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440章 玫瑰花(二合一大章)

第440章 玫瑰花(二合一大章)

    有人找?

    林小夏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老妈来学校看自己了?不是都跟她说了让她不用来了吗。

    王芳羡慕嫉妒恨道:“还真禁不住念叨,说不定就是你们家那口子。”

    林小夏强笑道:“肯定不是,他现在在国外呢,要五月底才回来。”说罢跳下床,从衣架上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推门而出。

    “诶,小夏,你的手机!”项东东发现林小夏的电话扔在床上,冲出门冲林小夏的背影喊了一句。

    林小夏回头看了看,“不拿了,我一会儿就上来。”

    项东东摇了摇头,把林小夏的电话又放回她的铺位上,看到王芳还在那咔哧咔哧的啃干脆面,气就不打起出来:“天天就知道吃,刚才我拉你是让你别说了,你倒好,还来劲了。”

    王芳瞪着大眼睛:“我说什么了?怎么就不能说了?”

    项东东翻了个白眼:“你没看小夏都多长时间没接到张晨电话了?俩人还不一定出什么事了呢,你这么问,不是给人添堵吗?”

    王芳满不在乎道:“你没听人小夏说他在国外要五月份才能回来吗?我就顶烦你们这种心眼多的,一天天干什么不好,非要琢磨别人的事,也不嫌累得慌。”

    项东东气的挽起袖子就过来揪王芳的脸皮,“明明是你先琢磨人家的事情,还学会倒打一耙了?”

    王芳扭头一躲,不满道:“别以为你胸大就有理啊,我告诉你,镇惹急了我,姑奶奶现在就把你办了。”

    项东东是这几个女生中身材最好的,胸大腿长,平时没少被其他女生调笑,闻言冷笑一声:“小样,还想办我?看咱们谁办谁!”

    两个女生扭作一团,毕竟项东东身高体长,比娇小的王芳力量强得多,三两下就把王芳压在身下,“服不服!?”

    “不服!”王芳脖子一梗,双手乱抓,却又被项东东把双臂也用腿压住。

    项东东把双手放在嘴边呵了呵气,贼笑道:“不服?不服现在就办了你。”说着双手就在王芳胸肋下一同乱摸。

    “哈哈,别,痒,哈哈,停手,停手,我服了,服了,小夏电话响了,我服了,快停手,你先看看谁给她打电话。”王芳连连告饶。

    林小夏的电话一直在响,项东东只好从王芳身上爬起来,伸手够向林小夏的手机,“小样儿,还跟我斗?胸大怎么了?你还没有呢。喂,你好,小夏不在。”

    “小夏?你怎么给自己手机打电话?”

    “哦,这样啊,行,我知道了,我也告诉王芳,嗯,行,拜拜。”

    项东东挂掉电话,发了发楞。

    王芳奇怪,“是小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怎么给自己手机打电话?这么两步路,上来说正好拿手机不也是一样?”

    项东东摇摇头:“没,她说她今天生日,晚上可能回家住,手机就不拿了,让咱们去找王大妈给她请个假。”

    “今天小夏生日?”王芳来了精神,“她怎么也没跟咱们说啊?”

    项东东没理王芳,心中暗想,难怪今天一天魂不守舍的,自己生日,男朋友连个电话都没来,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林小夏的铺位靠近窗边,项东东放手机时无意间向窗外扭头一看,一辆熟悉的奔驰s320在校门口缓缓启动。

    项东东嘴角抽动两下,难怪说今天不回来了,也好,自己白替林小夏担心半天。

    王芳惫懒的声音传来:“看什么呢?笑得那么荡漾,想男人了?”

    项东东呸了一声,“滚,老娘喜欢女人。”

    王芳双手捂胸,惊恐道:“你可别乱来,我是第一次。”

    ——————————————————————

    林小夏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张晨,娇嗔道:“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吓死我了,还以为是我妈呢!”

    张晨坐在后座搂着林小夏,“想给你个惊喜啊,高兴不高兴?”

    林小夏抱着张晨的胳膊咬了一口:“不高兴,这么久连个电话都没有。”

    张晨疼的直吸气,“轻点,疼。”

    林小夏揉了揉咬红的地方,“你不是说五月底才回来吗?那边事情办完了?”

    张晨摇头:“没有,正是关键时刻,所以我待不了多久就得飞回去。”

    林小夏一惊:“啊?什么时候?”

