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68章 狡兔死走狗烹

第468章 狡兔死走狗烹

    张晨一边刷牙,一边哼着baby ne re tie,布兰妮慵懒的鼻音从身后响起:“这是什么歌?旋律蛮好的啊。”

    张晨一回头,就看布兰妮穿了一件自己的衬衣,衬衣下摆刚好遮住臀部,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大腿扶着盥洗室的门框睡眼惺忪的看着他。

    张晨吐掉嘴里的牙膏,擦了擦嘴,一把搂过门旁的布兰妮,揉捏道:“baby ne re tie。”

    布兰妮仰头惊讶的看着张晨:“你还要?”

    张晨笑嘻嘻道:“歌名,歌名叫baby ne re tie。”

    布兰妮咬咬嘴唇,眼神火辣辣的:“教我唱?”

    张晨右臂在布兰妮的小腿弯处一抄,把布兰妮抱离地面,牙齿轻噬布兰妮的耳珠:“你昨晚唱的就特别好。”……省略……

    昨晚早晨的运动,两人都神清气爽,张晨翻了翻今天的报纸,又煎了两片培根,问布兰妮:“在纽约还习惯吗?对了,上次你那个经纪人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晨来纽约,主要因为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见见已经来到纽约发展的布兰妮。

    两人之间的相处明显比之前自然了不少,布兰妮在吐司上抹满了草莓酱,轻松道:“解决了,现在公司给我派了新的经纪人,是三十多岁的一个大叔,叫拉里。”

    张晨把平底锅里的培根倒进盘子里,“那就好,经纪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负责任、有职业道德,经纪人的好坏,直接决定了艺人的未来。”

    布兰妮咬着叉子:“拉里也是他的经纪人。”

    张晨一愣:“他?”随即恍然道,“哦,你是说贾斯汀?”

    布兰妮看着张晨:“前天在公司看到他了,不过当天他们几个人又和拉里一起去了伦敦,说是要下个月才回来,那边有巡演,他说下个月回来后想约我一起出去。”

    张晨低头吃着自己做三明治:“哦,那你怎么想?复合?”

    布兰妮目光微动:“我不知道。”

    张晨喝了口牛奶:“一会儿弗兰克会送你回去,我今天事情特别多,明天一早就直飞华夏了,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到时候再来看你。对了,给你个小礼物。”

    张晨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布兰妮打开一看,是一对卡地亚的钻石耳坠。

    ————————————————————————————

    “杰米,只要你同意,花旗和旅行者集团合并后,哪怕桑迪韦尔不让你进入董事会,火种源也会提名你成为合并后公司的董事成员,我保证。当然,你需要跟我们一起说服其他董事会成员。”张晨盯着对面的杰米戴蒙。

    华尔道夫的行政酒廊是全世界最适合谈事情的地点之一,舒适、静谧。

    同杰米戴蒙的这次密谈,才是张晨来纽约的最重要的目的。

    目前火种源华夏已经有了沈南朋,而考伊斯有了贝兰克芬,而银行业务还没有一个合格的掌舵人,毫无疑问,已经和桑迪韦尔龃龉渐生的杰米戴蒙就成了张晨的第一目标。

    杰米戴蒙皱了皱眉:“ak,我和桑迪的关系现在确实有些问题,但我们毕竟已经相处了十几年,相互之间很了解,这只是一时的矛盾,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解决。”

    张晨笑了笑:“你真是这样认为的?”

    杰米戴蒙不解:“当然,我在运通的时候就跟着他,我们就和一对真正的父子一样。”

    张晨摇头失笑:“杰米,虽然我比你小了十多岁,但似乎你比我还要天真,真的。”

    杰米戴蒙面露不愠之色。

    张晨摆摆手:“杰米,别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这里有个故事,你想听听么?”

    杰米戴蒙刚要说不想,就看到张晨已经自顾自开口道:“在华夏古代,有两位领主,这两位领主都很有能力,但由于其中一个领主运气不好,在战争中输给了另外一个领主,于是想要自杀。”

    “这时候,他的两个大臣阻止了他,嗯,你可以叫他们弗兰克和温士顿,这两个人向失败的领主献计献策,欺骗那个打了胜仗的领主撤了兵,又帮助这个失败的领主治理国家,弗兰克和温士顿都很有能力,过了几年的时间,就让这个战败的国家恢复了一定的实力。”

    “这个时候,这个曾经战败的领主开始想要复仇,弗兰克和温士顿又帮助他练兵强军,终于,当兵刚刚练好,机会终于来了,之前打了胜仗的那个领主自己骄傲自大,带兵离开了自己的领地去其他国家耀武扬威。这时候,弗兰克让自己的领主立刻举兵,杀向敌国。”

    “最终,这个曾经差点被灭国的领主反过来彻底灭亡了自己的敌人,你说,这两个大臣是不是功劳很大?是不是应该受到丰厚的奖励和褒扬?”

    杰米戴蒙愣愣的点了点头,张晨讲的虽然言简意赅,但却很引人入胜,他也开始想要听一听这个故事的结尾究竟是什么。

    张晨嘴角微微翘起:“是的,功劳很大,你也认为很大,但在这个领主灭掉了敌国当天,弗兰克趁着夜色拜访了温士顿,跟温士顿说,他马上就要走了,让温士顿和他一起走。”

    “温士顿当然不愿意,毕竟大功刚刚告成,马上就要摘取胜利果实了,论功行赏他们也都是头等功,这时候走了,不是傻吗?”

    “这时候,弗兰克向温士顿说了一番话,”张晨盯着杰米戴蒙一字一顿的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功成之日,就是你我的丧命之日,此时如果再不走,就晚了。”

    “然后呢?”杰米戴蒙屏息静气。

    张晨摇了摇头,遗憾的叹了口气:“温士顿实在舍不得已经到手的荣华富贵和世人的崇敬,更重要的,他不信自己的领主会这么狠心,他们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啊,而且他和弗兰克又帮助领主东山再起,领主怎么可能会杀他们呢?”

    “弗兰克一看,只好自己走了,此后隐姓埋名,而温士顿,没过多久,领主就找了个借口,把他杀掉了。”

    “杰米,和花旗合并之日,就是你被赶出旅行者集团之日,如果不早做打算,就晚了。”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张晨意味深长的道。

    杰米戴蒙眼中充满了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