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52章 选择(第一更)

第452章 选择(第一更)

    没到三天,才不过两天的时间,彼得蒂尔就同意了张晨的提议,但要求他必须有总股本百分之十的期权,麦克斯拉夫琴百分之八。

    张晨答应了彼得蒂尔的条件,但同时,也提出了进度条款,只有在PaPal在相应的时间内各方面运营成绩达到一定的指标,才能享受期权。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四月,草长莺飞,虽说旧金山四季温度相差不大,没有明显的季节差异,但毫无疑问,植物的茂盛和阳光的充足还是提醒着所有人,春天已经来了。

    苏灼蕖从码头买了两条鱼,一条炖汤,一条清蒸,和汤淼淼吃的不亦乐乎。

    “呼~”苏灼蕖满足的呼了一口气,鼻尖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放下喝得一滴不剩的汤碗,“这鱼汤真鲜,你在粤海待了这么多年算是没白待,手艺不错。”

    汤淼淼吃相比苏灼蕖文雅多了,拿了个小瓷勺慢条斯理的喝着:“跟我外公家厨师学的,他老人家爱吃鱼,我就学了学。”

    苏灼蕖看看桌上剩的半条鱼,眼馋肚饱,遗憾的砸了咂嘴,“张晨那小子没口福,不过要是他在,这两条鱼还真不够吃的。”

    汤淼淼笑了笑没说话,苏灼蕖看了看汤淼淼的表情,犹豫半天:“有个事我可得跟你说一下,他前几天不是去波士顿了吗,你猜猜谁和他一起回来的?”

    汤淼淼面无表情:“娜塔莉波特曼。”

    苏灼蕖惊讶道:“你知道?”

    汤淼淼微微点头:“知道。”

    苏灼蕖咬了咬嘴唇:“他们看上去举止还很亲密,感觉关系可不一般。”

    汤淼淼笑了笑,没说话。

    苏灼蕖既气愤又惊讶:“你早知道了?你都知道了还有闲心在这儿坐着喝汤?”

    汤淼淼抬起头:“那你想让我怎么办?哭?闹?有用吗?对了,你怎么发现这件事的?”

    苏灼蕖赌气道:“那天我正好去弗里蒙特办事,刚上高速就看到这小鬼的那辆GM在前面,我也没在意,按了两下喇叭就一直跟着,他的车到服务区加油,我一看,就想下去打个招呼,没想到正好看到这小子和娜塔莉波特曼手牵手从车上跳下来。”

    汤淼淼好奇:“那他看到你了吗?”

    苏灼蕖恨恨道:“不知道,估计没看见,当时排队加油的车不少,真没想到,这小子就是个人渣,亏我以前……我说你可真行,你就这么由着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不打算找他算账?还是说已经打算分手了?”

    汤淼淼摇摇头:“没打算分手,也没打算找他算账。”

    苏灼蕖气得胸脯起伏不定。

    汤淼淼云淡风轻:“我男朋友在外面沾花惹草,你气什么啊,消消气,饭是我做的,一会儿你刷碗啊。”

    苏灼蕖痛心道:“淼淼,你是不是鬼迷了心窍了?你怎么能、怎么能……唉!”

    汤淼淼轻声道:“你觉得他平时对我怎么样?”

    苏灼蕖恨恨道:“平时甜言蜜语有个屁用,还不是背着你胡搞乱搞,到了关键时刻说不定扔下你就跑。”

    汤淼淼笑了笑:“他不会。”

    苏灼蕖怒其不争:“都这时候了,你还为他说话?”

    汤淼淼沉默了一会儿:“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身高不高,稚气未脱,而且在学校老师中口碑还不好。当时有个女老师,是他们之前的班主任,可能做事确实有些过分,但被他用一些手段给搞走了。这样,我才当的他们班的班主任。”

    “所以,我刚上任的时候,先入为主,对他有点不好的印象,难免对他多关注一些。”

    “除了一两个学生外,他在学校似乎和谁关系都不错,可很奇怪,他总和其他学生不一样,仿佛置身其中只是看风景,却不是风景中的人。”

    “再后来,我发现他在校外已经开始创业,和别人合伙搞了一家电脑公司,还搞得有声有色的,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思想真的很成熟,可能比我们都要成熟,似乎一个十几岁的身体中住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灵魂。”

    苏灼蕖忍不住道:“就因为这样,你就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汤淼淼摇摇头,“这些,不过是让我对他多了几分好奇而已,可就在这时候,我们两个在银行遇到了一起劫案,当场就被打死了两个运钞员。要不是他拉我赶紧趴在地上,可能我那时候就被枪打中了。当时我们都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但就这样,劫匪还是看到了我,想要抓我当人质。”

    苏灼蕖屏住呼吸:“然后呢?”

    汤淼淼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他就主动要求和我互换,成了劫匪的人质。”

    “嘶~”苏灼蕖吸了口气,“真、真是他主动要求的?”

    汤淼淼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但想到张晨当日的表现,又忍不住露出甜蜜的微笑:“是的,当时我吓得腿都软了,人生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主动出面从劫匪手里把我换了出来。”

    “然后你就喜欢他了?”苏灼蕖忍不住道,“这种英雄救美的桥段太俗了吧?你怎么知道不是他串通那俩人的?而且真要是劫匪绑了他,他怎么逃出来的?”

    汤淼淼断然否认,把张晨怎么从劫匪手中逃出来,又设计抓住两人,扭送到北郊分局的事情说了一遍:“就这样,他就开着那辆破面包车,把两个匪徒送到了北郊分局,这件事当时是大案,电视都播了的,而且后来他还因为这事评了个全国优秀学生干部标兵。”

    苏灼蕖惊讶的嘴里能放一个鸡蛋,“这、这也太传奇了吧?写小说也不能这么编啊?就算他救了你,你也帮了他啊,算是两清,你也没必要这么忍啊。”

    汤淼淼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苏苏,我不是在忍,只是看开了很多事而已。”

    苏灼蕖嘿嘿冷笑:“你这就是阿Q,精神胜利法。”

    汤淼淼摇头道:“可能你说的对,但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对我是最好的选择?”

    苏灼蕖不解:“你这种家庭,没必要非要在他这棵树上吊死吧?随便找一个虽说不一定比他有钱,但综合条件也不会差吧?”

    汤淼淼轻声道:“正因为是我这种家庭,我才没有什么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