    张晨看了看表:“明天早上七点的飞机,还能再待十个小时吧。”

    林小夏心疼道:“你要是忙,就别这么赶了,多辛苦啊。”

    张晨笑了笑:“你生日,我怎么也要回来一趟,现在交通工具这么发达,一来一回也就是一天多的事情,没事。”

    林小夏温柔的看着张晨,“那……咱们去哪儿?”

    张晨微微一笑:“带你去个地方。”

    天色刚刚暗下来,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刻,虽然已经过了晚高峰,但路上红绿灯多,胡凯旋开到地方,天色已经全黑了。

    林小夏一路上都没往窗外看,一直依偎在张晨怀中,两人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彼此。

    “小夏,到了。”张晨拉着林小夏的手下了车。

    林小夏疑惑问道:“这是哪儿啊?”

    看了看周围,林小夏恍然道:“这不是滨城乐园吗?这么晚了,来这儿干嘛?”

    张晨笑了笑,“你跟我来就行了。”

    滨城乐园是滨城这代人共同的儿时记忆,在欢乐谷等现代化游乐场出现之前,这里就是所有滨城孩子的梦想之地。

    八十年代建成的乐园,所有的游乐设施都是东营进口,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初都在正常营业。

    林小夏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只是跟着学校来过几次,也没玩过什么项目。

    张晨带着林小夏抹黑从一个小门进入乐园,晚上的游乐场黑黢黢的,林小夏不由得紧紧抱住张晨的胳膊,“太黑了,要不然咱别进去了。”

    张晨拍了拍林小夏的手,“没事,放心。”

    两人走到乐园的主路,张晨突然拍了拍手,路边的路灯随着两人的脚步一盏一盏亮起。

    林小夏格格直笑,挽着张晨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往前走。虽然她不知道张晨是怎么做到的,但害怕之情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走了一两百米,张晨和林小夏来到正对着主路的旋转木马前。没等林小夏开口,旋转木马的所有灯光突然都亮了起来,随着“happy birthday to you”的音乐声响起,旋转木马缓缓转动。张晨搂着林小夏的纤腰,贴在林小夏耳边:“小夏,生日快乐。”

    音乐响起的时候,林小夏就已经眼含泪花,听到张晨在耳边轻轻地祝福,林小夏开心得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转身抱住张晨的后背,“晨,谢谢你。”

    张晨在林小夏唇上轻啄了一口,替林小夏抹了抹眼泪:“之前你跟我说没来乐园玩过,我平时太忙,没时间陪你来,只好晚上替你圆了这个心愿,你喜欢就好。”

    林小夏没回答,踮起脚尖,双臂环在张晨的脖子上,给了张晨一个激烈悠长的拥吻。

    良久,张晨笑道:“想玩什么?这木马就是看着漂亮,我估计你是不坐的,不过乐园今天为咱俩开到十二点,只有咱们两个人,想玩什么都可以。”

    这话说的大有承包鱼塘的霸气。

    林小夏咬了咬嘴唇,带着兴奋地目光道:“过山车!”

    张晨一听,不由得头皮发麻,他对这种不能自己控制速度的游戏始终非常恐惧,但海口已经夸下了,刀山火海也得上。

    过山车这里还真有两个工作人员等着,满脸堆笑的把两人安排在头一排,压下安全扣,张晨深吸一口气,反正是死是活就这一回了。

    过山车缓缓启动,逐渐攀上第一个坡顶,两人一声尖叫,过山车风驰电掣一般冲了下去。

    年轻的过山车操作员冲年纪大一点的撇撇嘴:“王哥,感情咱们忙活半天,就为伺候这俩小屁孩,这尼玛不又回到资本主义了吗?”

    王哥点了根烟:“行了,城子你就知足吧,晚上加这么一会儿班,一百块到手,你还想干嘛?你别看人家年纪小,谁让人会投胎呢。”

    叫城子的年轻人也点了根烟:“你说这俩小孩儿干嘛的?能花这么多钱包场,就为过个生日,也没别人,你说这有钱人脑子怎么想的?”

    王哥吐了个眼圈:“干嘛的我是不知道,你猜猜他们包场花了多少钱?”

    城子瞪大眼:“多少钱?”

    王哥竖起了一个手指头。

    “一万?就这么几个小时?”城子呆呆道。

    “一万?!”王哥不屑的道,“十万!”

    “艹!”城子吐掉嘴里还剩下三分之二的烟头,“十万?就为包场过生日?”

    王哥坐在工位上翘起二郎腿,“你还别嫌贵,我问你,你在咱这儿干这么多年了,见过私人包场的吗?”

