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71章 要生

    飞机停稳后,肖乐乐透过舷窗,惊讶的看到两辆黑色奥迪轿车和一辆丰田面包车停在停机坪上。几个穿着衬衣的中年人站在轿车旁对这架飞机指指点点,为首的一人看上去有些面熟。

    麦克米伦和副驾机师已经放下了舷梯,张晨看肖乐乐还在发愣,催促道:“该下飞机了。”

    肖乐乐看到张晨奇怪的眼神,慌乱的哦了一声,整理了一下头发,拿起自己的手包跟在张晨后面走向舷梯。

    “张总,那个人看着好面熟,好像是景秘书长?”肖乐乐小声问道。

    张晨点点头:“对,代表范广林来的,走吧。”

    肖乐乐暗暗吐了吐舌头,她家里也都是体制内的,自然知道景铁林在滨城的分量,没想到张晨回一趟国,居然能让景铁林亲自来机场迎接,而且听意思还是代表范广林来的。

    景铁林满面笑容,双眼打量着这架刚刚放下舷梯的湾流V,他作为副部级的高官,眼界自然开阔,却也只在国外的机场偶尔见过一两次所谓的私人飞机,更不用说乘坐了,而这架飞机,却比自己惊鸿一瞥见到的所有私人飞机看上去都要豪华先进。

    景铁林见过张晨两面,但在那时,他还根本不知道火种源究竟是什么公司,更想不到这个当日举杯过来给自己和范书记敬酒的少年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居然能名扬海外,成为身家数十亿美元的超级富豪。

    张晨笑容满面的走下舷梯:“景秘书长,怎么好意思劳您大驾,南朋跟我说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惭愧,惭愧。”

    景铁林哈哈大笑,主动伸出双手,握住张晨的右手:“该说惭愧的是我才对,以前和张总见面的时候还真不知道张总这样的年纪,居然做出这么大的事业,多有怠慢啊。今天我是替范书记过来的,他本来也要亲自来,但有事耽搁了”

    张晨诚恳道:“您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张总不张总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晚辈,您就叫我小张就行。而且,您来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能劳范书记大驾。改天等您和范书记有时间,我登门致谢。”

    景铁林一愣,没想到张晨年纪不大,说话却面面俱到滴水不漏,但再想想,张晨在这个年纪,能够在美国闯下这么一份家业,自然有独到之处,随即释然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咱们就别在这谢来谢去了,赶紧上车。”

    一番谦让后,张晨坐上景铁林那辆奥迪00,其他人都上了那辆丰田面包,而托马斯则拉开奥迪的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魁梧的身材和满脸的络腮胡把景铁林的司机下了一跳。

    景铁林看到这么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询问道:“这位是?”

    张晨解释:“这是托马斯,我的安全顾问,一直在我身边,要是副驾您有其他安排,我让他坐其他的车。”

    景铁林忙道:“不用,不用,这个安全顾问就是保镖吧?小张总的安全意识很强啊,不过在滨城,我相信没人能对小张总的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张晨笑道:“当然,滨城的治安在范书记和邓书记的领导下,一直在全国名列前茅。我这也是没办法,美国不禁枪,有些地方比如老黑老墨的聚居区,治安确实不好。”

    景铁林含蓄的点了点头,“小张总,一会儿我先送你回家,你也休息一下。晚上范书记在滨城宾馆设宴,给你们接风洗尘,可别推辞啊。”

    张晨虽然对这种应酬并不感冒,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只能做谦虚状:“这怎么行,该我请各位领导才是。”

    景铁林挥挥手:“哪里的话,应该的,现在你做的那个i很火啊,国内都炒的沸沸扬扬,不知道小张总有没有计划在国内投资设厂啊?”

    张晨一听,就知道戏肉来了,九十年代是商人在国内地位最高的时代。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原则指导思想下,某世界五百强的总裁受到一号人物的亲自接见,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范广林礼下于人,所求的无非就是招商引资引来的外汇罢了。

    而且,电脑行业是妥妥的高新技术企业,对各级官员的考核可以增色不少,范广林盯上atri的投资,也是应有之义。

    张晨抿了抿嘴:“秘书长,我这个i现在完全是E的生产模式,所以才能降低生产成本,在美国占领一定的市场,短期内,atri没有在国内投资设厂的计划。”

    景铁林略感失望,不过他相信事在人为,九十年代的华夏,对GDP的渴求超越一切,小小的拒绝并不能打消他们追求GDP增长的渴望。

    景铁林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却听张晨继续道:“景秘书长,虽然atri没有在国内投资的计划,但科洛托工业在滨城计划加大投资力度,原本科洛托承诺的三年内投资一亿美元,现在由于收购化工二厂后,经营良好,科洛托董事会考虑对滨城追加投资,三年内的总投资额达到一亿五千万美元。”

    两人就是在科洛托的晚宴上认识的,虽然景铁林不知道科洛托工业就是张晨自己搞的公司,但也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在科洛托工业的地位不下于威廉强森,说出的话自然有可信度。

    景铁林闻言大喜过望,五千万美元的投资额可不是小数目,科洛托工业当初承诺三年内总投资一个亿美元,说实在的,他和范广林也就是听听,这种画大饼的故事太多,打个八折就算是诚信商家了。

    但听张晨这意思,科洛托是真要在滨城投资一亿五千万美元?

    景铁林肃然道:“张总,如果科洛托能够兑现承诺,我代表市里对你表示感谢,也可以保证,无论需要行政支持还是其他方面的支持,只要符合政策,肯定义不容辞。不过,这一亿五千万美元究竟在什么时候落地,你可要告诉市里一个准信。”

    张晨笑道:“秘书长,三年内投资一亿美元,这个计划不会变,我可以承诺,在明年年底之前,科洛托在滨城的投资规模至少达到七千五百万美元以上。而追加投资的方案,现在还要看科洛托在滨城的发展如何,如果市里能够给科洛托足够的支持,我相信董事会会对这笔投资更有信心,追加投资的可能性很大。”

    景铁林脑中飞快的转动,正待回话,却听到张晨的手机响了。

    张晨对景铁林倒了下歉,接起了电话:“爸,对,我回来了,正往家走……什么?要生了!?好,我马上过去,是妇产医院吧?好,我知道了。”

    张晨对景铁林抱歉一笑:“秘书长,实在不好意思,可能晚上的欢迎晚宴我真没法去了,刚才我爸给我打电话,说我妈快要生了,让我赶快去医院。”

    景铁林也吃了一惊,张晨父母出身化工系统他们是知道的,而且张晨的父亲张国强现在是克罗托的中方总经理,在市里也算有点小名气,之前做摸底的时候倒是知道张晨的母亲怀了二胎,为表示关心,还特意帮张国强协调了特护区的一间单人病房,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生了。

    “小李,去中心妇产医院,快!”景铁林给司机下了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