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74章 四合院(第一更)

第474章 四合院(第一更)

    对王智东,张晨还是很佩服的,这人和丁垒一样,都是非常出色的产品经理,而且,张晨在前世是切切实实受过王智东好处的。

    王智东开发的richwin系统(说是系统,现在想想更像系统查件,英文的装上之后能变成中文系统,在win95下还是很好用的,win98的时候偶尔还能见到,到了xp时代,就彻底没用了)帮助张晨成功脱离了变巨尝古化冻的噩梦,而且,当年张晨用过的也都是盗版richwin,没给过王智东一分钱,这时候故意搞王智东从心里似乎有些过意不去。

    而且,现在国内网站的抄袭还真不算什么大事。在所有人都没有通过互联网赚到钱的情况下,互联网的整体相互“借鉴”的氛围异常浓厚,抄袭者和被抄袭者都不认为是什么大事,双方也会互加友链,看上去一片祥和。

    直到五六年之后,还有那种扒了别人网站的代码,写了个山寨网站然后找原作者帮自己查遗补缺,原网站作者还真会热情相助的事情。

    其实这种情况,也从客观上促进了华夏互联网行业的起步,如果从一开始,就举起版权的大旗高举高打,华夏互联网绝不可能有十年后的成功。

    野蛮生长,也有野蛮生长的好处。

    因此对丁垒的愤愤不平,张晨也只是笑笑,在他看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怎么击败其他竞争对手,而是怎么能把内功练好,等到华夏互联网大爆发的时候,再吃掉最大的红利。

    现在整个华夏互联网用户数量不到60万,能够上网的计算机仅20万,其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通过拨号上网的方式连接网络。

    在互联网用户没有超过两千万以前,华夏互联网几乎没有什么价值,而华夏互联网用户(大部分都是网吧用户)的数量,至少也要在2000年以后才会达到这个数字。

    在这种情况下,直到2000年以前,即使网艺一统华夏互联网,也不过是个小虾米,互联网快速发展期到来的时候,会有无数挥着钞票的手蜂拥入场,网艺的优势会被瞬间抹平。

    而且,张晨根本没考虑过让网艺一统华夏互联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没有哪个国家和政府,会允许自己国家的互联网彻底掌握在一家垄断公司手中,如果网艺这样做了,等待它的只能是被分拆或搞死。

    能这么做的,只有投行。

    作为投资公司,火种源可以投资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只要不是控股,就不会太引起注意,像黑石、富达和富国、贝莱德等投行都是这么做的。他们背后的摩根财团、洛克菲勒财团、罗斯柴尔德财团、克利夫兰财团等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大赚特赚。

    所以,四通立方这个竞争对手留着的用处比消灭掉要大得多,不用说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就算王智东夜里走路踩了狗屎,四通立方突然火了,张晨也有无数的办法把用户争取回来。

    “要说来什刹海,您不来银锭桥,就算白来。看到没有?就站在桥那,就能看见西山。西湖有雷峰夕照,我们京都也有银锭观山。”吃完了饭,胡尘自告奋勇的带张晨和托马斯去逛逛后海,胡尘是京都孩子,对京都的一些老典故知之甚详。

    别说,张晨前世虽然在京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也经常来后海这一片,但还真没这么仔细的了解过这里面的故事和历史。

    估计是光顾着泡妹子了……

    张晨津津有味的听着胡尘的讲解,“这老bj四合院的门啊,都是有讲究的,有五种门,你看刚才看的醇亲王府,那就是广亮大门,有进深的,进深越深,说明这房主地位越高。现在这个是如意门,就是条件稍微好点的老百姓住的房子。”

    张晨指了指几十米远的一个四合院大门:“那是什么门?怎么这两个院子的门离得这么远?”

    胡尘打眼望去,也有些疑惑:“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这门就是金柱大门,属于官宦人家的门第,但清末的时候基本上大伙儿也都乱盖一气,不过看这俩院门离得这么远,这还真是个大院子,走,过去看看。”

    胡尘抬腿就迈过院子的门槛,指着影壁对张晨道:“应该是过去的大户人家,这影壁还能留到今天,真不容易,我小时候住的大杂院,wg时早就把影壁给砸了,现在再想找做的这么细的工,可不容易了。”

    这院子看上去挺大,但也早就被改造成了大杂院,前后四进住进了十五户人家。

    “你们干嘛的?”一个手臂上带着红箍的五十多岁大妈坐在院子水龙头下面洗衣服,警惕的看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胡尘赔笑道:“阿姨,我们是清华的学生,带外宾体验一下咱老京都的胡同文化,我们看看就走,看看就走啊。”

    一听是清华的学生,再看看身材魁梧高鼻深目的托马斯,大妈一下子变得极为热情,擦干净受伤的洗衣粉泡沫,责怪胡尘道:“哪儿有带外宾看我们大杂院的?还什么胡同文化,你们净给人外宾看我们这些落后的东西,就不能带他们逛逛故宫、看看国贸?”

    胡尘笑道:“您说的都看过了,人家就爱看咱们老京都人原汁原味的生活,您就甭操心了啊。”

    大妈一边嘟囔,一边当起了义务讲解,遇到不懂的,还拉来院里的其他邻居帮忙介绍,没多久,张晨就把这院子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

    这院子可真不小,前后四进不说,旁边还带一花园,估计是当时的富商大贾,见识了苏杭的园林后,也在院子中搞了个小园子,这小园子看着不大,也有一千多平米,整个院子的占地面积超过三千平!

    当然,小花园早就被居民改成了菜棚和花池,但形制底蕴犹在,想要恢复,只要找好师傅,应该不难。

    张晨心念闪动:“大妈,我看别的地方早就开始拆迁了,怎么你们还住大杂院呢?这儿没拆迁的消息?”

    红箍大妈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出来,一拍大腿:“你说也怪了嘿,连西直门、动物园都动迁了,我们这儿就没个信儿,我们这还是二环里呢,唉。”

    张晨笑笑:“大妈,好多人不都说住四合院对身体好么?怎么你们还盼着拆迁?”

    红箍大妈呸了一声:“都瞎传,你看看这一个院子住十几户,能好的了吗?”

    张晨追问:“那光是您惦着早点拆还是所有户都盼着拆?总不能没人对这儿有感情吧?”

    红箍大妈高声嚷嚷:“能走的早走了,谁不想住楼房啊,按个按钮就把粑粑冲了,你倒两天尿盆试试,你看你受得了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