Chang不是华夏的间谍?”等对Matrix和张晨的攻击性言语。

    虽然他说的话已经涉及种族歧视,但有不少人支持和附和他的观点,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共和党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成员。

    赖斯只是和张晨说了一个大概的情况,但只要有了方向,就能有的放矢的落实具体信息,而这些,又是张晨的强项。

    没多久,张晨就把整个过程还原了出来。

    呵呵,张晨在心中冷笑几声,绿卡持有者在美国国内除了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几项权利外,和美国公民享受的权利相同,FBI想要查?好啊,我倒要看看谁最后更倒霉。

    “淼淼,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你回头和咱爸说一声,如果他愿意,我会帮他联系梅尔布朗布拉特律所。”张晨回到房间,就给汤淼淼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今天见理查布兰的结果。

    “呸,那是我爸!”汤淼淼娇嗔一声,“我一会儿就给我爸打电话,他听了肯定高兴。”

    张晨呵呵笑了两声,汤淼淼心思细腻,察觉张晨兴致有些不高,“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从年后你基本就没休息过。”

    张晨否认:“没有,就是有点烦心事。”

    在汤淼淼的追问下,张晨把刚刚自己查出的事情跟汤淼淼叙述了一遍。

    汤淼淼不解:“这有什么可烦的,如果入籍能解决,那入籍就入籍呗。就算你入了美籍,不一样也是华夏人?”

    九十年代的国人,对国籍问题远没有后世那么敏感。在华夏人的朴素观念中,无论你拿的是哪国护照,只要身上流的血是华夏人的血,从小生长在华夏,那就是华夏人。

    而且,张晨不想放弃华夏籍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利益。

    在未来,张晨会有相当比重的事业在华夏,如果放弃华夏籍,有很多行业的投资张晨将无法涉足,哪怕通过代理人来运作,也会受到很大限制。

    虽然有些项目可以通过VIE等方式规避这些规定,但还是会有很多项目卡在这上面。

    当年马爸爸的致富宝事件,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对于国外股东的政策限制问题。

    张晨之所以只拿绿卡,除了有些爱国感情外,也是因为这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当然,这损害了美国的利益,但美国不是君子么,君子可欺之以方,只要张晨不违法,即便是FBI,张晨也不信他们能拿自己怎么样。

    大不了等到自己真的顶不住压力了,再入籍也不迟。

    张晨打定主意,又和汤淼淼聊了一会儿,才洗澡睡觉。

    “M,第一笔就是一千亿韩元的掉期,会不会太冒险了?”姜平在一个类似于ICQ的企业聊天软件中敲上这句话。

    “我从不冒险,这是根据高丽33家银行债务情况做出的计算。”姜平的电脑上蹦出这样一行字。

    “你说你看了33家银行的债务资料?全部?”姜平感到有些好笑,这些资料至少有几百兆,换成纸质文件能堆满整个房间,其中大多都是银行的流水单,怎么可能有人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资料全部看完?

    “是的,其中第一银行的负债情况最为危险,下个月有32亿美元的短期负债需要归还,而整个高丽在7月份需要还掉的短期负债高达98亿美元,8月67亿美元,9月72亿美元,10月88亿美元,而到了12月,则需要归还120亿美元。”M在聊天软件上如数家珍的说道。!!!姜平几乎感到不可思议,难道这个M真的把高丽33家银行的资料全部看完了?并且还做出了计算?难道他是一台人形电脑吗?

    屏幕上继续往外蹦着单词:“J先生,如果按照X给出的模型,我们的第一次攻击,就应放在下周三,也就是7月2日,至少一千亿韩元的掉期,随后逐步放大头寸,直到其他对冲基金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