    城子老老实实的摇摇头:“别说私人了,单位包场也没见过。”

    “对喽,这就不是花钱的事儿。”王哥得意洋洋的晃着腿,就好像花钱包场的是他一样。

    城子愈发好奇:“那谁有这么大本事,能在咱们这儿包场?”

    王哥炫耀中带着神秘道:“是谁我不知道,但我跟你说,今天所有都是咱们李总亲自安排,还提前三天就换了所有灯控,今天晚上加班的,全都是李总亲自挑选的,而且现在李总也没走,亲自坐镇呢,就怕出问题,你想想,关系硬不硬?”

    城子倒吸一口凉气:“卧槽,这么牛逼?”

    王哥看了看表:“行了,车马上回来了,准备准备,好好伺候着,他们玩完这个,咱们也就轻松了。”

    城子侥幸道:“幸好他们第一个就过来玩过山车,咱们还能早点下班。”

    王哥切了一声:“早点下班?想什么了?领导们早就吩咐了,人家不出园子,咱们也不能走,万一一会儿想要再过来玩一趟呢?”

    城子目瞪口呆:“啊?”

    张晨和林小夏从过山车上下来,张晨觉得自己两腿直打颤,太吓人了,谁tm发明的破游戏,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

    谁知道林小夏又拉着张晨接着去坐阿拉伯飞毯和勇敢者转盘,把张晨转的啊,差点在半空中就吐出来。

    其实张晨也不是怕快怕险,只不过他天生对自己无法控制速度的游戏有恐惧心理。前世张晨玩过一段时间的卡丁车,速度不比过山车慢,而且也更危险,但张晨也没怕成这样。

    林小夏倒是乐此不疲,非常兴奋,完全没有不适感。

    两人把惊险刺激的几个项目玩了个遍,张晨脸都绿了,“小夏,咱要不然歇会儿?”

    林小夏窃笑道:“害怕了?”

    张晨逞能:“不怕,这怕什么,我就是怕你累着。”

    林小夏马上道:“好,那再玩一次过山车。”

    张晨傻眼:“啊?还玩?”

    林小夏哈哈大笑:“骗你的。看你吓的那样子,还逞能呢。”

    张晨嘿嘿笑道:“在你面前,不自觉就想逞能。”

    林小夏脸一红:“咱们去做摩天轮吧,也不早了,昨晚摩天轮咱们就回去吧。”

    张晨猛点头:“好啊好啊。”

    这时的摩天轮还没有夜景灯光,在夜色下就是个黑黢黢的大轮子,两人坐进吊篮,张晨倒是不恐高,随着摩天轮缓缓启动,两人并排坐在一起,手拉着手,林小夏把头靠在张晨肩上,轻声道:“谢谢,今天真的很高兴。”

    张晨笑了笑,在女孩儿额头轻吻一下。

    摩天轮即将升到最高点时,张晨指着窗外道:“小夏,看那边。”

    林小夏顺着张晨的手指看向窗外,几秒种后,从两三公里外的远处突然升起一颗流星,几百米高,随后在天上炸裂,形成一朵璀璨的花朵,随后幻化成星光。

    一颗接一颗,一共十七颗,每颗的颜色和图案都不相同,漫天华彩,美不胜收。

    林小夏眼泪一下就又出来了。

    张晨指着天边的烟花,“今天是你十七周岁的生日,前几年有一部电视剧,叫十七岁不哭,以前你哭了太多,但从十七岁开始,我不想你再流一滴眼泪。”

    林小夏哭得更厉害了。

    张晨把林小夏搂在怀里哄道:“说好了不哭吗,怎么又哭,你明天回去,让她们一看,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林小夏抽泣道:“就是你欺负我了。”

    离开乐园时,林小夏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张晨身上,张晨耐力不错,背着林小夏走了一公里,才走出乐园大门。

    林小夏从张晨后背上跳下来,冲乐园鞠了个躬,大声说了声谢谢。

    张晨好奇:“怎么了?”

    林小夏自然道:“跟这些工作人员表示下感谢啊,大晚上人家不回家陪着咱们疯,不得谢谢人家啊。”

    两人正在说着,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大哥哥,给大姐姐买支玫瑰花吧。”

    两人一看,是个十几岁的卖花小姑娘,张晨还真不记得在这个年代就已经有在街上卖玫瑰花的了。

    不过乐园这条路上有个酒吧一条街,来来往往的情侣比较多,能有人有这个经济头脑倒是也不奇怪。

    林小夏红着脸道:“算了,别买了。”

    张晨笑着对小姑娘道:“算了,不买了,她就是朵玫瑰花。”